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六章 年(中)

第七十六章 年(中)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74

張延秀出門的時候,已經過了午時,終於自由了的他,卻實在想不出要去哪裡,年關快到了,各家都在忙著過年,張延秀家裡昨天已經把畫門神的畫師請來了,現在正在畫後院兩扇大門的門神。張佐這幾天也再考慮要請誰來寫春聯。小戶人家可以到街上去買春聯,大戶人家可請家中的西席或是自己親自寫,有些大戶人家為了顯示家中的富貴,會讓人將金子磨成粉與墨水參合在一起,寫出金字春聯。但最貴的,最能顯示氣派的,則是那些書法大家親自書寫的春聯。城中居住著好幾個當朝書法大家,而且好幾個是北方的代表人物,但是既然被人稱為書法大家,那麼其脾氣也就不那麼好了,平時想讓對方送幾個字都很難,如果你想用錢去請別人寫,那麼其結果便是被人趕出來,而且那些書法大家根本不屑用黃金寫字,在他們眼中這是對書法的極大侮辱。張佐是朝廷重臣,但京中的幾個書法大家不是靠著東林黨,就是其他黨派的重要人物,對張佐這個錦衣衛指揮使十分地感冒,思來想去,最後沒辦法,只好讓溫佳蓉和董怡珊來寫,張佐的這兩位夫人,以前可是京城內出了名的才女。至於為什麼張佐和張延秀不寫,怎麼說呢?張佐和張延秀這兩父子在書法這方面還真是一對父子,認真寫字的時候別人還看得懂,隨便寫的時候,那簡直就是天書,現在張佐的很多奏摺都是溫佳蓉代寫的。

張延秀先在街上閑逛了一會,京城的大街上,到處都是採辦年貨的人,很多大戶人家都駕著自家的馬車出來,再加上比平時多的乞丐,街道顯得十分的擁擠,還會時不時地看到一兩個捕快或是五城兵馬司的兵丁。

「少爺,現在去隆興樓的話,估計也見不到幾個人,快過年了,很多人都在家中幫著做些家事,平時還沒什麼,現在這個時候,很多人家裡都管得很嚴,根本就沒辦法偷懶出來。」張延秀點點頭,同意小單的說話,他這次出來沒帶張承德,張承德現在正被張伯關在家裡幫忙呢。想起張承德,張延秀突然想起張承恩,張延秀回京城養傷的時候,張承恩只是回張府看望了張延秀一次,半天后就又回北鎮撫司了,這一個月來就沒在回家了。張伯對此也沒說什麼,只是讓張承恩在北鎮撫司好好乾,為張佐分憂。

「小單,你知不知道承恩哥在外面的宅子,他現在在不在北鎮撫司?」小單裝做在想的樣子,其實眼睛早就瞄到那些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身上去了,為了買年貨,很多人家都是全家人出門。「想什麼呢?!」張延秀停下馬在小單眼前揮了幾下鞭子,差點打到小單,見張延秀有點生氣,有點戲弄地看著自己,小單趕忙回答道:「張百戶在北鎮撫司附近買了個院子,離北鎮撫司挺近的,也很好找,少爺你別看張百戶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百戶,北鎮撫司里他可個很吃得開的人物,對下出手大方,時常幫一些有困難的兄弟,對上又有老爺照著。」小單說著說,除了羨慕外,還感到些嫉妒,雖然他和承德的關係很好,但是還是覺得有些嫉妒,一個普通家僕的兒子,而且還不是世襲的錦衣衛。

「小子,別胡思亂想了,亂說話讓承德聽見了,非跟你打架不可。」聽到小單的語氣不對,張延秀趕緊喊停。小單也趕緊對張延秀解釋了幾句,就帶著張延秀來到北鎮撫司門前。

北鎮撫司附近的民居了了無幾,有的也大多被北鎮撫司內的官員所租住,酒樓也只有一兩間,而且都是跟錦衣衛有關係的人才敢在這附近開。張延秀並沒有馬上進北鎮撫司,而是讓小單進去問一問張承恩在不在。「小單這幾天是怎麼了,怪怪的?」張延秀問了問老陳。「自從跟少爺去南京結束了他的處男生涯後,他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可是卻一直找不到門當戶對的人家,去妓院他又沒那麼多銀子。還有就是認為自己立了很大的功勞,人有點飄飄然了。」老陳的最後一句話似乎是對張延秀說的。

張延秀也只是笑了笑,然後說道:「那我可幫不了他了,這個月才領了一萬兩銀子,全都當撫恤金用了,現在要過年後才有銀子拿,想到過年後應酬要用的銀子我就有點頭疼。府上的丫鬟是不能隨便送的,除非是真的情投意合,你把我的意思給小單說說。說實在的,如果不是被母親綁在身邊一個月,我想我早就已經狂到天上去了。」

小單沒過多久就出來了,說道:「張百戶人不在,聽裡面人說是回自己租的院子了。」張延秀點點頭,看來張承恩並沒有別人說的那麼辛勞。「少爺,你沒想到吧,聽裡面的人說,張百戶在院子里養了一個小戶人家的小姐,兩個人恩恩愛愛的,真是羨慕死別人了。」被小單這麼一說,張延秀也有點好奇,但是他還是對小單說道:「你也別亂嚼舌頭了,承恩哥也二十五了,身邊還沒女人就奇怪了,你小子如果真用中意的,我讓我母親給你做媒,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母親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別的都好說,就是別做始亂終棄的事情。」小單想了想,最後搖搖頭說道:「少爺,那個還是算了吧,我和少爺都還年輕,先跟少爺你建功立業,有了底子再說女人的事情。」聽小單這麼說,張延秀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拿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出來,交給老陳,說道:「去南京的時候,沒讓你們少操心著急,以前給的是大家應得的,這些是我謝謝你們的,不過老陳你可要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