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八十二章 禮(中)

第八十二章 禮(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63

「皇上駕到!」所有的官員立刻按照各自的官階站好,見子虛帝坐在了金鑾殿的皇椅上,馬上高聲誦讀每天不變的話語:「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歷朝歷代,沒有哪個皇上不希望自己真的能夠萬歲的,求仙煉丹,理佛參禪,可到最後,還不是一撥黃土,萬歲這個詞,不僅代表著皇上的自高無上,同時也是用來自欺欺人的最好辦法。

今天子虛帝看起來很開心,大年初一,這個時候做人的確要開心,一上朝就跟幾個熟悉的大臣套套家常,甚至還對工部尚書說道,工部尚書新納的第九房小妾大年三十晚上唱的那首小曲有幾個詞錯了,嚇得工部尚書額頭直冒汗,眼角偷偷看了看張佐。監視朝中大臣是錦衣衛和東廠的分內事,朝臣和其家人每天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其送到皇上手中。

張佐叫到工部尚書在偷瞟自己,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不過手上卻做了些小動作,意思就是說跟自己無關,既然跟錦衣衛無關,那就是東廠,朝臣們越來越覺得,東廠的手伸得太長了。

子虛帝閑聊完幾句,就要開始處理每天的國家大事,很多官員都把一些喜事在這個時候上報給皇上,讓皇上更加開心,不過朝中總有幾個不開眼的,渾身是刺的官員總會讓皇上不開心。讓一個人開心不容易,個他生氣卻很簡單。各派官員連續上了十幾個讓皇上開心的摺子,皇上難得樂得微笑不止,這個時候,東林黨又開始了。左都御史陳柏青上奏:五天前,四川一代下了一場特大的冰雹,死傷三百多人,牲畜損失達上萬頭。接著又是山洪爆發,四川幾個縣受災,數萬人無家可歸,流離失所,急待朝廷賑災。

這摺子昨天才到戶部手中,戶部尚書打算先壓著,明天再奏報,沒想到東林黨這麼快就得到消息了。戶部尚書那臉,馬上就黑了下來,不過馬上又恢復了顏色。不過現在皇上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最起碼笑不出來了。朝廷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別的,就是缺銀子,先皇把朝廷三十年積累下來的底子全部用在了玩樂上,子虛帝即位的時候國庫是空的,這麼多年下來,國庫才了有很小的贏餘,可是根本不夠,貴州苗變,連續四年,每年都要耗費朝廷一百多萬兩銀子,北方瓦拉蠢蠢欲動,子虛帝是多麼想學他的先祖永樂皇帝,五十萬大軍親征韃靼,最後凱旋而歸,可說到底,這還是要用銀子,銀子銀子,子虛帝現在是恨不得一錠銀子掰成兩半用,當皇上當到這份上,讓他怎麼開心。

賑災依舊要用銀子,這銀子又不得不用,子虛帝讓戶部的人趕緊擬個條陳出來,也不追究戶部尚書的失職之罪,他心裡清楚,戶部尚書不過是想讓自己今天開心一下。交代完,看沒人再上摺子,也就退朝了。

一退朝,滿臉怒氣的戶部尚書就一把拉住陳柏青,大聲說道:「陳大人,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我戶部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們都察院來管了,四川賑災的事情,我明天自會連同賑災的條陳一起上奏給聖上,何需你如此多事情。」

陳柏青讓戶部尚書把拉著自己衣服上的手放開,反問道:「那我到要問問尚書大人,四川報災的摺子昨天就到你手上了,你為什麼不馬上上奏給皇上,要知道,皇上那裡拖一天,下面的人就敢拖三天,下面的人拖三天,當地的官員就敢拖上十天半個月,這些對於我們這些官員是沒什麼,可是那些老百姓呢?那些正等著我們去救濟的災民呢?我們這裡多拖一天要死多少災民尚書大人你可知道?!為官者當上為皇上分憂,下為百姓請命,這個道理尚書大人該不會不知道吧!」說完拂袖而去。

自討沒趣!張延秀和張佐互相交換了個眼神,這事本來就是東林黨占著理,況且東林黨人大多都是能言善辯之人,說出來的話又字字在理,戶部尚書也是被氣極了,才會如此自找。

張延秀先行回去了,張佐跟溫邵弘還有事要談,張延秀回去的時候順便告訴其母親他舅舅和父親現在在哪裡,好讓母親跟舅舅聚一聚,下午要去走親戚,張佐的親戚大多都不在北京,有的也是幾個沒什麼來往的遠房親戚,那些親戚,張延秀是見了就頭疼,除了哭窮,就會要官,麻煩。

最主要的還是晚上要去義父那裡問安,下午這個時候王譖還在宮裡值班,今天早朝皇上那麼不高興,估計義父的日子不會好過,皇上不高興,身為奴才的太監們只好當皇上的出氣包,讓皇上開心。

想起義父王譖,張延秀又想起他那個義母黃緋,人還不到三十,差了王譖二十幾歲,人在京城內孤苦無依,本是京城一富商從江南買回來的小妾,後來富商富商的兒子垂涎其美色想與其歡好,不過這可是有違倫常之事,黃緋抵死不從,最後被人趕出家門,流落在街頭賣唱為生,她唱的曲子十分的凄涼,剛好被路過的王譖聽到,聽著聽著,王譖竟然回想很多以前的苦日子,因此王譖也難得好心地把黃緋接進家中,不久便很低調地娶黃緋為正室。

溫佳蓉對黃緋評價是外柔內剛,知恩圖抱。一開始王譖根本就沒想過要娶黃緋,只是可憐黃緋身世可憐,暫時將她留在府中,以後幫黃緋再找一個好的官宦人家。不過黃緋可不這麼想,經過很長時間的接觸,她發現王譖並沒有像外面傳聞的那麼壞,而且王譖本身也有很多難處,心煩的事情,王譖一有機會就會把這些苦水說給黃緋聽,漸漸地,王譖發覺自己已經越來越離不開黃緋了,而黃緋也感覺到了這一點,前思後想之後,黃緋下定決心,親口對王譖說她不願再離開王譖,就算做一個普通的丫鬟也可以,因為黃緋早就看破了世間的冷暖,風花雪月的事情早也已經過去了,一個真心對自己好的人比什麼都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