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五十一章 剿(下)

第五十一章 剿(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02

王康哲又開始遲疑不決了,如果他真的幫我,給我那些我需要的情報,那麼一旦這個消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那自己就將得罪南京城內很多有權勢的人,也只有有權勢的人才會擁有巨額的不明來歷的財產。可我的承諾對他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他自己做過北京的錦衣衛指揮使,深知這其中的奧秘,也明白,一旦惹火了我,他那三個兒子其中有兩個人將永遠不能得到晉陞,從此沒落下去。

看到王康哲那左右為難的樣子,我實在有點得意,「王伯伯,你又何必如此擔心害怕那些南京官員呢?這種事情都是我們錦衣衛的內部秘密,你不說,我不說,你的手下不多嘴,我的手下事情辦完就會跟我回北京,他們也不會亂說什麼,那還有誰知道呢?更何況那群人也不能把你王伯伯給怎麼樣了?」為了能夠快點回北京,搞清楚是不是我對父親太多心了,還是父親真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我對王康哲用了激將法,話里的意思已經很明白地說出,他是在怕那些南京官員。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況且我說的也對,只要保密得好,誰又知道是他把情報給了我的,至於那些跟他有著不錯交情的官員,他完全可以在密檔上做些手腳再交給張延秀。「雖然你太年輕了,而且你也不能完全代表你父親,但我還是相信你,張賢侄你先將手裡的名單交給我,我馬上幫你去調查。」見他答應得如此爽快,我反而不能相信他了,因此我特意補充道:「其實也不用太勞煩王伯伯你了,我手上已經有了一些不大準確的財產數目,但多少能用,現在就是看王伯伯能不能給我一個比較準確的數目,讓我更好交差。」「四方土地」已經把他收集到的情報交給了我,我仔細看了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他也不敢跟我玩什麼把戲。不過江南這裡還真是富得流油,幾年官當下來,少說也有十幾萬兩銀子的存底,跟現在的我相比,還真不是一個層次。

「張賢侄,收集情報這種事情可不是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裡面會有很多人云亦云的傳言,那些可都是不能信的,否則冤枉了同朝為官的同僚,可不好。」冤枉人,錦衣衛辦的事情里,有一半是冤枉或是辦錯的就已經很有良心了,王康哲你當了那麼多年的錦衣衛指揮使,我就不信你手上沒有幾條冤魂,我看是你想讓我明白,你現在對我有多重要吧。

不過我的確也不能全信「四方土地」送來的情報,他手下的那群人都是一群雞鳴狗盜之輩,那群人打探消息的方法很多都是靠著市井流言,老陳一再地提醒我手上這些情報的可信性。「王伯伯放心,我手上的情報都是南京城裡那個混混頭頭,外號叫什麼『四方土地』的給的,他現在已經是我們錦衣衛在南京城裡的線人,相信以後王伯伯就能更好的掌握南京城內的一些消息,不會再像這次這樣,到現在才找到那群江湖叛逆的藏身之處。」雖然我是一個小小的錦衣衛千戶,但是在外面我就代表著朝廷,那群江湖人敢與我對抗,就是在與朝廷對抗,他們就是在造反,所有參與的人都是叛逆。

王康哲實在有點吃驚,我來南京才沒幾天,竟然在自己的監視之下,將南京城內的混混頭「四方土地」網羅旗下,張延秀他是真的有點本事,還是張佐給他安排的人有點本事,張延秀如果真那麼精明,可為什麼他竟然這麼直接地把「四方土地」這麼重要的人告訴自己。

看王康哲那有點奇怪的樣子,我開始有點後悔,後悔自己剛才是不是應該把「四方土地」的事情告訴他,可我又不想他在給我的情報上做什麼手腳,因此特意提醒了他一下,也告訴他我是真的想跟他合作。不過再怎麼想也沒用,已經說出口了,他也知道了,而且我相信在我離開南京城之後,靠著王康哲在南京城內的多年經營,我沒什麼事情可以瞞得了他的,還不如現在就大大方方的告訴他,只要我離開了南京城,這裡的所有事情就再也跟我無關了,我的家在北京。

「『四方土地』,我也聽說過這號人物,應該是個人才,可是他提供的情報可不可信,可是個問題,那種人,有了銀子,什麼事情干不出來的。」王康哲淡淡地對我說道。我笑著回答道:「這是當然,他那種上不了檯面的人,的確不能全部相信,不過我已經把他的事情跟我父親那裡說了,再過不久他就會在錦衣衛里備檔了,我離開南京城後,還請王伯伯幫我多照顧一下,多一雙眼睛耳朵,多一份安全嘛。」話說出來了,多少要有點補救,也不能讓人看出,我這麼快就要過河拆橋,讓人笑話。

「賢侄不提醒,老夫也會這麼做的,都是一家人,賢侄親自找的手下我一定會特別關照的。」他說的意思好像是已經徹底跟我妥協了,可是我怎麼聽得這麼奇怪,特別關照可是有很多種解釋的,不過我有自信,他暫時不會動「四方土地」,而「四方土地」也是老江湖了,一定有他的對應之策,可是如果「四方土地」反而投靠了王康哲怎麼辦,那南京城以後不就是鐵板一塊了。

「那我就替『四方土地』謝謝王伯伯了,不過這話說起來怎麼這麼奇怪呢?『四方土地』還真是有點麻煩,他竟然拜託我這次回京的時候,讓我把他的兒子帶到京城去,說是他兒子明年就要考科舉了,這次正好順路,跟我過去北京那裡也有個照應,真是有點讓我為難啊,這不是暗裡找我幫他兒子要官嗎?如果不是他這次為我出了這麼大的力氣,我還不會這麼頭疼。」我已經明白地告訴王康哲,「四方土地」已經完全是我的人了,他連人質都送給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