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八十四章 賄(上)

第八十四章 賄(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93

連續幾天,因為實在沒有地方去,在無奈和無聊之下,只能帶著三個丫頭,跟在四位母親身邊,繼續做所謂的善事,賑災!不過因為自己這個無心所為,張延秀和潘怡婷的關係竟然是日進千里。在潘怡婷一再有意的退讓與張延秀的特意討好下,張延秀現在可以在沒人的時候抱著潘怡婷,親上幾下,梳洗沐浴的時候,還能動一下手和眼,但潘怡婷最後的防線,卻要等納潘怡婷為妾的時候才可以。不過張延秀也不在意,強求了也不好,更何況晚上還有鄭香伶陪著。

至於小迷糊,對於小迷糊張延秀還想不出該要怎麼辦,小迷糊現在也不小了,十八了,可怎麼看都像個小女孩,有的時候親她一兩下,小迷糊就高興得不得了;有的時候稍微動一下,就會跑去溫佳蓉那裡告狀。真的是有時晴天有時暴雨,張延秀現在也說不清楚,是希望她永遠都像個小孩一樣快樂,還是成熟一些,可是成長的代價就是苦惱,這點是不是太殘忍了。

忙了一天,母親們在旁邊不敢太過分,賑災中又太無聊,但總比沒事情做好,回到了家,正好看見有個人走出張府,看樣子是個軍人,而且是百戰不死的軍中好手,身型、步伐還有那氣勢錯不了。來到大廳,張佐還在,看張延秀來了,把兩份東西放在大廳的桌上。張佐指了指其中的一份,對張延秀說道:「這是工部送過來的,你也去約束一下你的屬下,不要動不動去工部找麻煩,綉春刀本來就不是用來劈砍的利器,很大程度上都是用來裝飾的,被你那麼一用,不斷才怪。」張延秀把那份禮物拿過來看了看,五千兩銀子,還有一些名貴的藥材,他也不客氣,全部先放在了身邊,然後才說道:「我可沒讓我的手下人這麼做,一回來就被你們關在家裡,更何況這事我也早就想清楚了,等集市開,我自己買把順手的刀去。」大明律法是禁止平民百姓攜帶兵器的,但是有軍籍的人可以擁有自己順手的兵器,這樣做不僅可以增強士兵的殺傷力,還可以減輕國家的負擔。

「找麻煩的的確是你的手下,可能是他們私下裡這麼做的,但不管怎麼,就是你的人做的,你都要去約束一下,不過我還真沒想到啊,出去一次,他們竟然對你如此地忠心。」張延秀很有成就地笑了笑,不過他卻說道:「七萬兩銀子啊,想起來就心疼,撫恤用的銀兩比朝廷多了十幾倍,還有他們的獎賞。但不管怎麼說,銀子可以賺,但人心失去了,就很難回來了。」張佐看著張延秀滿意地點點頭,然後說了句「你知道就好。」

看著張佐旁邊放著的另一份禮物,張延秀的好奇心又開始了,也不管父親如何,拿過來就拆開,然後說道:「一萬兩的銀票,還有幾件小東西,不過加起來不超過一萬五千兩,出手還挺大方的。」聽張延秀說完,張佐本來還微笑的臉馬上就變了另外一副表情,甚至還用力地拍了下桌子。

看張佐的反應,張延秀小聲地問道:「父親你不會是嫌少吧?!」話是這麼說,可這根本就不是張佐的性格。「你知道這是誰送來的嗎?」張佐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張延秀搖了搖頭。「貴州經略使,貴州苗變已經四年過去了,每年都會耗費朝廷一百多萬兩銀子,四年了,貴州經略使還不曾送過在京的官員一兩銀子,這是第一次,而且還是被逼急了才開始在京城裡活動的。」

張延秀開始有點明白父親的心思了。「說不定他是真把銀子都用在了平叛上了,所以沒有多餘的銀兩用來孝敬京城的官員。再說父親你也清楚,上面說是一百萬兩,到戶部那,下面再七扣八扣一下,能有五十萬兩到手上就很不錯了。」

張佐恨恨地冷笑了一下。「各地賑災和修堤的銀兩戶部可能會做手腳,可是貴州苗變用的軍餉,戶部是絕對不敢出一點錯的,那是皇上親自查問的事情之一,戶部給的銀子是實實在在的,差一兩銀子都不可能,皇上當年曾親自交代戶部尚書,平苗之役若有一點差池是戶部造成的,就用他戶部尚書滿門的人頭來昭告天下,戶部送去貴州的軍餉,每一筆皇上都會親自查看核對,還讓東林黨那幫人監督的,戶部的人怕路上出了什麼差池,銀兩有所損耗,每次都會超出數額的把銀子送過去。至於那個貴州經略使,哼!」

張佐喝了口茶,發現是涼的,馬上讓丫鬟重新換一杯熱的上來,可是新上來的那杯太熱了,差點燙到張佐,氣得張佐把茶杯摔在地上,並把那個丫鬟叫了過來,狠狠地罵了一頓。「賤人,你想燙死我啊,是不是不想活了!信不信我把你送到教紡司去。」丫鬟眼睛紅紅的,但是不敢讓淚水流下來,也不敢吭聲,只是趴在地上把茶杯的碎片撿起來。

張延秀站了起來,來到丫鬟身邊,輕聲地說道:「別收拾了,先下去吧。」丫鬟驚恐地看了張延秀一眼,張延秀給了她一個放心的微笑,輕輕地揮揮手示意她趕快下去。「父親,心情不好可別拿下面的人撒氣,不然讓母親知道了,你晚上可不好過,特別是三娘那裡。」

張佐摔了杯子,罵了幾聲下人,心情也開始平復了。「哼,你讓我怎麼能不生氣,貴州經略使一再放縱士兵屠村滅寨,貴州一地被他整得不成樣子,對叛變了的苗人卻一再留一手,每次士兵屠戮劫掠過後,就用所屠殺的普通苗人的人頭向朝廷請功邀賞,屠戮村寨所得的黃金白銀有一半進了他貴州經略使個人的府庫。四年了,就連他貴州經略使所用的夜壺,都是黃金打造的。你說他送這些東西過來,是什麼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