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六十章 徐 (下)

第六十章 徐 (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80

「故人之女,徐伯伯你可真是交遊廣闊啊,小侄可是怕怕,這次小侄得罪了普渡慈航江湖代言人,小侄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徐敬業轉過頭去看了看遠處的軒萱,又回過頭來看了看張延秀,有些無奈地說道:「延秀啊,你從小就這麼聰明,讓你猜對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事情已經是這樣了,我這個當伯伯的也不怎麼好開口,只是希望你們不會有兵戎相間的一天。當年我本想把軒萱接到府中,將她撫養成人,然後找個好人家嫁了,就這樣平平安安地過一生。可普渡慈航的掌門突然來做客,一眼就看上了軒萱,一再要求要把她收做徒弟,那個時候魔門餘孽的勢力依舊強大,一直威脅著皇上的安全,而錦衣衛和東廠內部又人心不穩,我沒辦法就只能答應了。唉,說來說去還是我欠他們父女的。」

原來如此,張延秀呼出一口氣,慢慢地將手上的烏金手套脫了下來,交給老陳。「徐伯伯,你放心,只要她不主動來招惹我,我也不會去招惹她,可是現在普渡慈航跟東廠的魏孝忠和後宮的鄭妃走得實在是太近了,我母親讓我效忠的是太子,這個你是知道,我怕有一天…」徐伯伯突然搖搖手讓張延秀不要說下去,他自己淡淡地說道:「這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不想管,也不能管,我和你父親一樣,效忠的也就只有當今皇上一人而已,不過我會提醒軒萱的,普渡慈航現在的做人做事的方法越來越出格了,皇上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他是絕對不會讓外人來干涉他的家事,更何況皇上對故去的皇后一直有著很深的感情,不然也不會到現在還沒有再立後。」

徐伯伯和張佐說的話都是同一個調調,這讓張延秀有點無奈,但是張延秀多少在徐敬業的話里明白,只要太子沒有被廢掉,那麼太子就是皇上最正統的繼承人,如果皇上有什麼不測的話,那麼徐伯伯和張延秀的父親,都會站在太子一邊,去鎮壓那些圖謀不軌的人。

「徐伯伯,他們答應張千戶的要求,但是張千戶必須保證事後不蓄意報復,還請徐伯伯能夠體諒一下軒萱和他們的難處。」軒萱看也沒看張延秀一眼,卻一直看著徐敬業,徐敬業只好看了看張延秀,此時張延秀讓人把紙和筆準備好,墨水也磨好,對那些江湖人說道:「只要你們以後奉公守法,不出江蘇境內半步,本千戶絕對不會為難你們,也沒那個時間跟你們耗著。不過在你們江蘇地界竟然有人敢劫殺錦衣衛的押送隊,造成錦衣衛陣亡,而且跟你們江蘇境內的江湖勢力有關,這件事不查個水落石出,我們錦衣衛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張延秀剛剛聽了小單的彙報,剛才的殺伐死的全部都是普通士兵,不管是張延秀手下的錦衣衛還是南京方面的錦衣衛,都只是受了點傷而已,因此張延秀不再追究什麼了。

可是那些江湖人卻不怎麼買帳,吵鬧地喊道:「那不是我們乾的。」「你少血口噴人。」「你這隻該死的朝廷走狗。」而且是越吵越凶。「都閉嘴!」徐敬業看著張延秀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殺機以起,大聲訓斥了那麼江湖人。徐敬業怕那些粗魯的江湖人罵到張延秀的家人,那可就不好收拾,張延秀為了他母親敢當街殺了東廠的擋頭,也就敢把所有的江湖人殺光,到時候張延秀一定會跟軒萱起衝突,這是徐敬業不想見到的。

作為徐達後人的徐敬業,在江蘇境內有著很高的聲望,因此見到徐敬業開口了,所有的江湖中人也就都乖乖地閉上嘴。徐敬業看了看張延秀,意思是讓張延秀把話說清楚,看在徐敬業的面子上,張延秀很不耐煩地對那些江湖人說道:「我說過是你們乾的嗎?你們窮緊張什麼?但是跟江蘇境內的江湖勢力脫不了干係,這件事查不清楚,整個江蘇武林就沒有一個人能保證自己是清白的。所以你們必須給我們錦衣衛一個交代,否則來自北京的錦衣衛將源源不斷,整個江蘇境內也永無安寧之日。」張延秀說到這裡也很矛盾,他很想把襲擊錦衣衛押送隊伍的事情快點查清楚,但是如果事情真那麼快被查清了,那麼他父親的勢力也就必須全部撤回北京。

軒萱又走了回去跟那些江湖中人商量了一會,最後讓張延秀把準備好的筆紙送過去,讓那些江湖中人把名字和住的地方交代清楚,然後讓會寫字的人總的記一下,記好了軒萱親手拿到張延秀面前,對張延秀說道:「希望張千戶能夠遵守你剛才的承諾,這上面寫的都是真實的,所以也請張千戶放心,至於襲擊錦衣衛押送隊伍的事情,江蘇武林將儘快給張千戶一個交代。」張延秀讓小單去把軒萱手上的東西接過來,可是小單一走到軒萱面前,手剛接過來那些名單就不動了。有些獃獃地看著軒萱,這讓張延秀很生氣,直接在小單的屁股上踹了一腳,小單受不住力,直直向軒萱倒去。可軒萱並沒有用手去接,而是手上的絲帶在小單身上一撫,小單就收住了力,「還不給我回來,簡直丟透我的臉了。」小單馬上驚恐地跑回了張延秀身後。

「軒萱,告訴那些人,他們可以走了。」張延秀說這話的時候,十分地沮喪,一切的計劃全部泡湯了,事情再次全部亂套了。軒萱笑了笑,對身後的江湖中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對張延秀說道:「多謝張千戶了,軒萱和千戶大人都是徐伯伯的後輩,所以軒萱不得不勸張大人一句,魔門奸詐狡猾,張千戶千萬不要被魔門的妖女所迷惑。」軒萱說完就向徐敬業告辭了,看著軒萱的離開,張延秀十分氣憤地跺著腳,心中馬上將普渡慈航作為一個危險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