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五十七章 變(下)

第五十七章 變(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36

將烏金熔成一條條絲線,再將絲線織成手套,穿在手中,可擋一般刀劍。穿上烏金手套後的張延秀,接過老陳遞過來的一根根精鐵打造而成的鐵指套,戴在手指上,雙手足可裂碑碎石,且在危機時可充當暗器射出,專破外家真氣。張延秀只戴上了八隻鐵指套,本因套在兩食指上的兩隻鐵指套被張延秀遞迴給老陳,讓老陳收起來。

衝進人群的十幾名江湖叛逆已經被嚴嚴實實地圍了起來,張延秀手下的錦衣衛負責正面對敵,兩三人聯手對付一個江湖叛逆,普通士兵在旁邊圍成圈騷擾。那十幾個江湖叛逆只要一分心,就會被張延秀手下的錦衣衛當場格殺,或是被身後的普通士兵數只長槍同時穿透身體。

被擋在盾牌外面的二十幾名江湖叛逆不時聽到裡面的慘叫與怒吼的聲音,十分著急,瘋狂地衝擊著盾牌陣型,想與裡面的人會合,張延秀看著場面上的變化,有些不滿地說道:「老陳,讓他們給我留些活口,照這個樣子殺下去,就真的死無對證了。」老陳看了看遠方正在衝殺的江湖叛逆們,又看了看身後,一個錦衣衛跑到他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老陳馬上有點喜色地對我說道:「少爺,承德帶著人在小樓後面活捉了幾個想從後面逃跑的江湖叛逆,都是些比較重要的人,我們卧底的兩個人已經跟承德會合了。」張延秀聽到之後馬上高興地下達命令,他高喊道:「陷阱成功,圍獵開始!」

張延秀命令一出,南京錦衣衛派來的高手和一直在張延秀身後不動的錦衣衛外圍組織的人馬也開始動手了,隨著他們的加入,已經被普通士兵包圍起來的十幾名江湖叛逆不到一會,全部被就地格殺。看到如此情形,張延秀在欣喜之餘,還感到了一絲的驚嚇,他突然發現,父親交給他的一百名屬下,並不是真正的高手,他們只是比一般錦衣衛要優秀罷了。他也知道,北京錦衣衛的真正高手是不可能全部分散在各地的外圍組織的,那麼,他們又在哪裡呢?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西山,可是自己在西山待了那麼多年,竟然不知道,看來自己真的還沒有長大成人。

張延秀沒有下命令,但衝進來的江湖叛逆已經被全部消滅了,那百戶馬上下達命令。神射手在高處壓制,盾牌手在前,長槍手在後,長槍從盾牌之間的空隙冒出,漸漸將所有的江湖叛逆包圍了起來。

張延秀慢慢地回過神來,他很清楚錦衣衛的精銳高手自己現在是沒辦法要得到,但最起碼自己現在的手下不弱,只要好好訓練,足夠自己興風作浪的了,更何況自己這次回北京之後,有的是時間訓練,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回北京之後,如何穩定人心。而且自己先前已經說了,會想辦法把他們都派出去的,看來最後還是得去求父親幫忙了。

眼看就要將所有的江湖叛逆圍在陣中,突然幾個江湖叛逆完全不顧長槍的威脅,用身體向盾牌狠狠地撞去,數把長槍穿透了那幾人的身體,但是盾牌手也死在了那幾名江湖叛逆的臨死一擊上。一個小小的缺口被打開,盾牌手身後的長槍手再次暴露了出來,但是這次在長槍手身邊,有我們的錦衣衛高手在。「拼了!」一個江湖叛逆也不顧生死地沖向暴露出來的長槍手,突然一聲巨響,火藥的爆炸聲,燒焦的味道在強烈地散發了出來。「該死的,他們怎麼會有火藥!」張延秀大叫了起來,剛才那個沖向長槍手的江湖叛逆,竟然引爆了藏在身上的火藥,在他爆炸的四周,血肉模糊。

所有的剩下的江湖叛逆全部沖向那個缺口,而那個缺口正好對著張延秀,老陳急忙站到張延秀身前,說道:「少爺小心,請少爺馬上離開!」張延秀聽到老陳的話,剛剛轉身過去,卻又馬上轉了回來,說道:「笑話,本少爺還怕了這群江湖叛逆不成!他們有火器,難道我就沒有。」說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張佐送給他的兩把西洋短銃。

老陳轉頭想再勸勸張延秀,但被張延秀狠狠地瞪了回去,小單看情況不對,趕緊帶著錦衣衛向張延秀這裡靠來。「哄!」的一聲,又一顆火藥爆炸了,在老陳前方的士兵也被炸了個血肉模糊,雖然小單趕緊讓人堵住缺口,但是還是被三個人沖了出來,向張延秀衝去。

看有人向他衝來,張延秀突然移到老陳前面,他自信這群江湖叛逆為了活命,一定是要活捉他,而且衝出來的都是高手,但是應該已經沒有火器了。又是兩聲雷響,但這次是從張延秀手中的兩把短銃發出的,沖在最前面的兩個江湖叛逆悶哼了一聲,很不甘地倒在了地上,他們努力著想站起來,但是身上的傷口血流不止,張延秀暗嘆一聲「可惜。」他本來是想打頭的,可一時的緊張讓他打偏了。

剩下的一人是一個看起來年近半百老人,看著前面的兩個人倒下,他悲鳴一聲,但是速度不慢反快,迅速地向張延秀衝來。張延秀馬上退到了老陳身後,將兩把西洋短銃插到腰間,聚起九幽真氣,準備一戰。

小單的暗器被那老人的護身罡氣震飛了許多,但是還是有幾個打在了身上,老人哼都不哼一聲,繼續向張延秀衝去。老陳雙拳齊出,完全不管對方的攻擊,雙拳換一掌,老陳的硬功也被破了,坐在了地上,受了內傷。

「不愧為江湖高手。」張延秀有點害怕,但是更多的是興奮,他是第一次獨自面對江湖高手。張延秀如幽靈般避開了老人的掌風,但他的雙爪卻無法抓破老人的護身罡氣,他馬上採取了游斗。張延秀清楚地看到老人嘴角的鮮血和臉色的通紅,他知道,這個老傢伙撐不了多久了。可正在此時,突然在場的所有人都奇怪地聽到「請諸位先行住手,聽軒萱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