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七章 傷(上)

第六十七章 傷(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02

張延秀所騎的是最好的快馬,再加上倭寇的拚死反擊,張延秀就這樣獨自追了幾里,馬上要到海邊了,但他手下的錦衣衛全部被遠遠甩在後面。馬上雙腿站直,靠著馬鐙保持平衡,弓拉滿月,一隻利箭再次破空射出,又一名倭寇被射穿,落下馬。已經是第二個了,但是張延秀已經追到了海邊,從遠處似乎看到一艘小船已經停在了沙灘上。

此時,剩下的兩個倭寇突然一人轉身反而向張延秀沖了過來,這一動作大出張延秀意料,就快到海邊了,對方竟然不亡命向海邊衝去,卻向自己殺來。張延秀趕忙丟棄手中的弓箭,拔出綉春刀。

快,狠,一擊致命,沒有任何所謂的花招。張延秀終於對上了倭寇的高手,他又是興奮又是著急,能親手獨自一人殺死一名高手,的確是讓人很興奮的事情,但是那個倭寇頭領就要蹬上小船了。在馬上,沒有多少迴旋的餘地,張延秀只得用綉春刀與倭寇硬拼,幾招下來,張延秀的虎口被震得十分麻木,而綉春刀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大。相持不下,倭寇突然聽到遠方的呼喊,迅速與張延秀分開一段距離,又突然轉身靠著馬的衝擊力再次向張延秀殺來。這次張延秀沒有在硬拼,靠著《九幽訣》的可怕輕功,張延秀從馬上躍起,幽靈般來到倭寇的背後,烏金手套在倭寇的喉嚨上用力一抓,大量的鮮血飛噴而出。

將倭寇的屍體扔在地上,張延秀想也不想直接騎著倭寇的馬去追倭寇的頭領,而此時倭寇的頭領已經上了小船,向遠處的大船划去。倭寇頭領對著張延秀用倭寇的語言大聲叫喊著,像是在發什麼誓言,張延秀照著習慣就要從馬上取弓箭,可是伸手一摸卻摸空,才記得弓箭早就被自己扔在地上,而且現在騎的馬也是剛剛從倭寇手裡搶來的。

「該死的!」張延秀很不甘心就這樣讓倭寇逃了,騎著馬在沿著海岸直追,雖然心裡清楚追上倭寇船隻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是張延秀就是不甘心。不過張延秀還是沿途留下了很多特殊的記號,好讓承德他們跟上來。

倭寇的船隻順風揚帆,速度非常之快,張延秀好幾次差點跟丟了,但是這附近的水域對大船來說十分的兇險,暗礁眾多,倭寇的船隻為了安全起見,只好升半帆慢速前進。

追了大概半個時辰,張延秀坐下的馬匹已經沒有什麼力氣了,再追下去倭寇的船隻就出了海灣,可以全速行駛,現在最後的希望就是前面的一個山崖,山崖從海面橫過,所有的船隻都要走山崖底下過,但是從山崖到海面大約有十丈之高,張延秀咬了咬牙,取出馬上的繩索,這是倭寇馬匹上唯一的工具,本來馬上還剩一些珠寶銀兩,但為了減輕重量,加快速度,都被張延秀扔在了路上。

將繩索的一頭在岩石上系牢,張延秀抓住繩索的另一邊,將綉春刀咬在嘴上,倭寇的船一到下面,張延秀右手緊抓繩索跳了下去,繩索的長度剛好讓張延秀句鉤到船的桅杆,貼著船帆滑下去,張延秀一躍跳上了倭寇的船隻,迅速拿起嘴上咬著的綉春刀,將一名倭寇水手斬殺。

見張延秀上了船,倭寇頭領馬上沖了過來,飛身躍起向張延秀劈了下去,張延秀的腳因為剛才的接連跳躍已經開始麻痹了,無法用輕功躲避的他只好用手中的綉春刀硬拼倭寇的倭刀,一拼之下,張延秀手上的綉春刀徹底斷裂了。倭刀砍在了張延秀的右肩上,張延秀的護身罡氣讓倭刀無法砍斷肩膀上的鎖骨。巨痛之下的張延秀,左手拿出身上的短銃,對準倭寇的頭。一聲巨響,倭寇頭領倒下了,血從頭上的窟窿不停地流出。

還有三個倭寇水手,見到頭領倒下,三個倭寇水手拿起船上的工具就向張延秀衝來,張延秀用另一把火銃擊斃了一個倭寇水手,但另外兩個倭寇水手已經離張延秀很近了。

左手握住倭刀的刀柄,咬緊牙。倭刀從身體拔出的巨痛疼得張延秀大叫了一聲,鮮血噴出的同時也迷住了兩個倭寇水手的眼睛,刀光一閃,兩顆人頭掉在了地上,無頭的屍體噴出了更多的鮮血,甲板上一片血紅。

張延秀一邊為自己肩膀上的傷口撒葯,一邊艱難地走動著,砍下了船帆的纜繩,放下了船錨。右手已經沒辦法動彈了,將自己的外衣撕開,用左手和嘴隨便包紮了一下,血已經沒有先前流得那麼快了,雙腳無比的刺痛,一陣疲憊的感覺讓張延秀閉上了眼睛,靠在船舷上睡著了。

突然一個巨浪打來,船劇烈地顛簸了一下,海水濺到了張延秀的傷口上,張延秀很快就被刺痛驚醒了。他看了看四周,看到了船艙入口,張延秀左手抓住船舷,艱難地站了起來,再次給右肩的傷口撒上了葯,拖著倭刀走向船艙。

第一間沒人,第二間船艙也沒人,船艙主室有動靜,門被反鎖,聚起最後的几絲力量,用力把門踢開,三個倭寇女人拿著短刀向張延秀衝來,張延秀左手揮刀,無數的鮮血再次噴出,艙牆上的壁畫上星星點點都是血跡。一系列劇烈的動作讓張延秀的肩膀再次裂開,血又流了出來,張延秀趕緊把刀插在地上,拿出葯準備再在傷口上撒一些。

柜子里有人!聽到響動,張延秀急忙扔下手中的藥瓶,拔刀拋出。倭刀插進了柜子,血從柜子的角落流出,將倭刀從柜子里拔出,用刀撬開柜子,張延秀驚呆了,是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倭寇小孩,頭上扎著個小辮子,雙眼睜得大大的,向是在看著張延秀,但人已經死了。張延秀接連後退了好幾步,他的心好涼,拖著刀衝出了船艙,張延秀對著大海,大聲吼叫著:「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