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九十二章 野(上)

第九十二章 野(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89

吳師傅被張伯領進了張延秀在後院的書房,一路上他並沒有像第一次進張府的人那樣好奇地東張西望,而是一直緊跟張伯的腳步,好幾次都差點超到張伯前面。看著手上那把用天蠶絲編織而成的「風雷扇」吳師傅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當他看到「風雷扇」上刻著他名字的地方依舊存在的時候,竟然流下了眼淚。只是簡單地說了幾句,吳師傅就千恩萬謝地走了,臨走的時候還特意把自己現在住的地方告訴張延秀。一個不僅手藝好,還很懂得處世之道的打鐵師傅。

日子又過了幾天,張延秀早上穿著錦衣衛的衣服,帶著燕翎刀出門,直奔隆興樓,向隆興樓錦衣衛「大少爺」們好好炫耀一下,不過張承德並沒有馬上跟著張延秀過去,而是聽從張延秀的吩咐把錦衣衛軍營內的人馬帶出去,他又特意去找他哥哥張承恩,把張延秀的計劃跟他哥哥講了,張承恩一聽,知道阻止不了,就把自己手下的那些錦衣衛精銳也調了出來,全部交給張承德帶過去。

一路上張延秀就一直在想自己昨天晚上考慮的事情,張佐這幾天一直是眉頭緊鎖,不僅是為了上次貴州經略使的事情,東廠這幾天在一些小事情上,不斷地對張佐挑釁和使手段,竟然還發展到開始跟錦衣衛內部與張佐不和的錦衣衛世家接觸,張佐一怒之下把那些跟東廠有接觸的人全部調離京城,分散到各地王府做宿衛扈從,變相地流放,這樣一來錦衣衛內部才又恢復了平靜。

「一定要再給東廠的人一些教訓,並且把事情鬧大,逼著父親讓自己到外面辦些差使。」張延秀心裡想著,這幾天一直想辦法讓張佐給自己再弄個差使,可是張佐就一直找借口推三推四的,甚至還抬出溫佳蓉,說是讓張延秀多點時間留在母親身邊,補償過去所失去的,張佐這麼一說,張延秀可就有點生氣了,當初送自己去西山密營可是張佐自己決定的,現在竟然拿這個當借口,父親也不想想,當初自己才幾歲啊,那個時候自己是多麼需要母親。

昨天剛用完晚膳,張延秀就一直思考著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剛想起來自己自從得到燕翎刀和風雷扇之後,就一直在家擺弄這兩把利器,又是刀法又是扇技,已經好幾天沒去隆興樓了,也可以順路炫耀一下自己手上這把燕翎刀的鋒利,想起隆興樓,張延秀突然想起隆興樓正離東廠不遠,以前聽樓里的人說,東廠在自己的門外違制弄了個小架子,想著想著,張延秀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

一到隆興樓,張延秀就把手上的燕翎刀拿出來給眾人觀賞,還特意拿隆興樓內的鐵木桌子試了一刀,桌子輕易被一分為二,切口處十分地整齊,沒有半點卡住的樣子。很多人都羨慕地看著張延秀手上的那把燕翎刀,驚嘆那把刀打造的昂貴和刀的鋒利。不過也有人心中在想,如果那把刀砍在人的身上,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張延秀先是請樓內所有的人喝了一些酒,喝酒的時候卻大聲地說道自己的無聊和東廠這幾天的小動作,並且說現在的這種小打小鬧實在沒意思,樓上的「大少爺」們酒勁一上來,也就不多想什麼,一個個開口說道要給東廠一個更大的教訓。看時機到了,張延秀馬上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除了幾個人深思了一下外,其他所有人聽完之後就答應了,這個時候張承德了上了隆興樓,不過他並沒有把人馬帶上隆興樓,只是對張延秀說事情都準備好了,張延秀點點頭,大吼一聲就拿著燕翎刀走下樓去。

京城東安門外,因為東廠的存在而導致這裡附近沒有半家平民居住,東廠門口的廣場樹立著一個木架,聽說東廠為它取了一個很可怕的名字,但不管那個名字多可怕,也不比木架的本身可怕,木架上掛著的是一些犯人死後留下來的東西:把犯人的皮扒下來,然後用針線縫合好,皮囊內放滿乾草。魏孝忠是想用這個來讓天下人害怕和恐懼東廠,提高東廠的權威。

不過魏孝忠這樣做實在沒有新異,扒皮做成皮囊這種事情大明開國前期就有了,明太祖年間以重典治國,對貪官的懲罰十分嚴厲,被處死貪官會被劊子手扒下身上的皮,然後做成皮囊,掛在衙門上方,繼任的衙門官員是在自己前任的皮囊下審案斷案,想一想就有點恐怖。不過這樣做的效果也馬上出來了,洪武年間官場風氣之清廉,簡直到了可怕的地步。

東廠門口只站著四個人維護東廠門口的治安,不過站崗的人很是悠閑,根本就沒人敢來東廠搗亂,前面突然有一人快馬向這裡衝來,向遠處眺望是一個錦衣衛,四個人也就沒什麼好緊張的了,還特意站向兩旁,怕攔住了對方的去路。東廠內平時就有很多錦衣衛在走動,東廠內的一些官員本身也是錦衣衛,像這樣有緊急事情狂奔而來的人不在少數。不過那人也奇怪,快到門口也不讓馬的速度慢下來,並且有轉變方向的樣子。

張延秀本來還在怕自己到了東廠門外有人阻攔,沒想到事情進行得這麼順利,看準機會讓馬轉個方向,速度抽出燕翎刀,對著支持木架的一根柱子用力向前劈去,然後一反手,對著支持木架的另一根柱子又一個回劈,然後迅速與木架和東廠拉開一段距離,在木架倒下去的同時,高聲喊道:「樹倒了,架子塌了!」木架倒塌所發出的巨響馬上驚動了東廠內的人,東廠很多人都沖了出來,看個究竟,就見張延秀騎著馬停在遠處,高聲喊道:「我是錦衣衛千戶張延秀,東廠的番子們,你們這些白痴笨蛋們,有種來追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