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二章 平(中)

第六十二章 平(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77

太陽已經下山了,張延秀還沒有把整篇《道德經》和裡面的備註看完,徐府的下人看張延秀如此專註,也不敢打擾,只是讓一個丫鬟點燃水榭上的所有石燈籠,並在亭子上吊起一盞八寶琉璃燈,將整個亭子照亮。再次送上了一些糕點,丫鬟拿了一塊熱毛巾遞了上來,一開始張延秀並沒有反應,但是那丫鬟一直將毛巾捧著,張延秀過了一會才發覺,看了看自己油膩的左手,再看看《道德經》書頁上的斑斑手印,張延秀趕緊把毛巾接了過來,使勁地擦了擦自己的左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將《道德經》放回案上。「給我送一碗肉粥來,小菜就不用了。」張延秀現在才感覺肚子有點餓,身子有點麻,站起來走動了一下。

一碗小小的肉粥,用的是最上等的貢米,用高湯熬制,再放入一些剁碎的肉末,看起來十分清淡,就著糕點吃,張延秀很快就把桌上的東西吃完了,但當張延秀再次翻開《道德經》的時候,卻沒有了先前的那種興奮,甚至感覺到有點無聊,但是張延秀還是勉強地看了下去。

已經是戌時六刻了,聽徐府的下人說,徐敬業還沒有回來,徐公爺晚上也是在外面吃的,因為夜晚蚊蟲比較多,徐府的管家派了兩個下人來到張延秀身邊,為張延秀驅趕蚊蟲,而張延秀也已經有點坐不住了,不想再看那本《道德經》了,正當他起身準備回房歇息的時候,徐敬業回來了。

聽完管家的彙報,徐敬業就直接來到水榭,一到亭子里,徐敬業就馬上坐了下來,接過下人送上來的解酒茶,慢慢地喝了起來。張延秀將那本《道德經》放好,仔細地看了看徐敬業,看樣子徐敬業今天喝了很多酒,人已經快到極限了。「我錯了,徐伯伯。」張延秀看著頭上的琉璃燈淡淡地說道:「我從頭到尾都錯了,我一直都把自己看成了這池中的一條鯉魚,為了吃到那一點點可憐的魚食,去跟人爭個頭破血流。」說著說著,張延秀站了起來,走了幾步。「我把自己的本給忘了,我的父親是錦衣衛,我的爺爺也是錦衣衛,我們家是世襲的錦衣衛世家,我並不是什麼鯉魚,我是鷹犬,一條為皇上看家護院的鷹犬,我並不需要去爭什麼,去搶什麼,我只要做好皇上交代的每一件事情,就會有一份獨自享受的食物放在我的面前,讓我把自己養得壯壯的。」

張延秀現在說的話如果是別人聽了,一定會認為張延秀髮瘋了,或者是變白痴了,竟然不把自己當人看,但是徐敬業卻只是嘆了一口氣,拿起案上的那本《道德經》,淡淡地說道:「延秀啊,天色已經很晚了,我也累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說完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喃喃自語道:「你是鷹犬,那我是什麼?這麼多年了,我翻爛了這本《道德經》,卻始終沒有找到答案。」看著徐敬業遠去的背影,張延秀突然想對他說些什麼,但卻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最後無奈地張延秀也回到了自己住的廂房,蒙頭大睡了。

第二天又是中午醒來,張延秀聽徐府里的下人說徐敬業還沒起來,這讓張延秀有點內疚,張延秀的手下昨天在徐府里待了一天,張承德和小單今天一大早又出去了,說是去打探一下現在的形勢,中午用完膳,張承德和小單就回來了,張承德說道:「自從昨天晚上徐公爺宴請眾多官員之後,南京的官場就變得十分平靜,我們上次圍剿江湖叛逆的事情,也都不了了之了。南京錦衣衛指揮使王康哲那裡也傳出話來,說一切都是天意,還請少爺你快點回京城去。」

「承德、小單、老陳,你們三個將手上有的情報整理一下,並讓下屬們準備好,只要江蘇武林跟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們就回京城,這幾天也不要再鬧出什麼事情來了。」張延秀望了望北方,現在的他已經開始有點想家了。

晚上的時候,張延秀被請入了徐府的後院,後院是徐府家眷住的地方,沒有主人的許可,任何人是不可以隨意進出後院的。徐敬業讓夫人把小兒子抱了出來,對張延秀說道:「抱抱他吧。」看著眼前正睜開眼睛好奇地看著四周的小傢伙,張延秀小心翼翼地抱了過來,還翹著嘴想逗小傢伙,也許是因為怕生的關係,張延秀懷裡的小娃娃一點也不領情,兩隻手用力地甩來甩去,小腿使勁地蹬著,嚇得張延秀趕緊把孩子還了回去,有點失望地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抱孩子出來的是徐敬業的原配夫人,徐夫人身邊跟著一個年輕婦人,一直站在徐夫人身邊,徐夫人坐下之後,她靜靜地站在旁邊,為徐敬業他們煮酒,但她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孩子,眼神中透漏著關愛與緊張。「她應該就是孩子的生母,徐伯伯最寵愛的妾室。」張延秀心中想到。

徐夫人抱了一會孩子,就把孩子交給了孩子的母親,跟張延秀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了起來。「延秀啊,你來得還真不巧,馨兒在她師傅那裡,還沒回來,不如你在府上多住幾天。」一聽到徐馨的名字,張延秀就有點不舒服,他苦笑地說道:「嬸嬸,你就饒了我吧,我和馨丫頭從小就八字不合,見面不是吵架就是動手,這是你們家,我可不想讓徐伯伯家連個年都過不上。」徐夫人聽張延秀這麼說,嘆了口氣,可又想了想張延秀和自己女兒小的時候,就有些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兩個孩子,還真是天生八字不合,自己的女兒只要見到張延秀,就把什麼氣質、教養都扔在了腦後,沒幾句就吵嘴,吵上幾句就動手,不過還好,只是小孩子之間的打打鬧鬧,反正雙方家長都勸不住,就隨他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