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八章 傷(中)

第六十八章 傷(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99

由於失血過多,張延秀十分疲憊地靠著船舷上,沾滿鮮血的倭刀插在甲板上。張延秀很疲勞,但是卻無法閉上眼睛,張延秀並不怕報應,也不信報應,如果事事都有報應,那大明官場也就剩不了幾個人了,也不會有錦衣衛和東廠的存在。可是張延秀卻受不了,受不了倭人小孩死時的樣子,特別是那雙眼睛!同時,張延秀也不敢睡下去,因為他害怕,如果船上還有倭寇,只要隨便一個倭寇出現,就能輕易將自己至於死地。

太陽快要下山了,開始退潮了,船不停地搖晃著,張延秀右肩的傷已經不在流血了,實在不行,張延秀只好自己駕著小船上岸。可剛站起來走沒兩步,張延秀渾身無力地又坐了下去。

「少爺,少爺你在哪裡?!」「張大人,你在哪裡?」一聲聲叫喊慢慢地傳到了張延秀的耳邊,承德他們終於找到這裡來了,張延秀吃力地給短銃裝上火藥,朝天射擊,他已經沒有什麼力氣高聲喊叫了。尋著短銃的聲響,承德他們很快就上了倭寇的船,找到了張延秀,一見張延秀受傷,所有人都驚恐地把張延秀圍了起來,又是撒藥包扎,又是切脈喂葯輸功!一陣忙亂之後,張延秀臉上漸漸有了起色,不再是煞白煞白的了。

「損失了多少人馬?」張延秀吃力地問道。「少爺,你還好吧,你現在別說話啊,先安心休息啊。」承德急忙勸道。張延秀得不到回答,瞪了張承德一眼,又問道:「我們折了多少弟兄?」這時候老陳回答道:「九人戰死,十七人受傷!俘虜了十六個倭寇。」張延秀聽了這個結果,咬了咬牙,用儘力氣說道:「擺祭壇,用那些倭寇俘虜的心肝祭奠死去的人!之後給我一個名單,一定要記清楚戰死者的家庭!」說完這些,張延秀終於閉上了眼睛,睡下了。

張承德他們先把倭寇地船隻仔細搜查了一遍,砍下了船上已經死了的倭寇的頭顱,屍體直接丟進了海里,然後才上岸,半路上遇到了趕來的大明水軍,在大明水軍的護送下上了岸,匯合岸上的人馬,在前來支援的大明士兵的護送下回到了南京城。

張延秀的重傷不僅急壞了張延秀的手下,也急壞了徐敬業,全南京城的大夫都被請到了中山王府為張延秀治傷,同時也給受傷的錦衣衛看看。十幾個南京城有名的大夫一起會診下,保證張延秀沒事,右手也沒有殘廢,這才讓徐敬業放心。兩天後張延秀醒來,第一件事卻是要小單去找那把斷了的綉春刀,雖然不清楚張延秀的意思,但是小單還是認真去尋找,而且小單他們心裡也十分氣憤,工部的那群廢物平時偷工減料的也沒什麼,這次竟然吃到錦衣衛頭上來了,等找到那把斷刀,一回北京城就找工部的算帳。

十天後,張延秀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就是右手還不能動,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不管用上什麼樣的靈丹妙藥,也不可能十幾天就全好了。張承德把整理好的名單送了上來,名單上記載著戰死者和殘廢者的名單,還有他們的家人住在哪裡,家裡還有什麼人,記得十分清楚仔細。同時送上來的還有一份清單,是繳獲倭寇物資的清單。倭寇原來準備進貢給皇上的禮物再加上倭寇沿路劫掠的和船上的一些珍寶,摺合白銀竟然有三十萬兩之巨。全部物資都被當成了戰利品由自己人保管。大明朝為了獎勵軍功,規定了士兵可以自行處理自己的戰利品。一旦被當成了戰利品,也就不用上繳或是還給被劫掠的受害者,估計也沒人敢找張延秀他們要回來。

「從倭寇珍寶中挑出幾件最好的,作為戰利品準備進貢給聖上,然後拿出一半的錢來作為撫恤和獎勵。這次出兵的水軍和兵士都要記在請功摺子上,還有王康哲的那兩個兒子,也寫上他們的名字,這是事先說好的,我不想做無信之人。」張延秀安排完之後,就想出去走動走動,十幾天都躺在床上,都快被憋壞了。而且張延秀也不想再躺在床上,有的時候一閉眼就那雙眼睛就會出現在自己夢中,然後自己被驚醒。但是張延秀並不想把這些告訴任何人,那是一孺弱的表現,再老陳他們眼中,不管是老人還是孩子,是女人還是男人,都只是人。殺了之後,都是死人,並沒有什麼差別。最多一些十分漂亮的女人,殺了有點可惜而已。

張承德扶著張延秀來到了中山王府的後花園,這裡空氣好,環境也好,正好適合張延秀,走著走著,張承德突然對張延秀說道:「少爺,有件事我不得不說,是關於倭寇的事情。」張延秀低下頭,左手扶起一朵花,聞了聞。「說吧!」

「少爺你還記得那個給我們帶路的武官嗎?這幾天我們認真詢問了那個武官,他把什麼實情都告訴我們了。那些倭寇真的是東瀛派來的使團,不過因為公文上出了點問題,姓趙的那個太監就大肆所要賄賂,倭寇的頭領一氣之下才拔刀相向。」

「你說的都是真是!」張延秀憤怒地吼道,並將手中的花碾碎,為了一個太監一時的貪婪,張延秀損失了十幾名下屬錦衣衛,還讓自己差點送了性命,現在右肩還不能動彈,晚上還會驚醒。「那個混蛋,我非殺了他不可!」一動怒,張延秀不小心觸動了傷口,疼得他直咬牙。

「少爺,你沒事吧!」張承德急忙問道。一時的疼痛也讓張延秀冷靜了一下,等肩膀上的傷不疼了,張延秀恨恨地吩咐道:「把那個武官以此次平倭有功的名義調過來,跟我們一起回京城,並將此事密報給皇上,不許宣揚,暫時不能讓這件事情傳出去。不管怎麼說,那些倭寇敢膽劫掠殺戮我大明子民,他們就都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