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五章 年(上)

第七十五章 年(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83

張延秀的肩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悶了一個月,溫佳蓉終於同意讓張延秀出去走走,不再綁在身邊,當天晚上還同意讓鄭香伶跟張延秀同房,溫佳蓉的意思也很簡單,張延秀還是太野了,悶著這些天,如果不先在家裡好好放縱一下,出去一個把持不住,又在外面亂來。

終於可以出門去了,清晨張延秀早早就醒了,可就是沒辦法起來,鄭香伶還一臉幸福的躺在張延秀身邊,裸露的手臂還壓在張延秀的身上,張延秀雖然已經醒了,但是眼睛還是睜不開,外面的公雞打鳴他是聽得一清二楚。「怎麼還沒人還叫伺候我更衣沐浴?」按照規矩,潘怡婷這個時候應該來叫張延秀起床的,張延秀心裡問道,張延秀感覺到身邊的鄭香伶翻了個身,自己身上已經沒有半點壓力了,就這樣,張延秀又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少爺,香伶姐,快起床了,太陽照屁股了,再不起來大夫人要生氣了。」張延秀終於睜開了眼睛,小迷糊正看著自己。「小迷糊,怎麼是你來叫我起床,怡婷呢,現在什麼時辰了?」張延秀身邊的鄭香伶也醒了,她也問道:「子盈妹,現在什麼時辰了?」

「現在、大概、已經…」小迷糊思考了一會,才說道:「我不知道,但我來叫你們起床的時候,早飯都已經做好了,老爺和夫人們正等少爺一起吃早飯呢。對了,昨天晚上怡婷姐讓我今天代替她叫少爺起床呢?我差點給忘了。」說著吐了吐小舌頭。

「什麼!」張延秀和鄭香伶趕緊要起床,張延秀剛坐起來,就聽小迷糊尖叫一聲跑了出去,被小迷糊這一驚一咋的,張延秀才發現自己身上什麼都沒穿,他趕緊把內衣找了出來,穿好。「小迷糊,我穿上衣服了,你快點進來幫忙啊!香伶,你怎麼還沒起來,快點,不然等下又要挨罵了。」

「少爺,奴家,奴家,奴家起不來了,疼!」說著說著,鄭香伶竟然哭了起來,張延秀自己也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實在是太瘋了,不然自己今天早上根本不會這麼晚起來。「好了,好了,別哭了,這又不是你的錯,起不來就不要起來了,我幫你去跟母親解釋,你就先好好的再睡一覺。」鄭香伶一直搖頭,她要起來,可是每次起身都疼得她咬牙,最後被張延秀壓著躺了下去,這麼一折騰,跑出去的小迷糊又來催了,張延秀這下可有點生氣了。「小迷糊,快給我進來,別一直站在外面,這次都怪你,你是不是去廚房做完早飯才記得要幫怡婷叫我起床,還是你根本就忘了這件事!」張延秀語氣有點重,小迷糊紅著眼睛低著頭走了進來,一言不發得幫張延秀穿好衣服,穿好衣服,張延秀坐在銅鏡前讓小迷糊梳理頭髮,張延秀這才發現小迷糊眼睛紅紅的,一副很受委屈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他趕緊回頭,因為動作太快,頭髮把狠狠地揪了一下,疼得張延秀手捂著頭。這下可急壞了小迷糊和鄭香伶,鄭香伶在小迷糊給張延秀梳理頭髮的時候就勉強站了起來。「少爺,你沒事吧。」鄭香伶趕忙問道。小迷糊更是哭了出來。

「沒事,沒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別哭了。」張延秀把小迷糊抱進懷裡,勸道:「小迷糊別哭了,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再哭可要變成一隻小花貓了。」就這樣勸了一會,小迷糊終於不哭了,不過潘怡婷卻來了,說是張佐和溫佳蓉她們不等張延秀了,已經吃完早飯了,張延秀要在家裡吃的話,讓廚房再煮一些。反正已經來不及了,張延秀乾脆讓潘怡婷準備熱水,他和鄭香伶先好好洗個澡,早飯做好了直接拿進張延秀的屋內。

浴池內,鄭香伶**著身子要為張延秀擦洗後背,張延秀卻又把她拉進了水裡,讓鄭香伶坐在自己懷裡。「你已經夠累了,剛才又勉強起床,休息一下吧,更何況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你做的。怡婷快點進來幫我擦背。」一個普通的早上成了這個樣子,張延秀心中也有氣,他知道潘怡婷又在使小性子了,所以故意讓潘怡婷進浴池,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潘怡婷,不然以後還得了。

不過奇怪的是,潘怡婷只在幔帳後面徘徊了一會,當張延秀準備語氣重點再叫一次的時候,潘怡婷自己走了進來,什麼也沒說,蹲下身子為張延秀擦洗後背,這麼一擦,張延秀也就沒了脾氣。小迷糊把新做好的早飯搬進張延秀的屋內,張延秀剛要起來,潘怡婷就想離開,不過卻被張延秀從後面抱住,張延秀在她耳邊低語道:「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有個結,可是這都是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潘怡婷不甘地掙扎了一下,最後低著頭輕聲說道:「望君憐惜。」張延秀笑了,他溫柔地說道:「我不憐惜你,還有誰憐惜你。」

潘怡婷紅著臉走了出來,卻不像哭的樣子,鄭香伶則滿臉充滿善意與祝福的笑意,這讓小迷糊很奇怪,但是小迷糊卻沒多問,也不多想,想不明白的事情她從來就會馬上忘掉。不過她今天早上做的飯菜都是張延秀最愛吃的,十分的豐盛算是她再像張延秀認錯。「這麼多,我看就連中午飯一起吃了,小迷糊,你讓廚房再多加幾個菜,再過一個時辰應該午時了吧,怡婷,你跟父親和母親交代一聲,就說中午我也不跟他們一塊吃了。」這算是張延秀對其父母早上不等他的懲罰吧。

吃飯的時候,鄭香伶一直再給張延秀夾菜,而張延秀卻一直再給潘怡婷夾菜,小迷糊只是奇怪地看了幾眼,就自顧自地專挑自己喜歡吃的,看小迷糊那樣子,潘怡婷乾脆專夾小迷糊喜歡吃的送到小迷糊的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