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八十一章 禮(上)

第八十一章 禮(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04

早上潘怡婷並沒有來伺候張延秀梳洗,昨晚被那副字帖迷住了,很晚才睡,現在起不了。潘怡婷和小迷糊是住在一起的,每次都是潘怡婷叫小迷糊起床,潘怡婷起不來,小迷糊就更起不來了。

張延秀想潘怡婷現在應該不會使什麼小性子,也就直接讓鄭香伶伺候他梳洗。梳洗完走出門,潘怡婷才過來,看到張延秀出來,潘怡婷趕忙說道:「少爺您安好?對不起少爺,昨天我很晚才睡,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已經這麼晚了。」張延秀把有些不安的潘怡婷擁進懷中,在她的耳邊吹著熱氣說道:「不要緊,你這麼喜歡字畫,改天我一定送你一副古人的真跡,省得我一直不清楚你喜歡什麼。」潘怡婷紅著臉掙扎了幾下,才從張延秀的懷中掙脫出來。「少爺,時候不早了,該去給老爺和夫人們問安了。」

過年是一個關口,過了人才算平安地度過一年,大年初一醒來的時候,人們都會互相問候:「您安好?」來表示對對方的關心。大廳內張佐和溫佳蓉、黃秀娟、董怡珊、蕭亭已經等了張延秀一會兒了,「父親安好?母親安好?二娘安好?三娘安好?四娘安好?張伯安好?」張延秀對著自己的長輩一個一個問候著,張延秀問候完,他身後的三個丫頭也依次問安。因為早上小迷糊太晚起來了,所以早膳都是張府的廚師做的,張延秀本來打算只是隨口吃一下,然後讓小迷糊再去煮些,不過張佐卻要張延秀馬上用完早膳,每年這個時候,在京的所有官員都要上朝,而皇上也藉此機會讓所有的大臣之後,皇上是很關心他下面的臣子的。

太和殿內,京城所有的大小官員都來了,顯得十分的擁擠,雖然外面還在下雪,可是裡面卻熱得讓人受不了,不過沒幾個敢隨便脫衣服的,脫了也沒地方放,總不能拿在手裡吧。張佐和張延秀來到個角落,把身上的一些衣服脫下來,交給了身邊的一個太監。今天在太和殿值班的太監中,有王譖的弟子。

張佐是個很奇怪的人,皇上沒來的時候,他把張延秀拉到太和殿一角,不動聲色地看著眼前這些三五成群的官員。太和殿內,官員們互相問候著,討論著一些事情,一些小的官員或是候補的官員都趁著這個時候去巴結那些平時很難見到的頂頭上司,希望能給對方留一個好印象,說不定還能得一個好差使。

張延秀的舅舅溫邵弘走了過來,他一來就小聲地說道:「姐夫,我就知道你在這個地方,每年這個時候都能在這個地方找到你。」張佐微笑著點了點頭,張延秀按照規矩給溫邵弘問安。「延秀今年也來了,我還以為姐夫不讓你來了,肩膀上的傷好多了吧。」張延秀說道:「好多了,謝謝舅舅的關心。」對於這個舅舅,張延秀母親的親弟弟,雖然跟張延秀接觸不多,張延秀小的時候也很少見到這個舅舅,但張延秀還是因為母親的關係對舅舅很有好感。況且溫邵弘也是聯繫張、溫兩家的紐帶。因為溫佳蓉是私奔偷跑出家跟張延秀成親的,所以到現在溫佳蓉的父親,張延秀的外公都沒有原諒溫佳蓉,也不許溫佳蓉帶著張延秀上家門看他,溫佳蓉每次想了解家裡的情況,都是靠著他弟弟溫邵弘。而溫佳蓉母親想自己的女兒了,想看看自己的外孫,也要靠溫邵弘安排在外面見面,不過每次溫邵弘進張府,回去的時候都要被張延秀的外公狠狠地罵一頓,多去幾次還要吃家法,因此走動的次數也就少了。

溫邵弘還想多聊幾句,卻被張佐制止了,他們三個人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溫邵弘是吏部侍郎正三品,在吏部有著很大的權力,很多官員從溫邵弘走進太和殿就開始注意他了。

「姐夫,我看不如等散朝了,我們都先不回家,到外面坐坐如何?」張延秀點點頭,溫邵弘是溫佳蓉的親弟弟,溫佳蓉從小跟這個親弟弟感情就好得不得了,因此張佐一直將溫邵弘看成自己人。也算是他張佐一黨吧。

當今朝廷黨派林立,官場形勢十分地複雜。黨中有黨,派中有派。子虛帝在潛邸的舊人為一黨,先皇在位時寵信的官員為一黨,子虛帝後來任用的新人官員又為一黨;朝中的一些官員又根據各自來的地方,師承,考功名時所中的幾屆幾榜劃分,各自拉一些同窗同鄉好友自成一派。現在又因為皇儲問題又分為*和鄭妃黨。各黨各派交錯複雜,時而成為同盟,時而又成敵手,討論國家大事的時候,一有人贊同,馬上就有人反對,大明朝開國至今,還沒有一次朝議是所有人都支持的。

張佐不喜歡搞黨派,他在的位置也不許他與普通的官員串聯勾結,不過在朝廷中,是不可能存在什麼獨自一人的情況的,為了本身的利益,張佐也有著自己的小算盤。在吏部連著張佐的小舅子溫邵弘,在皇上身邊,內宮中,連著張延秀的義父王譖,自己的兒子張延秀和妻子溫佳蓉又與太子殿下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再加上算是知己的徐敬業,張佐這幾黨可以說是實力雄厚,不過在平時,張佐只做好自己的本分,執行皇上的命令,從來不與其他官員參合在一起,做出什麼官場內部傾輒的事情來。

不過張佐最大的麻煩不是來自官場,歷任錦衣衛指揮使都是皇上身邊最信任的人,想從官場上扳道一個錦衣衛指揮使都是不大可能的,甚至還出現過朝廷官員越反對錦衣衛指揮使,皇上則越信任的局面。張佐的最大麻煩來自錦衣衛自身,錦衣衛內部權力大多被錦衣衛各個世襲的大家族所瓜分,這些錦衣衛家族在錦衣衛內部盤根錯節,十分地複雜,一個處置不好,都會惹來很大的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