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五十二章 殺(上)

第五十二章 殺(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27

王康哲的臉色變得不怎麼好看,「四方土地」成為了張延秀插在他身邊的一顆釘子,他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但為了不讓雙方的關係鬧僵,張延秀特意轉移話題說道:「王伯伯,在這官場上,大家難免都會認識一些朋友,朋友嘛,就是要在對方需要的時候幫上一把,王伯伯大可以擬一個名單出來,大家一起商量商量,不過規矩上的事情一兩都不能少,當然了,這話不能是我說,也只能王伯伯對名單上的一些好朋友說去,這樣王伯伯也能博一個盡量周全的好名聲,反正我辦完事情就要離開了,隨便那群人怎麼罵?!」張延秀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像是一隻為討人歡喜而不停搖尾巴的小狗,但他很快改變了想法,把自己當成正在逗一隻老狗高興,時不時地給點好吃的東西給它。

「張賢侄能夠如此通情達理實在是難得,那老夫馬上去安排了,詳細的官員財產很快就會送到賢侄手中,還請賢侄稍等幾日,至於其他的事情,到時候會一起送到賢侄手中。」王康哲雖然臉上面帶著微笑,可在他心裡已經非常瞧不起張延秀了,一個剛出道的年輕人,竟然如此貪財,第一件差使就開始欺上瞞下,如此的一個人,能成什麼大事,真是可惜他那些精明地手下了。

看王康哲要離開,張延秀急忙叫道:「王伯伯慢走,你可別忘了我今天到底是找你幹嗎來的。」王康哲是不是真的老糊塗了,連那麼重要的事情都差點忘了。「哦,看來老夫真的老了,跟年輕人聊太多了,就差點把正經事給忘了,還請賢侄不要見怪。」王康哲有些為難地走了回來,不管怎麼說,他老了,不想再做太多殺戮的事情了,想為兒孫積點福。

「哦,那就好,我還以為我伯伯已經把我們剛才說的話給忘了,我收到消息,那群江湖叛逆已經準備離開南京城了,如果把他們放跑了,不僅失去了一網打盡的機會,日後也會變得很麻煩,最重要的是,沒有了他們,我如何幫三位世兄向皇上請功呢?」王康哲有點惱怒地看了看張延秀,如果張延秀真的要為他三個兒子在仕途上幫忙,會有很多種辦法,可現在張延秀卻一定要拉著自己,讓兩個人的雙手都沾滿血。

「張賢侄的情報是否準確,可別是聽那些街頭混混道聽途說。」王康哲清楚張延秀現在還有求自己的地方,不僅需要自己給他情報,還要通過自己去敲詐南京城內那些名字在名單上的官員,所以他想把先前講好的全部否決掉,因為風險太大,一個不小心,要付出的代價也很大。

張延秀漸漸感到王康哲想變卦,自己實在是把話講得太明白了,現在王康哲手上的籌碼反而比自己多。張延秀急忙說道:「王伯伯放心,這次的情報絕對可信,我已經讓兩個自己人打入了他們的內部,那群江湖叛逆的一舉一動已經全部被我掌握了。不過王伯伯,我剛剛接到父親的消息,父親決定要全力追查錦衣衛被襲擊的這件事情,幾個錦衣衛外圍組織已經奉令進入江蘇境內,專門偵辦此事的北鎮撫司高手也隨時準備出發,而且我父親將以錦衣衛指揮使的身份下令,讓王伯伯限期偵破此案。」說完這些話張延秀有點後悔自己嘴太快了,剛才他所說的都是機密,而且一下子把自己所有能用的底牌都亮出來了。

「延秀賢侄此話可當真!」王康哲也有點著急了,如果情況真如張延秀說的那樣,那麼自己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破案的話,張佐的勢力就會大規模地進入江蘇境內,大量削弱自己的權力。「這個、這個…」張延秀有點憂鬱,但最後他乾脆承認道:「我所說的全部都是實話,現在王伯伯也應該相信我的誠意了吧,那麼請王伯伯馬上幫助我將那群江湖叛逆一網打盡,這樣做,大家都有好處。」幸好事情還有補救,張延秀知道南京城內的那群江湖中人根本就沒有襲擊過錦衣衛,只要到時候自己把王康哲替罪羊的結論推翻,他父親的勢力依舊可以進入江蘇境內,反正幾組錦衣衛外圍組織的人已經進來了,請神容易送神難。

「那好,老夫也就不再這樣磨磨蹭蹭的了,我馬上去調動南京城內的捕快和錦衣衛,將那群江湖叛逆一網打盡。」王康哲為了防止張佐的勢力進入到自己的地盤,著急得不再思考什麼,一心想找替罪羊。

「王伯伯最好不要調動南京城內的捕快,我信不過他們,當捕快的難免跟三山五嶽的人打交道,有些人甚至跟江蘇境內的江湖人士稱兄道弟,因此我們最好直接調動南京城外的駐軍,我相信王伯伯有這個能力,而且有軍隊的幫助,一定不會放跑一個人。」

王康哲又憂鬱地思考了一下,最後他覺得張延秀說的有道理,因此也同意了張延秀的做法,但王康哲要張延秀留下來等消息,張延秀對王康哲說:「我看我最好還是回客棧等王伯伯的消息,行動的時候我再參加,這樣也好麻痹那群江湖叛逆。」張延秀其實是想回去跟手下商量一些事情,如何補救自己犯的錯誤。

回到客棧的路上,張延秀一句話也沒跟承德他們說,他要思考一下今天所犯的錯誤,亡羊補牢,為遲不晚。到了客棧,張延秀就把一切都說給承德他們聽。聽完張延秀的敘述,承德就一直安慰張延秀說:「少爺,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說了就說了吧,正如你說的,到了最後,還不是你說的算。」小單想了一會,也說道:「少爺,現在我們一定要快點讓老爺知道這些事情,而少爺一定要穩住王康哲,不能讓他單獨上摺子請功。」而老陳卻說道:「少爺,別的話我不想再說了,我只想問問少爺,那些官員的財產數目,少爺真想就那麼敷衍了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