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九十章 試(中)

第九十章 試(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13

一幅南宋的字畫竟然要了張延秀五千兩銀子,張延秀實在搞不明白,為什麼這麼一幅山水畫,再加上幾句詩詞,竟然這麼昂貴,五千兩銀子,足夠一家人一輩子過上十分殷實的生活了。自己越來越像一個敗家子了,張延秀不由地苦笑著,花錢大手大腳,除了上次去南京剿滅倭寇賺回來的一筆銀子外,就再也沒有一筆銀子是自己賺的,煩啊!等那把燕翎刀打造好了,得纏著父親再給自己找個差使來,撈點油水。

潘怡婷怎麼也想不到張延秀會記得她的生辰,而潘怡婷本來也只是打算,請小迷糊為自己煮些好吃的,請府里的姐妹,隨便吃一頓就算過來,不過潘怡婷的生辰還是照著潘怡婷本來的預想的方式過的,但一群姐妹一起吃飯的時候,卻多了一個人,張延秀。看著潘怡婷收起自己送給她的那張字畫的表情,張延秀馬上覺得那五千兩花得值。

晚上鄭香伶陪張延秀過夜的時候,神色中有一些很不自然的地方。鄭香伶剛想為張延秀脫下外衣,就把張延秀一把抱住,咬著耳朵說道:「怎麼了,吃醋了。」鄭香伶低著頭,不轉過去看張延秀,只是對著張延秀搖搖頭。張延秀讓鄭香伶轉過身來,面對面地抱住,鄭香伶雙腳夾住張延秀的腰,可頭還是沒有抬起來。「我今天出去的時候帶的銀子不夠,打造兵器的訂金再加上上次欠瑞盛祥的銀子,身上也就剩下六千多兩的銀票和一些散碎銀子,你也不想我隨便買些難看的首飾糊弄你吧。」「恩!」鄭香伶只是應承的了一句,然後將張延秀緊緊抱住,抬起頭,紅著臉向張延秀吻去,兩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打造好的燕翎刀放在了張延秀的眼前,刀身長正好是張延秀手臂的長度,刀寬也有所加長,刀背的厚度比別的刀厚很多,刀柄可以單手握也可以雙手握,用內力彈了一下刀,刀鳴陣陣。讓吳師傅拿一把他們櫃檯擺放渾鐵棍過來,硬拼了幾下之後在,張延秀認真地觀察了一下,刀上沒有裂痕,也沒有卷刃,渾鐵棍上反而有一些小的缺口,這把刀如果在馬上運用地好的話,可以輕易地把人劈成兩半,而且不會卡在骨頭裡。

刀是好刀,不過當張延秀到外面結帳的時候,臉色真的有些難看,兩萬兩白銀,並且掌柜的已經把打造的工錢降了很多,材料太貴了。打造的時候鐵匠鋪里的存貨臨時不夠,還去外面買了些回來,多花了很多銀子。交了銀票,張延秀內心就一直在告戒自己,不能在亂花銀子了,過年的時候父親才給了自己十萬兩銀票,現在可好,才沒過幾天就用去了一半,再這樣下去又得成窮光蛋。

張延秀要臨走的時候,特意讓掌柜的帶自己再去見吳師傅一面,不管怎麼說,擁有如此好兵器打造手藝的人,要在自己心中留下點印象,日後自己那些屬下的兵器也需要單獨訂做,可是現在不行,沒銀子!

吳師傅並不在打鐵爐那裡,而是在自己的房間里,擦拭著一件很奇怪的兵器,一見張延秀進來,就將那件奇怪的兵器放在桌上。「這是?」張延秀好奇地問道。吳師傅看著張延秀手指的方向,解釋道:「這是小人自己的打造的一副扇骨,讓大人見笑了。」張延秀更加地好奇,扇骨的顏色並不是白色的,是黑色的,而且絕對不是烏金,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

「這扇骨是吳師傅窮一生精力打造的,是用天上掉下來的隕鐵打造的,可惜材料就那麼點,做成匕首太浪費了,做刀劍材料又不夠,合著別的材料又怕糟蹋了那稀世的隕鐵,吳師傅就只好將其打造成扇骨。本來小人的建議是再做一些鐵片合起來,做成一把鐵扇或是直接用紙和布做扇面,可是吳師傅就是不同意,他說既然老天爺把這麼稀世的隕鐵送給了自己,自己就絕對不能讓它受到一點委屈。唉,想一想,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材料,真是讓人泄氣。」掌柜的突然變得很羅嗦,他本來的打算是讓吳師傅跟張延秀見上一面就好了,可當他看到張延秀對那副扇骨很好奇的時候,特別示意讓吳師傅不要多說話,讓他來處理。

張延秀讓吳師傅把那副扇骨拿過來讓自己看看,接到手中,還挺有分量的,吳師傅特別提醒到,扇骨內有機關,扇骨中間的那片扇葉里,藏著一把精剛打造的匕首,按下機關就會彈出來。

張延秀小心地把扇骨還了回去,思考了一會,最後有些無奈地搖搖頭,轉身就要走,吳師傅和掌柜的眼中都閃著失望之色,掌柜的剛想送張延秀出去,張延秀卻突然轉過身來,咬著牙對吳師傅說道:「吳師傅,如果我用西域的天蠶絲做扇面的話,你覺得如何?」

西域天蠶絲,水火不侵,可擋刀劍,是西域小國歷代進貢給中原大國的珍貴之物,其珍惜與貴重遠高於鑌鐵等材料,如果用天蠶絲來做扇面,再加上用隕鐵打造的扇骨,一把可以流傳後世的絕世就將要誕生了。

「張大人真的有天蠶絲?」吳師傅激動地問道。張延秀點了點頭,昨天他才去了家裡的府庫一次,剛好看到一束天蠶絲,那本來是張佐打算給張延秀用來做手套用的,可是張延秀的師傅在張延秀出山的時候,特意為張延秀做了一副烏金手套,那些天蠶絲也就只好先放回府庫,隨時備用。

「吳師傅開個價吧。」張延秀雖然很為難,但是他越看越喜歡那副扇骨,再加上家裡的天蠶絲,自己恨不得馬上得到它。不過吳師傅卻搖了搖頭,突然很冷靜的說道:「此物無價!」吳師傅這麼一說,張延秀身邊的小單可就受不了了,「老頭,你什麼意思,戲弄我家少爺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