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八十七章 兵(中)

第八十七章 兵(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13

大廳內,張佐剛想讓下人去請王譖過來,張延秀就自告奮勇地說要去親自請義父過來,張佐想了想就同意了,不過要張延秀穿著錦衣衛的官服出去,這麼做路上能夠快點。張延秀來到王譖的府上,王譖剛好回家吃完飯,正準備出去,見張延秀來了,就讓張延秀等一會,他馬上就好。

王譖一到張府,就進了張佐的書房,兩人談了很久,王譖才要回去了,不過已經是子時了,按照規定,這個時候所有私自在京城內外城行走的人員,可一律逮捕入獄,進行審問。王譖走的時候,張佐特意讓張延秀送王譖回去。兩個小太監打著燈籠走在最前面,張延秀穿著錦衣衛的衣服,騎著馬走在中間,後面才是王譖的轎子,一路上碰到的兵丁捕快根本無人敢過問,走到半路一隊巡邏的兵士竟然主動上前來護衛,這可是難得地討好上司,攀高枝的機會。

來到王譖府上,府內的燈還沒熄,黃緋一直再等王譖回來,王譖下了轎子,黃緋馬上拿著一件披風給王譖披上,王譖溫柔地握著黃緋的,吩咐下人打賞那些送他回來的兵士。黃緋對張延秀說道:「延秀,進來歇一會兒再走吧,現在又下雪了。」張延秀搖搖頭說:「不用了義母,家裡人正等著我回去呢。這點小雪沒什麼的。」說完就打馬回家。「路上小心。」黃緋向張延秀喊到。

張佐讓張延秀送走王譖,自己馬上寫好了一份密信,將密信封上蠟,綁在信鴿的腿上,放飛信鴿。信鴿展開翅膀,直直地向著南方回去,向著中山王府飛去。之後,張佐再次來到大廳,等張延秀回來。

「回來,路上沒發生什麼事吧?」張佐問道。張延秀搖搖頭,先是掃了一下身上的那薄薄的一層積雪,回家的路上雪突然大了起來,甚至還砸下了小冰雹。「沒發生什麼事,不過雪下得那麼大,明天母親們又要忙活一陣子了。」張佐指了指桌上的食盒,張延秀將其打開,湯還是熱的。「小迷糊特意為你做的,這麼晚了,她實在撐不住就回去睡了,怡婷和香伶本來還打算繼續等你回來,我讓她們先去睡了。」

張延秀喝了一口熱湯,裡面有很濃的生薑味,他皺了下眉頭,張延秀從小就不喜歡生薑的味道,可生薑的確是去寒的好東西。「事情真那麼嚴重嗎?怡婷有點被嚇壞了。」張佐笑了搖搖頭,拿起桌上的點心吃了一口,說道:「其實事情沒你想像的那麼糟糕,不過到了我這個位置,是不能犯一點差錯的,一點點小錯,就可以把我們家推入萬丈深淵。」

「事情沒那麼簡單吧?」張延秀繼續問道,跟他的父親說話,必須一點一點地摳出來。「是不簡單。」張佐冷笑了一下,「連東廠的魏孝忠都參合進來,你說簡單嗎?而且明擺著是給我下套,按你母親的話來說,就是昔日種的因,今日結的果。不過現在下的都是暗招,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來,想整倒我,沒那麼容易!」

「貴州的事情,到底跟父親還有義父有什麼關係?我還是想不出這中間有什麼聯繫?」張延秀繼續好奇地問道。「這個你以後就會知道了,而且還連著你徐伯伯,總之你現在還不必操心這些。這幾天你好好地安慰一下怡婷吧,那孩子命挺苦的,她父親是當世大儒,而且還曾經是東林黨的骨幹,就因為一個請皇上將先皇作為自己父親摺子,發配邊疆充軍,最近才回來。東林黨的禮部尚書王柏軒跟她父親是世交。好了,我也累了,都回去歇息吧。」

又胡亂忙活了幾天,京城的很多店鋪終於又開市了,張延秀終於不會那麼無聊了,也不用每天去做那些讓人看了就煩的善事,先跑去隆興樓胡鬧了一個上午,然後回家休息一下,解一下酒氣,就帶著張承德,小單和老陳奔京城九門的德勝門去了。

京城五軍三大營,每次出征走的都是京城北面的德勝門,寓意出徵得勝,因此德勝門外也是京城出售打造兵器的聚集地。張延秀在南京斷了綉春刀,回到京城後張承德拉著小陳在沒有張延秀吩咐下到工部鬧了好一陣子,後來才被張延秀制止,工部打造和分發的兵器都是嚴格按照規格打造的,所有兵器的長寬等都是一樣的,因此除了特別需要,在材料上所用的也是相同,並且十分的普通。再加上過程中難免被人偷工減料一下,張延秀實在不敢再相信工部的人,因此決定讓人按照自己的要求,打造一把順手的兵器。

軍中並不反對兵士擁有自己的私人兵器,德勝門有很多行伍出身的人在走動,打鐵的聲音響徹整條街道。張延秀沿途認真地看著一間間的打鐵兵器鋪,希望能找到一家合適的打鐵鋪為自己打造順手的兵器。

請人打造的兵器都是按照客人的要求為客人量身訂做的,而且用的材料也有區別,銀子越多,用的材料越珍貴,打造出來的兵器也就越厲害,而且過程中沒幾家敢偷工減料,街道上的幾家百年好店,吃了的就信譽。當然了,如果來人能夠自帶好的材料,那些打造兵器的師傅也是十分地歡迎,作為打造兵器的人,誰不想打造一件絕世神兵。

「少爺,就是這家吧,這可是百年的老字號,店是出了名的信譽第一,我哥的刀就是在這裡打造的,不僅鋒利,韌性也很好,上次我還偷偷拿我哥的刀跟鐵棍硬拼了幾下,刀上連個小缺口都沒有。」張承德指著眼前的兵器鋪說道。

「你就不怕把你哥的寶刀弄壞了,承恩哥發起脾氣來可夠你受的。」張承德被張延秀這麼一說尷尬地笑了笑,說道:「我哥事後知道把我臭罵了一頓,不過誰讓我是他弟弟呢,哥哥當然要讓著弟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