|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九十八章 襲

第九十八章 襲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46

張延秀很快就從張佐那裡拿來了張佐的手令,對於張延秀將要做的事情,張佐很清楚,但是他對張延秀既不鼓勵,也不阻止,只是讓張延秀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就好了,可張延秀剛走沒多久,張佐就馬上調來了自己的心腹,交代了幾句,做了一些準備。

張承恩在中午的時候就把他的部下和張延秀的人馬全部調出城,出去的時候可是氣勢洶洶,而理由則是北上執行公務,最近北方大同鬧得很兇,已經有好幾支錦衣衛被派到大同,東廠的人也沒什麼懷疑,不過張承恩帶著人馬馬上就消失在去大同的官道上,來到事先準備好的隱藏地。「百戶大人,都已經準備好了。」隱藏地內一個探子親自接過張承恩的馬韁繩,張承恩問道:「一切都還在監視中嗎?」這麼大的動靜,他實在是怕驚動了天理教的人,可不這麼做,用化裝出城不僅瞞不過東廠的耳目,並且還會讓別人起疑。「一切都在監視之中,已經派人混進普通教眾的隊伍里去了,天理教的教主一向很守時,現在天理教的大小頭目已經陸續到達。」一切還都在掌握之中,這讓張承恩很滿意,但是他還專門命令道:「繼續監視,嚴密注意附近的一切可疑人物,所有錦衣衛就地下馬休息,不許卸裝,隨時準備應對突髮狀況。」

張延秀拿著張佐的手令,並沒有任何緊張的樣子,直接放進懷中出門,出門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隆興樓,如以前那樣,跟隆興樓內的那些錦衣衛「大少爺」們熱鬧了一陣,不過因為上次的事情,雖然被皇上壓了下來,但是還有人擔心東廠會私下報復,所以隆興樓內的人數比以前少了一半多,這讓張延秀有點不高興,還故意大罵了幾聲膽小鬼,多喝了幾杯,有點酒氣地喝多了點,當張延秀走出隆興樓的時候,隆興樓外監視的人只是略微看了看,也不怎麼在意,隨便派了個人跟在身後,路上也不知為什麼,張延秀仗著酒氣就找上了五城兵馬司的麻煩,嘴裡還囔囔著要找郭於弘算帳。五城兵馬司的兵丁沒了辦法,只好帶著張延秀來到五城兵馬司衙門,親自去請郭於弘來。

郭於弘一聽張延秀要找他麻煩,心裡就一直在猜想,難道又是他那個寶貝兒子又惹了張延秀,一想起他那寶貝兒子,他就頭疼。郭依士的母親死得早,小的時候就沒人管,因為郭於弘實在是太忙了,京城五城兵馬司這差使實在是太難當了,什麼時候都要小心翼翼的,郭於弘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五城兵馬司衙門裡,再加上郭依士的外公家不僅有錢有勢,而且還十分地疼愛郭依士,也就養成了郭依士現在這種性格,每次自己要管教郭依士的時候,郭依士都會跑到他外公家,一住就是十幾天。

「不知道張千戶找我有什麼事嗎?是不是犬兒哪裡不小心又得罪千戶了。」郭於弘一進廂房就開口對張延秀問道,不過很奇怪,下人說張延秀來的時候喝醉了,可現在看起來怎麼一點醉酒的樣子都沒有,而且正十分悠閑地喝著茶。

五城兵馬司的茶水還不錯,那些差役還挺機靈的。張延秀了口茶暖暖身子,然後直接對郭於弘說道:「這次來不為別的,是專門找郭大人借兵的,不多,也就找大人借上三百兵丁,現在就集合,晚飯過後隨出城,這是錦衣衛指揮使張指揮使的手令,請郭大人過目。」

郭於弘只是認真地看了一眼張佐的手令,其實這些都是多餘的,身為張佐兒子的張延秀,就算張佐不同意,張延秀也應該有很多辦法拿到張佐的真實手令。「不知張大人可否告訴借這三百兵丁所為何事,太陽下山後我五城兵馬司就要依律進行夜晚的宵禁人手實在不夠,是否人數能不能再少些?」郭於弘根本就不清楚張延秀這個二世祖借那三百兵丁要幹嗎?可是對方拿著張佐的手令,依律他又不能不借,可如果張延秀帶著他借出的那些兵丁去胡鬧的話,那麼自己本身就非常的難做。

張延秀看郭於弘那為難的樣子,實在有點不高興,我有那麼糟糕嗎?!張延秀站了起來,來到了郭於弘面前,將自己的錦衣衛千戶的腰牌拿來出來,放在郭於弘面前。「郭大人,錦衣衛的規矩你是知道的,我不能告訴你我借你那三百兵丁要幹嗎?但是那三百人一個都不能少,我這腰牌就押在你這,如果出了什麼岔子,你可以拿我的腰牌到皇上那裡參我。現在事情緊急,請大人馬上招集人手。」說完又坐回原來的位置,只是手指不停地敲打著椅子的護手。

郭於弘很是尷尬地把張延秀的腰牌貼身收好,然後對張延秀說道:「那請張大人稍等,我馬上去集合人馬。」說著就向門外走,剛好跨出門檻,就聽張延秀冷冷地說道:「還不急,人我晚上要用,但是動靜別太大,我可不想已經進網了的魚溜了,事情辦砸了,你和我,都擔待不起。」張延秀是越說越冷,並且故意用上了內力,竟然讓郭於弘的頭上流下了冷汗。「這個本官明白,先一切按照常規來,太陽下山的時候就換班,到時候再抽調人手。」說著郭於弘竟然主動請張延秀來到偏廳,並讓人準備了一桌酒菜陪著張延秀等太陽下山。

夕陽西下,張延秀和郭於弘面前那一桌的酒菜根本就沒動多少,張延秀有點緊張,郭於弘見張延秀不動,他也不好意思吃,不過郭於弘不愧是在官場打滾多年的人,在五城兵馬司兵丁準備換班的時候,他先將一些本來現在要回家的兵丁留下,留下的都是五城兵馬司兵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