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九章 傷(下)

第六十九章 傷(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90

倭寇的事情事關朝廷顏面,一旦事情傳出,朝廷臉面何在。朝廷是絕對不會錯的,如果朝廷錯了,那麼張延秀也錯了,張延秀錯了的話,手下的那些錦衣衛也就白死了,張延秀今天所建的功勛也就沒了。更何況倭寇是什麼人,一群海外蠻夷,不受教化的貪婪之徒,大明朝開國至今,就時常有倭寇襲擾我東南沿海,就是把他們全殺光了,也是應該的。

張延秀已經沒有什麼心情欣賞四周的景物了,他讓張承德扶他回房,到了房裡,張承德剛想離開,就被張延秀叫住了。「承德,你直接帶人以失察,督戰不利之罪把那太監抓起來,並把實情轉告王康哲,讓他協助我們,我那個王伯伯是只老狐狸,他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如果那姓趙的太監鬧得太凶的話,就秘密處理掉,只要姓趙的太監一死,一切也就煙消雲散了,至於皇上那裡,我想應該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張延秀現在很累了,他已經不打算再去思考他這麼做將如何應付姓趙太監身後的勢力,他現在只想回北京,回家去,讓自己好好歇歇,本來一個挺簡單的外出辦差,卻從中生出這麼多事端來,張延秀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災星轉世。

在南京城內又逗留了幾天,處理了一些善後的事務,張延秀就帶著人馬回北京城了,三匹馬的馬車,拉車的馬都是些最老實的好馬,馬車的輪子上都用稻草包著,馬車內墊著一床厚厚的棉被,盡量減少馬車路上的顛簸。除了張延秀用的三匹馬的馬車外,後面還有幾輛兩匹馬拉的馬車,除了拉受傷的錦衣衛外,還拉著棺材,棺材內躺著客死異鄉的錦衣衛們。囚車也準備好了,姓趙的太監被結結實實地綁在囚車上,嘴也被塞上,省得他亂說話。當張延秀出南京城的時候,南京大小官員都來送行,這不僅是因為徐敬業的親自送行,也是南京城內的大小官員實在想親眼看這位給南京城帶來無數麻煩的頭疼人物真的離開,況且誰都知道錦衣衛一向十分記仇,如果不小心得罪了這位隨時可能官運亨通的「少年俊傑」,那麼以後自己是怎麼死的都可能會不清不楚。

追查綠竹庄餘孽的事情已經全部拜託給王康哲了,王康哲也保證儘快給張延秀一個結果,這是對張延秀將他兩個兒子寫進請功摺子的回報,同時如果綠竹庄的事情一直沒完,那麼張佐手下的十幾個錦衣衛外圍組織也不會離開江蘇境內,他們還會繼續追查下去。

隊伍剛出江蘇地界,張延秀就接到皇上的密旨,密旨裡面大大地誇獎了張延秀一番,並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給張延秀帶路的武官成為了錦衣衛,直接受張延秀的指揮,姓趙的太監則畏罪自殺,現在就等張延秀回到京城,皇上親自嘉獎有功之人後,倭寇假扮供使團的事情,就徹底了結了。

此外,張延秀在路上還見到了湘緗,湘緗不僅帶來了「魔門」的療傷聖葯,還將跟張延秀一起進京晉見太子殿下,雖然湘緗一直很熱情地想跟張延秀多接觸接觸,但是張延秀一直以重傷未愈的借口躲著湘緗。

「湘緗就這麼讓張公子討厭嗎?張公子連讓湘緗見上一面也不肯!」張延秀已經盡量減少跟湘緗接觸,張延秀並不討厭也不害怕這位風姿撩人的魔門「聖女」只是現在他已經很累了,而且在沒有見到太子之前,一切都還沒有定論。「湘緗姑娘是延秀所見之世間絕色,我怎麼會討厭呢?只是此時湘緗姑娘在想什麼延秀心裡也有略知一二,既然湘緗姑娘心中也不願意,又何必勉強自己呢?」張延秀好幾次偷偷地看了看湘緗的眼神,從湘緗的眼神中,張延秀也明白了一些事情。「不過我依然把湘緗你當成朋友,作為朋友我這裡要奉勸湘緗你的是,珍惜自己。大明官場內,互相贈送自己心愛室妾的事情時常發生,甚至成為了一種習慣,而我的四娘,也是別人買來送給我父親的。」說著,張延秀突然冷笑了一會。「人人都知英雄難過美人關,美人計也是最簡單最有用的一招,可別忘了,世人也常說女人如衣物,兄弟如手足!民間如此,更何況是在官場上,官場上為了利益,女人、兄弟、金錢,沒有什麼不可以捨棄的,甚至是自己的親生子女。因此我希望湘緗你要明白,實力才是你們應該注意,同時你也用緊記,一首《長門賦》能夠流傳至今的原因!」《長門賦》是漢武帝時期,司馬相如所做,用來表達皇后陳阿嬌悲愁凄涼之情,一直傳唱至今。

聽完張延秀所說的,湘緗慢慢地轉過身去,淡淡地對張延秀說道:「謝謝你!湘緗知道怎麼做了。」湘緗剛要離開,卻被張延秀叫住。「湘緗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調動一下錦衣衛的外圍組織協助你,我和我的父親,還有北京城那裡,都不喜歡做事猶豫,會臨陣倒戈的人。」張延秀這麼做,也能夠更加了解魔門的底細,為可能發生的一切做好準備。

「這個就不擾煩張公子你費心了,湘緗既然來到了這裡,也就代表本門上下一心已下定決心為公子效力,張公子所擔心之事,是絕對不會發生的!」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當天夜裡湘緗還是獨自離開了一會,這個小細節張延秀也沒多大放在心裡,不過當張延秀快到京城的時候,北鎮撫司傳來密報,魔門發生內訌,其中還死了三個長老,現在整個魔門已經完全在湘緗的掌握之中。

「跟我一樣,年輕,有實力,可就是不夠老道,每次都是事到臨頭才想起來要去怎麼做!呵呵。」張延秀笑了笑,但是同時他也想到要自己就快要面對他那嚴厲的父親了!他就笑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