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九章 喜(中)

第七十九章 喜(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36

最讓張承德受不了的,是張伯的嘮叨,見大兒子要成親了,張伯就變得比平時更加嘮叨,每次都是說差不多的話。「你看看你哥哥,才幾年,在老爺的提拔下,已經做到了錦衣衛百戶,現在就要娶你嫂子過門了,我可以徹底放心了。我現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看看你自己,整天只知道玩,還陪著少爺一起玩,少爺都是被你們這些帶壞,才會做出那麼多錯事來,你就不會出息點,多勸著少爺點,幫著少爺做出一番大事情出來。」被張伯這麼一說,張承德心裡那個冤啊,父親也不看看自己才幾歲,比少爺還小一歲,況且少爺決定的事情根本就不容許他人的反對,自己除了按照少爺的命令去做外,還能幹嗎?!現在哥哥已經成家立業了,父親你就不能好好放寬心,少管點,過些清閑日子。

「得了,別一直哭喪著臉了,別人還以為你不高興你哥哥結婚呢?你嫂子剛才還在問,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讓你不高興了。誰家老爺子不嘮叨,我還不是一樣,一回京城就被訓得夠戧。但是最起碼,他們都是為了我們好。」張延秀抽空跟張承德聊了幾句。

日子終於到了,特意請人選好了時辰,張承恩穿著大紅新郎裝,騎著高頭大馬,帶著迎親隊伍去接新娘,張承德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幫他哥哥開道。迎親隊伍的目的地是張承恩在北鎮撫司外租的房子,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迎親的隊伍說不奇怪也不奇怪,說奇怪也奇怪,隊伍中的鼓樂手吹的迎親曲聽起來是那麼的古怪,這還是一樣沒辦法的事情,快過年了,很多人都回鄉下過年去了,一時找不到專門吹奏迎親曲的樂師,張佐就直接從錦衣衛內調人出來,錦衣衛內有專門負責演奏樂曲的錦衣衛,但這些人對迎親曲很不熟練。隊伍中還有些太監公公,知道張承恩要娶親,張延秀的義父王譖也來幫忙,王譖看到臨時找不到足夠的人手,就把自己在宮內的能叫出來的徒子徒孫都叫出來,一起幫忙。

走在去北鎮撫司的路上的,迎親隊伍惹來了很多人的圍觀,但很快又被趕來的捕快驅散,現任京兆是東林黨中人,為人公正無私不說,還十分的愛護京城百姓,張府出來的迎親隊伍內,有好幾個都是橫著走的爺,平民百姓根本就得罪不起,為了不讓百姓遭受無妄之災,京兆趕緊派來捕快維持治安。

「真是的,不過就是迎親罷了,那些捕快是不是沒事情做,跑過來沒事找事啊,搞不好還會被那些專門雞蛋裡挑骨頭的御使參個擾民之罪,就不能讓我們過些普通日子啊。」本來就有點煩悶的張承德喃喃地說道。

不過也因為有了捕快的幫忙,迎親隊伍在規定的時辰內將新娘接進張府,這無疑是個好兆頭,要是錯了時辰可不吉利。張承恩的婚禮,張佐並沒有請任何一個錦衣衛內的人,也沒請什麼親戚朋友,張承恩在北鎮撫司的同僚來了一些,但不是全部。不過張延秀和張承德可就不管這些,能請的人全請來了,張延秀的一百名屬下,還有平時在隆興樓的那些錦衣衛「大少爺」們,全部到齊了。因為張延秀和張承德的胡來,張府先前的準備明顯不夠,不得不馬上讓人去附近的酒樓定些酒菜過來,不過也沒人怪他們倆個,張府年輕一輩自己次有人娶妻,如此冷清也說不過去。

不過也虧了這群年輕人,才讓婚禮如此熱鬧,新娘也才沒那麼難過。三天前溫佳蓉特意派人提前通知了楚燕的家人,可是到現在,楚燕家連一個人都沒來,楚燕心裡雖然不說,可是張承恩心裡很清楚楚燕和傷心,而溫佳蓉也明白楚燕的心情,當日她嫁給張佐,家裡也是一個人都沒來。可是張延秀和張承德請來的人並不知道這些,也根本不管這些,有那麼一點小事情就瞎起鬨,搞得整個婚禮熱鬧得不得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張伯和張伯的妻子坐在大廳的正中央,笑呵呵地看著張承恩和楚燕的拜禮,本來張伯是想讓張佐和溫佳蓉坐在現在他們夫妻倆坐的位置上,做張承恩和楚燕的長輩。可是溫佳蓉一口就回絕了,雖然張伯一直以下人自居,可是溫佳蓉和張佐早就將張伯他們看成是一家人,在張佐和溫佳蓉最困難的時候,張伯和黃秀娟沒有半句怨言地留在他們身邊,付出他們所能付出的一切,這份恩情是張佐和溫佳蓉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黃秀娟已經是張府的二夫人了,張伯卻一直還只個管家,張佐曾經想讓張伯自立門戶,給張承恩一個外放的官員,這一點張佐還是能做到的,可是張伯拒絕了,還很悲傷地說:「難道小姐和老爺不要我了。」最後張佐和溫佳蓉沒了辦法,只好讓張伯繼續留在府內。這次為了讓張伯和他的妻子坐在他們該坐的位置上,溫佳蓉最後不得不用主人的身份命令張伯坐在椅子上,她已經很久沒用那種語氣對張伯說話了。

該送入洞房了,張承恩終於鬆了口氣,張延秀和張承德他們實在能鬧了,他快撐不住了,楚燕也一樣。不過張延秀他們並沒那麼簡單地放過張承恩和楚燕,竟然還要去鬧洞房,跟著就要一起進洞房去,不過卻被溫佳蓉制止了,張佐也來了,只是看了看,咳嗽了幾聲,所有人就都乖乖地回大廳喝酒去了。

洞房內,點著龍鳳燭,床上和被子里撒滿了花生、核桃和棗子,寓意著早生貴子。張承恩輕輕地挑起蓋在楚燕頭上的紅蓋子,燭光下,楚燕是如此的動人,看得張承恩都呆住了,一動也不動。漸漸地楚燕低下了頭,羞澀地說道:「你不用去外面陪他們呢?」張承恩坐到床邊,握住楚燕的手說道:「放心吧,沒有我他們一樣會玩得很盡興。」屋內的蠟燭很快就被吹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