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九十四章 野(下)

第九十四章 野(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23

張延秀的一聲高喊換來的是在場錦衣衛的無數歡呼,除了屋頂上和窗戶內那些繼續警戒的錦衣衛,還有一部分封鎖路口的人外,在場的錦衣衛都揮舞著拳頭沖向那些已經放棄抵抗的東廠番子,一頓拳打腳踢。張延秀自己則策馬來到路口處,這裡這麼大動靜已經引來了一些捕快和五城兵馬司的兵丁,正在外面觀望。還有一些在外面的東廠人員正著急地要打探裡面的動靜,但都被擋在了外面。附近的一些錦衣衛也得到了消息,趕了過來跟堵在外面東廠的傢伙對峙著。

張延秀來到眾人的面前,對那些捕快和五城兵馬司的兵丁大聲說道:「我們錦衣衛正在和東廠的人交流情誼呢?不過因為酒喝得有點多了,聲音吵了點,還請你們在這裡幫忙維護一下治安,馬上就完事。絕對不會出人命或者有人缺胳膊少腿讓你們為難的。」張延秀一說完,附近的錦衣衛有些人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東廠的人鐵青著臉,很恨恨地看著張延秀。

沒一回,張延秀就策馬回到了街內,高聲喊道:「揍累就休息吧,這些人的皮糙肉厚的,打多了我們自己的手就要疼了。看時辰,東廠的姓魏的應該已經出來吧。」聽到魏孝忠可能會來,那些錦衣衛的「大少爺」們很快就停了手,剩下的那些都是聽從軍令的人,按照規矩,錦衣衛的部曲和一些府上的下人先是收颳了一下躺在地上滿臉是血的東廠人馬身上值錢的東西,然後有人提議把地上的兵器還有馬匹,甚至連東廠人員的腰牌都收集起來,這附近有家大的當鋪,是提督東廠魏孝忠的私產,等下都拿去那裡當了。

迅速地打掃完「戰場」,後面有錦衣衛的精銳和張延秀的手下人殿後,一群人馬上離開了這條街,然後蜂擁地來到先前說的當鋪,粗暴的把掌柜的叫了出來,讓當鋪的所有夥計把東西馬上清點好,也許是剛才打的還不過癮,有些人沒事就揍小二幾下,連掌柜的都挨了幾下巴掌。連恐嚇帶威脅,掌柜的很快就把典當的銀子拿了出來,當票都來不及寫,這群錦衣衛就離開了,反正也沒人會來贖回那些東西。

一起回到隆興樓,張延秀把所有的銀子集中了起來,心裡頭估算了一下,那些「大少爺」們肯定自己私藏了一些,但認真清點之後還有有兩萬多兩銀子,特別是從當鋪里拿出來的那一萬三千多兩現銀,這次的戰利品收穫頗豐。不過也是那群錦衣衛「大少爺「們厲害,一把世面上五兩一把的普通長劍,竟然被當了五十兩,而且手法非常的熟練,看來是平時這種事情干多了。先拿出一半的銀子給那些「大少爺」們,讓他們自己分去,然後將剩下的銀子都分給了自己的屬下和張承德帶來的那些錦衣衛高手,張延秀自己沒拿一兩銀子。

有了銀子,馬上有人說要再在隆興樓喝一陣,也有人說要去逛窯子,但是都被張延秀拒絕了。「大家現在馬上結伴回去,這幾天小心點,沒事最好不要出門,東廠絕對是要報復的,而且手段絕對比平時還要狠,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很多錦衣衛的「大少爺」們都有點後怕,想一想,雖然這件事情的主謀是張延秀,可是東廠是絕對不會直接對張延秀下手的,那些錦衣衛的高手和張延秀的手下都是有自保的能力,最危險的就是自己。

將得來的財務交給手下人保護好,按照各自住的地方的遠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些人還要求那些錦衣衛高手的保護,幾個人提過之後,所有的人馬上都要求要這麼做,甚至提出保護他回家的人可以得到一定的賞金,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剛才還意氣風發的,現在一個個又膽小如鼠。不過張延秀最後還是讓那些錦衣衛高手們分批護送這些錦衣衛的「大少爺」們回家,並囑咐那些錦衣衛的精銳高手,自己路上也要小心點,名槍易躲,暗箭難防。當眾人按照事先安排的方式離開的時候,張延秀卻沒有馬上走,他坐在隆興樓內,讓掌柜的送一些好酒上來,自己獨自一個人喝了幾杯。張承德、老陳和小單帶著幾個錦衣衛在四周警戒。

今天真的是很冒險,張延秀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後怕,如果真動手殺了人怎麼辦,東廠的理刑百戶來的話,他還不怕。可如果掌刑千戶出現,或者是魏孝忠親自來了,那又該怎麼辦?如果東廠的人帶著大隊人馬沖了過來,那又該怎麼辦?以後這種胡鬧的事情,還是不做為好。並且大明朝有規定,不許在京城內械鬥,違者重罰,這事傳不傳得到皇上那裡張延秀還有僥倖的心裡,但是張佐那裡回家肯定是要吃家法的了。

張延秀坐了沒一會,張承德再也忍不住了,勸張延秀現在快點回去,待在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張延秀把手上的那杯酒喝完,然後用力一握,將酒杯捏成粉末,這才站起身來,對隆興樓的掌柜說道:「掌柜的,告訴你們老闆,讓他這幾天不要開門做生意了,這幾天根本就不會有咱們的人再來這裡,開了只是讓東廠的人報復而已。」那群錦衣衛的「大少爺」們這幾天是絕對不會出門的,錦衣衛高手沒有命令也不會出現,張延秀按照本來的打算,惹這麼大的禍,肯定是先被關在家裡一陣子,然後再變著方式逼張佐把自己送出京城,到外面辦差使去,這一走恐怕又要幾個月了,這幾天可以的話多陪陪母親們和那三個丫頭吧。

回家的路上,張延秀走的實在很慢,張承德他們雖然很著急,但是也不敢催促張延秀,等太陽快下山的時候,張延秀才回到家中,門外張伯並沒有像往常那樣在等著張延秀回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家丁轉告張延秀,讓張延秀快到客廳去,張佐正等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