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七章 年(下)

第七十七章 年(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93

張承恩租的院子離北鎮撫司很近,但是卻處在巷子的最深處,巷子內走動的人很少,雖然很多家都在忙活過年的事情,但怎麼看都覺得冷清。走了沒多久,就來到張承恩的院子,門前一個丫頭正領著一個畫師在畫門神。「承恩哥真把這裡當家了。不知道張伯知不知道這裡的事情。」張延秀喃喃地說道。

「這位少爺,你是不是要找我們家爺。」丫頭只是看了張延秀他們幾眼,就趕忙問道。好伶俐的丫頭,張延秀心中稱讚了一聲。「我找承恩哥,你去告訴他,就說延秀替張伯來抓他兒子回去了。」說完就下馬,要進去。丫頭雖然不大清楚張延秀到底在做什麼,不過看樣子這位少爺是小姐相公的熟人了,馬上領著張延秀去客廳。

先送上茶點,丫頭才去通報。張承恩很快就出來了,並對張延秀說道:「少爺,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張延秀笑了笑,先喝了口茶,茶水不是很好,張伯也真是的,反正府里是他管的,隨便送點好茶葉給自己兒子也沒什麼。「有事,當然有事了,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是張伯讓我來抓你回去的,誰讓你這麼些天都不回家。」張承恩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少爺你真會說笑,爹如果要我回去,就會直接讓弟弟過來找我,絕對不會麻煩少爺的。少爺,有什麼事情要吩咐的你直說好了。」

真是不好玩,張延秀放下茶杯,拿了塊糕點咬上一口,不錯,雖然比小迷糊的手藝差點,但是真的不錯。「沒事我就不能來嗎?承恩哥就這麼不歡迎我,是不是怕我打擾你們『*』啊!」張承恩偷偷苦笑了一下,也鬆了口氣,看來張延秀是沒事做才來找他的。「看來少爺都知道了,燕兒快來拜見少爺。」

一個年輕婦人走內堂走出,臉上有點紅紅的,小聲地對張延秀說道:「小婦人楚燕拜見少爺。」張延秀只是看了幾眼,然後身上這裡掏掏,那裡看看,最後有點尷尬地說道:「真是抱歉,出門太急了,沒帶禮物送給嫂子,下次一定帶。」楚燕趕忙道謝,然後就轉身向內堂走去。

「承恩哥怎麼不把嫂子帶回家,不會是張伯不同意吧,還是承恩哥只想娶小。」張承恩溫柔地看著楚燕走進內堂,才回答張延秀:「楚燕一心為我,我怎能負她況且爹也見過楚燕,十分喜歡。不過爹說少爺還沒成親,我和弟弟怎麼能先娶正室。而且楚燕娘家,哎,說這些幹嗎,讓少爺笑話了。」

張延秀搖搖頭,把手中的糕點吃掉,雖然說前面在家吃了很多,可是早上和中午飯一起吃,現在難免感覺有點餓。「等我娶妻,慢慢等吧,人選還沒呢?再說了,自己身邊三個丫頭都搞不定,頭疼啊!回去我跟張伯說說,他老也是想早點抱孫子吧,實在不行,我看直接讓嫂子先懷上孩子,生米煮成熟飯,到那個時候,母親和張伯一定很高興,也省得整天都在想我怎麼樣了。」

張承恩實在不知道怎麼接張延秀的話,張延秀現在這個樣子,跟小的時候其實沒什麼兩樣,還是喜歡胡鬧。見張承恩不說話,張延秀卻繼續說道:「不會是嫂子不想這麼做吧,承恩哥你平時可以個什麼都敢做的人哦,你剛才說嫂子你娘家什麼的,不會是嫂子家不同意,你帶著她離家吧,承恩哥你可真厲害啊!不過奇怪,像承恩哥這樣年輕有為、仕途平順的人,嫂子的娘家人還有什麼反對的啊?!」

張承恩被張延秀問得沒了辦法,只好說實話,不然張延秀還會繼續胡鬧下去。「燕兒家是書香門第,雖然現在家道中落,可怎麼說還是名門望族。燕兒他們祖上跟錦衣衛有仇,剛開始跟燕兒在一起的時候,我並沒有告訴她我是錦衣衛,後來才說了實話。並不是我帶燕兒走的,是燕兒決定要跟我走的,所以我此身絕不負她。」張延秀聽完有點吃驚,沒想到剛才那個看起來如此害羞的嫂子,竟然能做出這種事來,還真是讓人佩服。根本不把禮教放在眼裡的張延秀打定主意要讓張承恩將楚燕明媒正娶迎進張府。

「承恩哥你們現在這個樣子也不是辦法,再怎麼說嫂子也是書香門第出來的,不像我們這樣根本不把那些所謂的『禮義廉恥』放在眼裡,時間長了難免有人亂嚼舌頭,嫂子面子上不好過,心裡也難受。我看這樣吧,等下我們一起回府,讓我母親看看嫂子,然後讓我母親做媒,把嫂子娶進府做你的正室,反正我母親當年也是這麼嫁給我父親的,以後的事以後再說。而且有我母親做主,張伯就沒問題了。」

聽張延秀這麼說,張承恩實在很高興,但是他還要說道:「少爺,怎麼好麻煩夫人,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張府的下人,這麼做不好吧。」

「哪那麼多廢話,我可是把你一直當哥哥看,我父母也沒把你當下人看過,現在就帶著嫂子我們回家,趁還沒過年把喜事辦了,讓家裡熱鬧熱鬧,不然實在悶死人了,也不知道老頭子心裡怎麼想的,每次過年都故意搞得冷冷清清的,有的時候我還真羨慕別人府上的日子。」張府每次過年,除非是至親好友,不然根本不讓別人隨便到家裡拜年,也很少到外面走動串門拜年。

「謝謝少爺了,我馬上讓燕兒收拾一下,少爺你先坐會。」看張承恩那高興樣,張延秀心裡也很高興,想起小的時候,自己和承德總是跟著承恩轉,張承恩也很照顧自己,甚至超過了他的親弟弟承德,好幾次把承德氣哭了,跑回家向張伯告狀。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之間總是顯得那麼生疏,自己反而跟承德最好,對承恩漸漸沒了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