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二章 雪(下)

第七十二章 雪(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07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就是世道!同人不同命,一場大雪,有人逍遙自在,沉浸在大雪帶來的歡樂中,希望雪下得更大一點。可在張延秀面前的這些人,他們心中只希望不要再下雪,再下的話,他們就可以會被凍死,餓死,甚至被雪壓死。

有人同情他們,有人憐憫他們,每到這個時候,總是會有人出來救濟他們這群人,可是不管如何救濟,總是會有人餓死,病死,凍死,郊外的亂葬崗上,每年都會出現大量的無主孤墳。新的墳壓在舊的墳上面,有些沒有掩埋的屍體則成為了野狗們的美餐。

太陽快下山了,天又下起了小雪,溫佳蓉讓下人們把東西收拾一下,準備回府。張延秀也騎上了馬,雖然下人們很用心在做了,可是張延秀還是覺得下人的動作太慢了。「小子,你幹什麼?!唉呦!」突然一個小乞丐從黑暗的小巷沖了出來,推dao一個下人,並搶走了下人手中的饅頭,轉身就跑。一個看起來十分瘦弱的十一、二歲小男孩,在寒冷的冬天,穿這麼那麼薄的衣服,竟然能推dao一個比他大十幾歲的家丁,還能如此準確而迅速地拿起饅頭就跑,真是個有意思的孩子。張延秀馬上來了興趣,催馬追了上去,看張延秀追去,溫佳蓉急忙高喊道:「延秀,別傷了那孩子,他只是個孩子。」

「真是只老鼠!」張延秀有點興奮地說道。那小乞丐專找沒人的小巷鑽,才沒追多久,張延秀不得不下馬用輕功追了上去,眼見就要抓到了,張延秀突然改變了主意,偷偷地跟在了小乞丐的身後。張延秀實在很奇怪,小乞丐到底要把那些饅頭拿去給誰吃,一路上小乞丐沒有咬半口饅頭,而是一直緊緊地藏在懷裡。

張延秀追到一個貧民窟,鬼魅般地在屋頂飛躍,天已經漸漸黑了,根本沒有人會發現他,也沒有什麼人會有力氣,閑得無事看四周的屋頂,因為晚上又要下雪的關係,附近的居民們都在為如何度過這個寒冷的晚上發愁。「哥哥,你回來了!」這聲音跟蚊子差不多,張延秀不仔細聽還聽不見。小乞丐趕緊把懷裡的饅頭拿出來,遞給一直躺在所謂「床」上小女孩,不讓她起來。小女孩已經瘦得不成人樣,臉色黃得可怕,還一直在咳嗽,身上蓋著亂七八糟的茅草,可還是冷得一直在顫抖。看到有饅頭吃,小女孩趕緊咬了幾口,然後看了看正在喝污水的小乞丐,問道:「哥哥,你不吃嗎?」小乞丐把所有的饅頭都拿了出來,放好。然後對小女孩說道:「我不餓,我路上已經吃了。」說著拿起旁邊的一碗放了很久的清水,讓小女孩喝,怕她噎到。小女孩雖然很餓,可是她吃了幾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躺在床上一直咳嗽。小乞丐看妹妹那痛苦的樣子,只能幹著急,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這一路上根本就什麼都沒吃,我真的很奇怪,就你這樣子,在施粥的時候就算多要點也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為什麼要搶,冷饅頭就這麼好吃!」張延秀從屋頂上躍了下來,走進茅屋,屋內的味道讓張延秀實在受不了,張延秀右手一揮,門馬上被打開,冷風從外面吹了進來,味道就沒那麼重了。

看門被打開,小乞丐趕緊把能保暖的東西都蓋在妹妹身上,然後憤怒地對張延秀大叫道:「你快點把門關上,沒看我妹妹正生病嗎?」張延秀並沒有把門關上,而是把地上的一塊碎木踢了起來,手上稍微一用力,木塊就成了粉末。「回答我的問題,還有把你手上那塊臟石頭放下!」小乞丐有點害怕,他扔掉了手中的石頭,抱住自己的妹妹,用自己的身體給她取暖。「我不需要你們的施捨,不需要你們那些所謂大善人的可憐,我要靠自己的雙手來生存。」

聽到小乞丐這麼說,張延秀突然笑了。「沒錯,搶別人手裡的東西也是靠自己的勞動得來的,而且不用靠別人的施捨,小子,你還真是有意思。不過你喂得飽自己,卻救不了你的妹妹,如果再不找醫生,你妹妹絕對撐不過今天晚上!」小乞丐驚呆了,他雖然已經想到自己的妹妹快不行了,但是他沒想到會是這麼快。他不相信會是這樣。「你騙我!」小乞丐大喊道。但小乞丐的妹妹已經把剛才吃的饅頭都咳了出來,饅頭塊上還有血,小乞丐哭了,眼神中再也沒有剛才的倔強,而是充滿了悲傷。

張延秀突然把小女孩從小乞丐手中搶了過來,並在她嘴裡塞了一顆藥丸。「你給我妹妹吃了什麼!」小乞丐不顧一切地沖了過來,但馬上被張延秀點住了穴道。「別這麼激動,這葯可珍貴著呢,就算把你們整個貧民窟都賣了,也不值這葯的一半價錢。」才過了一小會,被張延秀放回床上的小女孩就睡著了,臉色也有了一絲的紅潤。解開小乞丐的穴道,看著自己妹妹熟睡的樣子,小乞丐真的很高興。「被高興得太早,這葯只能暫時保住她的命,沒人管她,她照樣過不了這個冬天。」小乞丐跪下了,他跪在了張延秀的面前,用力得磕著頭,求張延秀救他妹妹。張延秀直到看小乞丐的額頭上流出血,才讓小乞丐起來。「要救她也容易,不過從今以後你們兄妹的命就是我的了,這個你明白了嗎?」小乞丐緊緊地握住自己的拳頭,咬著牙說道:「我明白。」

「那好,隨便收拾一下,跟我回家,我會讓人把你妹妹的病治好,讓你們吃飽,教你們讀書寫字,還教你們武功,但是你別忘了,任何事都是有代價的,記住,你們的命永遠都是我的。」張延秀脫下自己的貂皮袍子,把小女孩裹了起來,抱著走了出去,小乞丐趕緊拿出藏在牆角的一個小包裹,也跟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