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一章 平(上)

第六十一章 平(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01

曲終人散,人散得很不痛快,很不甘心,四十多名普通士兵傷亡,在士兵的眼神中張延秀看到了火,是憤怒之火,這讓張延秀有些難受,他剛想說什麼,徐敬業就先開頭了。「所有兵士,按照先前說好的,賞金和撫恤增加一倍,所有銀兩由我中山徐家負責,讓你們百戶中午的時候去取。」兵士就這樣被安撫下來了,但是張延秀卻一直再想,接下去要怎麼辦,自己如何安撫自己的手下,如何去應付南京的錦衣衛指揮使王康哲,如何去完成先前的約定,難道自己就這樣灰溜溜地回京城去,但是最起碼,他的父親張佐,依舊有借口將親信的錦衣衛人馬,調進江蘇境內,這一點,張延秀還是做到了。

「徐伯父,天快亮了,折騰了一個晚上,延秀要告辭了,還請徐伯父保重身體,離開南京之前,延秀一定會登門拜訪的。」張延秀將自己所有的手下集合起來,對南京方面的錦衣衛交代了幾句,就要離開了,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又能夠怪得了誰,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延秀等等,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所有人都在,那就一起跟我回家吧,順便讓徐伯伯盡一個地主之儀,好好招待你們幾天,如何?」雖然徐敬業說得很誠懇,可是張延秀實在不想去,張延秀現在就想馬上回客棧,蒙頭大睡,然後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誰都不見。見張延秀不言語,徐敬業竟然主動走到張延秀身邊,拉著張延秀的手說:「怎麼,還怕你徐伯伯家招待不了你們這將近一百來人嗎?要酒要菜,要房間睡覺,你們隨便說,都沒有問題。」說著就拉著張延秀的手要進轎子,別無選擇的張延秀只好說道:「徐伯伯,你這轎子太小了,坐不了兩個人,我還是騎馬好了。」

南京中山徐家,平頭百姓平時都稱其為中山王府,但是徐家的王爵早就在徐達死後被收回,徐家後來世襲的一直是侯爵。雖然如此,徐家在南京的侯府卻一直是按照王爺的歸置建設和修葺的,而我大明朝歷代皇上南下南京,大部分時間並不住在南京的皇城裡,而是直接住在中山王府。

在中山王府度過了一夜,張延秀睡了一個早上,中午的時候還是丫鬟把他叫醒的,昨天晚上張延秀睡得十分地舒坦,剛進中山王府的時候,徐敬業對張延秀說道:「你叫我一聲徐伯伯,又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就是你的長輩,身為長輩就是要在小輩困難的時候幫一把,況且我這個當伯伯的也實在不像話,你第一次辦差就給了出了個那麼大的難題。放心地去睡一覺吧,你的那些難題和麻煩就都教給徐伯伯來處理吧。南京城裡,徐伯伯的話多少還是有人聽的。」

張延秀睡醒之後,梳洗乾淨,從廂房中走了出來,問了問徐府的下人,才知道徐敬業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聽說是去見南京的錦衣衛指揮使王康哲和一些南京的官員,中午已經訂了幾桌酒菜,不打算回府吃飯了。

張延秀終於放鬆了,他來到水榭旁,做在亭子的欄杆上,看著水中成群的鯉魚,坐了一會,徐府的侍女送來了一些魚食,有些無聊和無奈的張延秀接過魚食,親自撒入水中,原本平靜的水面,馬上變得波瀾不止。

水中所養的,是象徵著高貴與富貴的大紅鯉魚,群魚游出水面,張延秀的眼中變得紅光陣陣。以徐府的富貴,所有的大紅鯉魚都被養得肥大粗壯,這讓張延秀有了點觀賞的興趣。因為某些原因張延秀在北京的家修得並不是很華麗,一切也只是按照普通富貴人家的規格修建的,並不是張延秀的父親張佐沒有銀兩,張延秀第一次進入其父親的金庫之時,就整整發現了三大箱子黃金,而且是擺在比較顯眼的地方,至於那些真正珍藏起來的,還不到讓張延秀看看的時候。

雖然所有的鯉魚都和肥大粗壯,但是只要一丁點的魚食,就能讓這些鯉魚蜂擁而至,擠壓著其它的鯉魚,瘋狂吞食著魚食,張延秀很想笑,可是他又突然笑不出來了,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水中的一條鯉魚。「原來我是如此的愚蠢,我是如此的可笑,竟然如同這些魚兒一般,為了那麼一丁點的魚食,去爭個頭破血流。哈哈、哈哈、哈哈哈。」張延秀笑得很大聲,笑得有點凄慘,大笑的同時,他將魚食連同放魚食的盤子,全都丟到進了水中。

張延秀狂笑的時候,徐府的下人都退得遠遠的,等張延秀不再笑了,笑累了,遠遠地看見張延秀又坐回了欄杆上,下人們才敢上前,點燃了香木,送上了糕點和水酒。張延秀看著桌子上的糕點和水酒,只是淡淡地說道:「你們都下去吧,我中午吃這些就夠了,沒有我的吩咐,都不要來吵我。」徐府的下人一向很有規矩,什麼廢話也不說,按照張延秀的吩咐離開了,但是能在徐府中做客的人,又有幾個是簡單的人物呢?!

張延秀嘗了嘗案上的點心,味道還不錯,酒是那種淡淡地,不烈的南方酒,張延秀現在雖然感到很無聊,可是他卻不想去做什麼,他就想在這裡安安靜靜地坐著。案上放著一本書,不怎麼新,看樣子被人翻過很多遍了,張延秀有些好奇地拿起來看了看,是老子的《道德經》,上面竟然有很多徐敬業的批註,看來徐敬業經常來這裡翻看這本書。

張延秀並不怎麼喜歡看書,特別是儒家和道家的學說,但是張延秀現在不僅是無聊,還有好奇,更重要的是他要學習,因為他知道,自己實在是太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