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三章收(上)

第七十三章收(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61

溫佳蓉和張伯一直站在張府門外等張延秀回來,對於溫佳蓉來說在,丈夫和兒子辦差時所造的殺孽,她無力阻止,也沒有辦法阻止,這都是命。但是,在平日,在生活的一些小事情上,她絕對不希望看到他們父子為了一點小事而殺戮,因為那不是命,也不是職責,是可以阻止的。

張延秀並不是騎馬回來的,張延秀的馬被丟在了路邊,回來的時候不知道被誰牽走了,張延秀只好一路抱著女孩回家,帶著小乞丐回家。路上又給小女孩餵了些葯,雖然小乞丐看張延秀的神色中已經多了一些感激,但是代價是慘重的,張延秀真的很難受,也不知道小女孩多久沒洗澡了,身上的味道真重。

「小姐,少爺回來了,我就說嘛,您根本就不用為他擔心什麼,他一向都是一個很明事理的孩子,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的,而且他本身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啊。」張伯看張延秀回來,趕緊對溫佳蓉說道。

看到張延秀懷裡抱著一個小女孩,身邊還跟著那個小乞丐,溫佳蓉終於放心了,並且笑了,溫佳蓉臉上的笑容,真的很親切。「回來了就好,我還一直為你擔心,這兩個小傢伙是誰?你的馬呢?看我問這麼多幹什麼?你們還是快點進來吧,這一路上一定很累了吧!延秀,你肩上的傷還好吧?」說著溫佳蓉直接就張延秀懷裡的小女孩抱了過來,她一點也不在乎小女孩身上的味道,並吩咐張伯,趕緊把城裡最好的郎中找來,需要什麼貴重的藥材儘管開口。

小乞丐本想跟著妹妹一起走進去,卻被張延秀拉住。「別讓我母親知道你們的命是我的這件事,你現在不用跟著我母親進去,你跟著張伯,他會安排你住的地方,你先把身子好好地洗乾淨,吃飽了再來見我。」張延秀十分清楚他母親剛才為什麼那麼高興,但如果讓母親知道自己只是一時地好奇和好玩才要救這對兄妹,那他的母親一定會很失望。

「我不,我要在妹妹身邊。」小乞丐倔強地說道。小乞丐的不聽話讓張延秀有點生氣,張伯趕緊對小乞丐說道:「小傢伙,你怎麼能這麼跟少爺說話,少爺這麼說也是為了你好,再說你現在待在你身邊也沒什麼用,小姐已經讓我去請郎中了,剛才她說的話也你聽清楚了,看你也是好幾天沒吃頓好的了。來,張伯我馬上給你弄吃的去。」雖然張伯好言相勸,但是小乞丐還是要去跑去待在他妹妹身邊,這時候張延秀生氣了:「你再這樣,我就把你趕出去,讓你一輩子也見不到你妹妹。我母親在外的名聲你也應該聽說過,她會照顧好你妹妹的,還不快跟張伯進去。」

小乞丐終於答應跟張伯走了,但是他要求一洗乾淨,就要去找妹妹,張延秀也讓步了,答應了小乞丐的要求,並對張伯說:「從今以後,他就叫張承業,他妹妹叫張承月。等身子都養好了,帶他們去見那些閑人們,把能教得都教給他們。」聽到張延秀這樣吩咐,張伯想讓小乞丐,也就是張承業給張延秀跪下來謝恩,張承業的名字代表著小乞丐和他的妹妹已經是同張承恩、張承德兩兄弟同樣地位的人,而且還是讓張府的閑人們親自教導,在張伯的心中,張延秀這麼做可以說是對小乞丐和他妹妹天大的恩賜。可是張承業卻沒有跪下來,而是想讓張伯趕緊去找郎中,並讓自己快點洗乾淨。

「算了,這小子的脾氣倔得要死,那些虛禮就不用了,我只要他牢記我當初對他說的話,並且告訴他,張府是怎麼處置叛徒的。帶他下去吧!」張延秀很快就離開了,他自己身上的味道實在是太讓人受不了了。

張府除了普通的家丁和下人外,還養了一些所謂的閑人,對外還是稱僕人。這些閑人每天都各做各的,至於僕人的身份,最多也只是掃掃地,養養花。但是這些閑人每月的月俸卻是高得嚇人。

這群閑人都是來自江湖或民間,每個人都有一手絕活,很多人身上最少背著兩三條人命,特別是那些來自江湖的,一個個出去都是凶魔惡鬼,用來嚇不乖的小孩子的。這些人有的為了生存,有的為了躲避仇家,有的為了過些安寧的日子,都被父親養在了家裡,每隔一段時間送去西山密營,教導錦衣衛,閑人中有一半人曾經是張延秀的師傅。

知道張延秀帶著兩個小乞丐進府,並且收留了他們,潘怡婷親自服侍張延秀沐浴,而且手發十分的溫柔,洗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惹張延秀生氣,還讓張延秀手亂動了一會兒,最後實在忍不住才讓鄭香伶進來,之後紅著臉出去了。「香伶,我今天只是隨手做了些小事,為什麼她們就這麼高興?如果她們知道我這麼做,只是一時的好奇和好玩,她們又會變成什麼樣子?」鄭香伶在紅塵中打滾了那麼多年,人生的閱歷已經超過了她實際的年齡。

鄭香伶輕輕地為張延秀肩上的傷敷上藥,然後小聲地說道:「少爺不要作弄奴家了,奴家知道少爺一定不會把這些事情告訴夫人她們的,少爺也不想讓夫人她們不高興吧,不過不管怎麼說,少爺還是做了一件善事,不管少爺是無心還是故意的,但是少爺的心還是善良的。」

「我們家還真是奇怪,明知道註定自己的雙手會沾滿鮮血,卻還要去做一些善事來讓自己的良心得到滿足,我們還真是矛盾。如果救一個人可以補償我殺一人之罪,那這世上將有多少人得到寬恕,而我的家庭,也不用每天如此的痛苦。」張延秀冷笑著把鄭香伶緊緊地抱在懷裡,不再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