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九十六章 罰

第九十六章 罰 (1/3)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5253

張佐一上奏摺,也不管其他人怎麼想,就把整件事情的始末說了個一清二楚,等張佐把整件事情說完的時候,有些官員甚至忍不住小聲地笑了出來,甚至皇上也露出了笑容,其實這件事情說大也大,說小也小,本身又沒出人命,而且張延秀的做法實在有點孩子脾氣。

張佐剛講完,魏孝忠馬上就跳了出來,很委屈的為自己的手下抱不平,並且一再強調自己是為了保住朝廷的體面,為了不傷了同殿為臣的東廠和錦衣衛的和氣,所以才打算把這件事情隱瞞下去,而且特別提到沒想到張佐如此的大公無私,相信張佐對他的兒子張延秀一定會秉公辦理,絕對不會徇私枉法的!

話說到這裡,應該只要皇上做出一個決斷就可以,不過魏孝忠剛奏完,要等候皇上裁決的時候,東林黨的幾位中堅官員突然一起上奏,上奏的內容就是東廠這幾年一直在秘密收攏一些江湖中的重犯,東廠平時招收的人員其出身也很不幹凈,並舉報了好幾起東廠檔頭、番子所做的不法之事,罪證確鑿,而且還牽涉好幾起人命案。

聽著東林黨人的奏報,子虛帝很不滿地看了魏孝忠一眼,而魏孝忠則低著頭,偷偷地狠狠地瞪著張佐。東林黨官員一向自命清官,並沒有其他黨派暗地裡都有一些特殊的財源,因此其對外界的了解和情報的收集都十分的閉塞,都察院的御史又一直有著重報而輕實的情況,很多事情都是奏報上去之後,皇上問下來,消息的來源都是聽某某人說,聽我的老鄉說,大概、可能什麼的。前次對浙江官員的彈劾光為了收集各種信息就用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很多東林黨官員都把自己家的田地和房產拿出來出售,才有那麼大的動靜。

再說,最近東林黨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他幾件事情上,絕對不可能在很如此短的時間內,收集了如此詳細的資料情報,京城官員內能有如此神通和能力的,並敢得罪東廠的,也就只有錦衣衛指揮使張佐了。

東林黨人把摺子遞給子虛帝之後,張佐卻再次站了出來,不過他這次卻是為了幫魏孝忠開脫,並幫魏孝忠找了很多借口,說魏孝忠一直在皇上身邊,東廠和皇上兩方面都要照顧,不免分身乏術,而且東廠人員的招收和訓練,主要都是由東廠的掌刑千戶負責,其中未免有人欺上瞞下,從中做了一些手腳,因此大部分責任並非魏孝忠的錯,相信東林黨剛才奏報的事情,很多都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偷偷地壓了下來,擅自處理了。

漸漸地,張佐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東廠的掌刑千戶,而魏孝忠也發覺,自己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張佐事先布置好的陷阱里。魏孝忠先是為自己請罪,然後馬上向子虛帝稟告,說東廠的掌刑千戶協助自己掌管東廠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立功無數,況且掌刑千戶要統管東廠的很多事情,有些地方未免疏忽,但絕對不會犯下如此之大錯,請子虛帝給自己一些時間,讓他徹察此事,再怎麼說這也是東廠內部的事情,讓太多的外人插手實在不好。

子虛帝思考了一陣,最後才決定,東廠和錦衣衛不許在出現內鬥的事情,不管是明裡或是暗裡,一旦再發現械鬥的事情,就要嚴懲,而且張佐和魏孝忠都要負責任。先前私鬥的人員都要被懲罰,但都交給東廠和錦衣衛內部自己處罰,特別是張延秀,子虛帝特別對張佐說道,不要太驕縱張延秀了,否則會害了他。所以說是各打五十大板。不過限期魏孝忠把東林黨上奏的那些事情查清楚,必須給天下臣民一個交代,而且今後新招收的東廠人員必須經過嚴格篩選,特別是其出身和背景,並指出東廠是朝廷的衙門,不是什麼藏污納垢的地方。

早朝之後,處理完公事的張佐回到了家,感覺自己真的很累,為了自己那個寶貝兒子,他這次可真是下大了本錢,雖然東廠表面上是吃虧了,但並對其根本,也就是魏孝忠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自己是把多年的經營和錦衣衛對付東廠的底子全部告訴了魏孝忠,得不償失啊。要找到東廠的一個錯誤,並將其變成致命的陷阱是多麼的不容易,現在打草驚蛇,以魏孝忠的精明,很快就能夠補救回來。至於那些很可能被法辦或是被當成棄子的檔頭、番子,不過是小小地打擊了一下東廠的士氣,只要東廠不倒,只要魏孝忠還在,那種人是殺不完的。

不過也並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錶面上打擊了東廠的囂張氣焰,讓東廠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也讓那些本來蠢蠢欲動的錦衣衛世家放心和安靜下來,東廠和錦衣衛勢均力敵的局面,將繼續維持數年。

想起張延秀,張佐實在又有點擔心,昨天他踢得實在是太重了,甚至不自覺地用上了內力,不知道張延秀現在怎麼樣了,昨天到現在還沒去見過他,而張延秀也遵照自己的命令,一直待在自己的房中。可當張佐擔心地來到張延秀的門前時,不僅所有的擔心沒有了,還越想越氣,自己在外面為了這個寶貝兒子是費勁心機,張延秀可好,房中儘是和女子調笑的聲音,看樣子那三個丫頭都在,張佐馬上一聲不想地憤憤離開了,心裡想著一定要給張延秀一個教訓。

日子才過了兩天,魏孝忠就有了大動作,他一口氣將東林黨彈劾的那些東廠檔頭和番子全部砍了腦袋,而且給每位苦主的家屬一大筆銀兩,用來收買人心,同時對東廠的掌刑千戶也做出了記大過一次,罰俸一年的處罰,當寫著處理結果的奏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