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三章 平(下)

第六十三章 平(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71

徐馨和張延秀從小就結下了孽緣,因為一些原因,張延秀、徐馨和太子三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玩在一起的夥伴,徐馨比張延秀和太子都大上一歲,從小就被嬌縱慣了,那時候三個人又都是一群不懂事的小屁孩,徐馨的力氣最大,因此總是喜歡去搶張延秀和太子的東西玩。有一次,還搶了皇后去世的時候,專門留給太子的遺物,張延秀實在氣憤不過,把東西從徐馨手裡搶了回來,但是卻被徐馨推dao在地,後腦被石頭撞出血,在床上躺了一個月才緩過來,而徐馨也被徐敬業動了家法,狠狠地打了一頓,也同樣在床上躺了一個月。後來三個人為了安全還是被聚在了一起,但是徐馨和張延秀兩人一見面就吵嘴,後來都習了點武藝就直接動起手來,小打小鬧。而太子則更加得依賴張延秀。

後來三個人都長大了,張延秀也被送到了西山密營,但是每年清明張延秀都要回南京祭祖,徐敬業和徐馨也是如此,因此兩個人每次都會遇上,吵上幾句,然後向對方炫耀一下自己剛學到了絕招。

徐夫人和張延秀又互相閑聊了幾句,也就告辭了,徐敬業的小妾也抱著孩子跟著徐夫人下去了。張延秀親自為徐敬業斟酒,徐敬業和張延秀又喝了幾杯,之後徐敬業很隨意地說道:「再在這裡小住上幾天,延秀你也該回去了,不然路上耽擱一下,就趕不上過年了。下次出來的時候,別再惹出那麼多事來了,我和你父親都老了,但最放心不下,最操心的也就是你們這些後輩了。」張延秀他在南京城裡惹出的所有事情已經由徐敬業出面攬了下來,因此張延秀沒有露出半點不厭煩的神色,乖乖地聽著徐敬業的教訓。

徐敬業又說了幾句,徐府的下人對徐敬業輕聲的稟告了幾句,然後將公文呈給徐敬業,張延秀見徐敬業在看公文,本想退回去,雖然自己做錯了,他自己也承認錯了,可是他就是不想聽別人的教訓,煩!

「延秀等等,你也一起來看看吧。」徐敬業只是看了幾眼,就又把目光放回張延秀身上。「公文說過幾天東瀛的貢使團要來,正好可以讓你解解悶,看一看我大明朝外的異域之人。」大明朝東邊有一個島國,聽說從唐朝開始就與我華夏時有來往,宋朝兩國貿易不斷,明初兩國還有交往,但是卻發生了丞相胡為庸勾結東瀛的貢使團意圖謀害皇上的大案,再加上後來的禁海,兩國的交往已經大不如前。明初更有一些東瀛浪人成群結為倭寇,劫掠我東南沿海各郡,後來雖然被剿滅,但是聽說最近在東南沿海又出現倭寇蹤跡,倭寇勾結當地不法士紳,走私販私,劫掠殺戮我大明朝沿海平民,讓朝廷頭疼無比。

「東瀛的奇珍異寶我見過,還真不錯,但是一個國家的使團如此看中金錢,每次所謂的進貢不過是為了來與我大明朝進行商品交易,賺取大量的銀子,一點國家氣度都沒有,更可氣的是他們那些浪人倭寇,不僅勾結我大明朝的那些敗類走私販私,還敢在我大明朝之沿海劫掠殺戮我大明之民,總有一天,我要讓那些倭寇和敗類嘗嘗我錦衣衛的手段。」張延秀說得有些激動,但徐敬業只是微微一笑,他讓張延秀坐了回來,把手上的公文拿給張延秀看,並說道:「倭寇是倭寇,貢使團是貢使團,竟然人家誠心向我大明朝進貢,我們也要有大國之風範,明天我就讓負責此事的公公帶著一百兵士去迎接他們,省得那些化外蠻夷不懂規矩,做出什麼出閣的事情來。不過延秀你也別太激動了,你不是已經讓那些敗類見識到了你的厲害了嗎?你第一次上朝辦差,一個摺子就把那些勾結倭寇走私販私的官員給一網打盡,老百姓那個痛快啊,你小子做得還真不錯。」徐敬業的一點鼓勵讓張延秀有點高興,最近的這些日子,讓張延秀實在有點憋氣,但是徐敬業接著說道:「不過延秀,你要知道,朝廷現在最大的威脅不是東南沿海的小打小鬧,而是北方的瓦拉,數十年的休養生息讓瓦拉再次擁有了三十萬精銳鐵騎,我北方邊界每年都會受到瓦拉的侵襲,而已經向朝廷臣服的韃靼不止一次向朝廷求援,要求一起對抗瓦拉的侵襲。」

張延秀坐了下來,一邊聽徐敬業說,一邊思考著,徐敬業說得有點累了,喝了一口酒,張延秀馬上接著說道:「現在我大明朝最大的問題就是國庫沒有銀子,打仗打的是錢糧後勤,草原浩瀚而寬廣,我明軍一旦深入,勢必造成補給線的延長,再加上瓦拉軍隊主力一向飄忽不定,戰爭所需軍費和物資必然十分巨大。而國庫的底子徐伯伯你應該比我清楚。」子虛帝初登大寶,國庫內的儲備早就被先帝揮霍一空,戶部只剩下兩百萬兩白銀留底,登基之後各地又連連水旱不斷,朝廷為了賑災和修葺有些破敗的皇城宮殿,朝廷戶部每年的贏餘有個一、二百萬兩就不錯了。

「倭寇也同樣如此,我大明水軍荒廢以久,大海茫茫,倭寇又來去無蹤,朝廷現在哪裡拿得出如此眾多的銀子來修造戰船,倭寇之禍不過比地方上的山賊土匪強上一點而已。」徐敬業接著說道。

張延秀又變得有些氣餒,他無奈地呼了口長氣,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近,徐敬看張延秀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有點像以前的自己,同樣的熱情,同樣的滿腔熱血,但是兩人在本質上又有所不同,他安慰張延秀說道:「延秀,當今聖上一直想在文治武功上有所作為,而這幾年國庫的銀子也漸漸充盈,放心吧,總會有你展翅高飛的一天,但是有一點你有些忘了,你是錦衣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