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七十一章 雪(中)

第七十一章 雪(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02

小雪飄飄,潘怡婷、林子盈、鄭香伶三人一直站在門外,頭上,披肩上,積起了一層薄薄的雪,小迷糊實在有點受不了了,站在原地跳了跳,把身上的積雪抖掉。鄭香伶雙手抱拳,用口「哈」了下,然後雙手互相撮了幾下。潘怡婷提著燈籠,雙頰凍得通紅,但她只是向屋內看了看,就一直站著等張延秀出來。

張延秀終於出來了,鄭香伶剛想衝上去抱住張延秀,但是她馬上停住了腳步。小迷糊一見張延秀出來,高興地大叫一聲:「少爺你終於出來了!」說完就沖了上去,抓住張延秀的手說:「少爺,凍死我了,你的手真熱!」這時,潘怡婷和鄭香伶也走了上去,張延秀輕輕地幫鄭香伶把頭上和肩膀上的雪掃掉,並微笑著略帶歉意地說道:「抱歉,讓你們等久了,很冷吧。」小迷糊很用力地連續點著頭,鄭香伶則搖搖頭,潘怡婷什麼也沒說,只是轉過身去,打著燈籠為張延秀在前面引路。

「怡婷,等等。」張延秀突然叫住走在前面的潘怡婷,潘怡婷轉過身來,問張延秀有什麼事情嗎?張延秀向自己的雙手「哈」了幾下熱氣,讓自己的雙手更熱點,然後用雙握捂住潘怡婷的雙頰,憐惜地說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學會照顧自己?真冷啊!快沒感覺了吧?!」潘怡婷想把張延秀的手抓下來,手舉到一半卻停了下來,只是說道:「這樣沒用的少爺,我們還是快進屋吧,不然大家都會感冒的。」張延秀想了想,才把手縮了回來,笑了笑,示意大家快點走。

進了張延秀的卧房,房內已經點燃了炭火,小迷糊把一個小火爐放在桌上,直接就在屋裡煮東西,食材也已經放在了旁邊。鄭香伶讓張延秀坐在床邊,她自己則跪了下來,替張延秀那跪得有點麻痹的雙腳按摩。潘怡婷進了沒一會又走了出去,張延秀叫住了她,還沒等張延秀開口,潘怡婷就說:「我就讓下人把熱水端進來,還有一些藥草也要拿進來。」「你可以直接在這裡吩咐外面的人去做啊。你已經在外面待了這麼久了,別再出去了,小心凍壞了身子。」潘怡婷搖搖頭說:「那些藥草我得親自去拿,怕下人們拿錯了。」說完就直接走出去了。看著潘怡婷出去,張延秀又看了看正在給自己按摩的鄭香伶,發現她眼神中有些幽怨,就用手摸了摸鄭香伶的臉,並把雙腳抬起來,放到了床上,讓鄭香伶搬來一塊板凳,坐在床邊,繼續給自己按摩。

躺著躺著,被鄭香伶按摩得十分舒服的張延秀竟然睡著了,當鄭香伶輕輕叫醒張延秀的時候,小迷糊已經將湯菜煮好,食物的香味充滿整個房間,其中還夾雜著一些草藥的味道,張延秀看了看四周,潘怡婷也已經把熱水準備好了,浴池內,熱水已經準備好了,與平時不同的是,熱水內放的不是花瓣,而是草藥,專門治外傷的上等草藥。

張延秀用手揉了揉眼睛,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來到浴池邊,本來應該伺候張延秀沐浴的潘怡婷卻走了出去,讓鄭香伶留下,自己把浴池外的帘子放下來。「怡婷、小迷糊,你們都別走,留下來一起吃,好久沒和你們在一起了。」小迷糊很快就答應,並高興地說道:「太好了,人家本來也是這麼打算的,就怕少爺你不高興。」而潘怡婷則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好吧!」鄭香伶沒有說話,她的嘴已經被張延秀用嘴堵住了,張延秀狠狠地親了個夠。

張延秀沒有在熱水裡泡很久,因為他這一路上已經受夠了草藥的味道,他可不想身上一直留著這個味道,如果不是鄭香伶一直堅持讓張延秀多泡一會,並說這是夫人的意思,張延秀只要把身上的汗味洗掉,就能上來吃東西了。

因為快三個月沒聚在一起了,四個人吃得都很開心,邊吃還邊談這些日子裡府里和京城內的趣事,不過張延秀卻沒說自己的事,他不說,三個丫頭也不問。吃完收拾好之後,鄭香伶是最後一個離開的,本來張延秀想讓鄭香伶留下陪自己過夜,小別勝新婚,而且這一路上張延秀也憋壞了,可是鄭香伶最後還是離開了,「少爺,你的傷還沒好,夫人說受傷的人不宜房事,讓我注意。」聽到這個,張延秀也只好很無奈地讓鄭香伶離開了,孤獨地度過回家後的第一個晚上。

第二天醒來,因為張延秀的傷勢已經基本穩定,為了讓張延秀的傷早點痊癒,御醫建議讓張延秀多出來走動走動,呼吸點新鮮空氣。可溫佳蓉又放心不下讓張延秀到處亂跑,特別是讓他去見隆興樓的那群錦衣衛「大少爺」們,所以就讓張延秀陪她一起出去賑災。同時,也讓張延秀那沾滿雙手的鮮血,做些好事,積些陰德。

看著一群面黃肌瘦,衣著單薄的可憐人,排著隊,拿著碗盆等待著施捨的人,站在一旁的張延秀的感覺就兩個字「無聊」!張延秀因為右手不能出力,所以不用去給那些災民盛粥遞窩頭。就算讓張延秀去做,他也不會去做。他很不喜歡這些人的眼神,他們把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了張家的施捨上,按照規矩,熬的粥是插筷子不倒,毛巾裹著不滲。窩頭雖然是雜糧做的,而且很結實。張府每天的施捨,絕對可以讓這些災民一天不餓。可是過了這個冬天,張府是不會再施捨了,到那個時候,他們能怎麼樣,習慣了一直靠施捨的日子,他們還有心去靠自己的雙手餵飽自己嗎?張延秀不想想,也懶得去想,因為這些跟自己都沒什麼關係。現在張延秀最想知道的是,皇上的聖旨什麼時候下來,對自己是獎勵還是懲罰,陣亡和殘廢的那些下屬和家人,撫恤的銀兩都收到了嗎?夠不夠,還有什麼困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