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八章 喜(上)

第七十八章 喜(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90

張承恩進去了一會兒,無聊的張延秀剛好看到桌上放著兩份公函,他也不忌諱什麼,直接拿到手裡翻開就看。兩份公函主要說的是兩件事情:一、大明四大邊鎮衛所之一的大同,衛所內士兵怨氣衝天,大同總兵平時就剋扣軍餉虛報名額,這次竟然拿士兵三個月的軍餉豪賭,一下子全輸光了,大同衛所兵士已經三個月沒有領到軍餉了,隨時有爆發兵變的可能。據查,衛所內的一些官員兵士開始勾結蒙古瓦拉,放瓦拉兵進關共同劫掠,事情快要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朝廷現在就怕瓦拉大軍藉機從大同攻入我大明朝腹地。二、貴州苗變已經有四年之久,依舊無法平復,貴州經略使一再要求朝廷增兵加餉,但當地的錦衣衛密報,貴州苗民叛亂到現在一直沒有平復的主要原因是貴州經略使一再縱兵屠戮劫掠當地無辜苗民,圍剿之時又故意放走發動叛亂的幾個頭目和兵士,貴州御使也一直上書稟告此事。

讀完兩份公文,張延秀將其放回原來的位置,雖然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卻把這兩件事情緊記在心頭,等過完年,看能不能接手其中一件差使,辦好了,那可是天大的功勞。

「讓少爺你久等了,燕兒有些擔心,怕這樣做就再也不能跟娘家和好了,我的意思先帶燕兒去見老爺和夫人,這本來就是我們必須做的,正好少爺也在。」張承恩出了內堂就看見張延秀再看那兩份公文,他也沒說什麼,張延秀把兩份公文放回桌上後,他就把公文收入懷中。

楚燕跟在張承恩身後也走了出來,對張延秀說道:「讓少爺費心了,楚燕這裡道謝了,其實相公本來就應該帶我去見夫人和老爺了,可是相公平時實在太忙了,又要為我安排一切,才拖到現在。不過現在楚燕實在擔心,如此匆忙,根本來不及準備什麼象樣的禮物。」

張延秀不已為意地說道:「早去晚去還不是一塊去,承恩哥平時有那麼多的事情要辦,也怪不了你們,嫂子現在就跟我回府吧,我父母一定很高興見到你,至於禮物你也就別準備什麼了,家裡平時什麼都不缺,你去就是心意,送起禮物來反而覺得生分,如果真要禮物的話,明年給承恩哥生個孩子,張伯和我父母一定會很高興的,我母親現在見到別人的小孩,就喜歡得不得了,真是的,我還這麼年輕,那麼著急幹嗎啊。」鄭香伶每次和張延秀同房,事後都會服食太醫開的藥方避孕,這並不是張佐和溫佳蓉要求的,而是張延秀自己要求的,年輕的張延秀實在不想這麼早有孩子,而鄭香伶也知道獨秀於林很容易招來別人的嫉妒,在張府鄭香伶勢微力弱的她根本不敢如此豪賭。世間因開罪主人而被母子一同被趕出家門的侍妾多不勝數。

同張承恩、楚燕一同回到家中,張延秀的四位母親看到楚燕十分地喜愛,沒說幾句就拉著楚燕進內院,談些女人之間的話題。張伯見到溫佳蓉她們的反應,心裡也很是高興,但是他還是怪罪張承恩,實在不應該如此多事,張延秀看張伯再教訓張承恩,趕緊說道:「張伯,你就別怪承恩哥了,是我拿的主意,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過我張伯現在應該謝我才對,承恩哥現在是功名和家庭雙成,張伯你也可以徹底放心了,說不定過了不了多久,張伯你就能抱孫子了。」

被張延秀這麼一說,張伯也就不生氣了,也為自己的大兒子現在的成就驕傲,更想到可能很快就要抱孫子了,臉上不自覺得露出幸福的笑容。

張佐的夫人們和楚燕在內院聊了很久,後面連潘怡婷、林子盈和鄭香伶也叫了進去,幾個女人根本不讓外面的男人知道她們在聊些什麼,晚上出來吃飯的時候,溫佳蓉已經說服了楚燕,照著張延秀的意思,趁還沒過年找個好日子,讓張承恩把楚燕娶進門,一切費用和安排都由張府負責。張府已經很久沒好好的熱鬧,熱鬧了。

楚燕在父母反對的情況下,而且事先沒有任何婚約就這樣嫁給張承恩,從世俗禮教上來看,根本就是大逆不道,嚴重的還會招來家族祠堂的私刑,不過這些只是對小戶人家來說,張府的大夫人溫佳蓉本就是在父母不同意的情況下私奔嫁給張延秀,現在還被封為一品誥命夫人。更何況還有個最早的先例春秋戰國的齊國王后君王后。只要楚燕在嫁給張承恩之後,依舊孝順父母,逢年過節送些禮物過去,外人依舊會稱讚她孝順賢惠。世俗禮教是什麼,不過是用來統治和壓抑平民百姓的一種工具罷了,只要你手中有足夠的權勢,誰能說什麼,誰敢說什麼。

第二天,張佐親自去找了朝廷中專管年曆的官員,三天後正好是個好日子,否則到了明年開春就不會有什麼宜嫁取的日子了。因為時間有點急,張府上下都忙活了起來,快過年了,現在不怕買不到需要的東西,就是東西有點貴,又怕把喜事辦了,沒有足夠的物品過年用。因為不得不多買一些東西回來備用。事情是張延秀弄出來的,張延秀這個始作俑者不來幫忙說不過去,潘怡婷她們也忙了起來,而且是非常熱心地幫忙,不過小迷糊還真不讓人放心,有人再她身邊還好,沒人在絕對是幫倒忙,越幫越忙。

作為張承恩的親弟弟,張承德為自己很快就有嫂子而高興,可是整個人卻一直哭喪著臉,剛回京城的時候,張伯就以張延秀要養傷,少爺沒出去玩,你當屬下的怎麼人隨便出去玩的理由把張承德也綁在了身邊,好不容易等到少爺可以出去了,自己也做好了幾個計劃安排,可是現在,全部泡湯了,還要繼續留在家裡幫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