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五十章 剿(中)

第五十章 剿(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76

坐在馬車上,我微微掀開了馬車窗帘的一角,在前方開路的衙役將人群驅趕到兩旁,好讓馬車能夠順利的通過。兩旁的老百姓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好奇地伸長脖子,猜測和議論著馬車上是什麼大官,什麼來頭。承德他們身上穿的錦衣衛官服嚇壞了很多人,我現在突然發現,我最近所做的,都不再像一個錦衣衛了,雖然錦衣衛在外十分風光,但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大明皇帝在黑暗中的耳目,很多時間都應該不為外人所知,可我現在,已經開始違背這一切了,現在的我更像一個出外遊玩的皇室子弟。

「該死的!」我突然很想換掉自己身上所穿的衣服,衝出馬車去,就這樣速度地消失在人群中,可是我不能,這樣做會成為別人的大笑柄,還會讓自己很危險。最後,我把一切的錯都歸咎在了王康哲的身上,如果不是他,我何必搞出這麼多的事情,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如此大張旗鼓地走在大街上。「老不死的,你給我等著,這次我一定要把你拉下水,以後我一定要找個機會讓你好看。」

「承德,讓所有人加快速度,我有點不舒服。」聽從我的命令,隊伍的行動速度大大地加快了,但還沒到我滿意地水平,我再次要求加快速度的時候,老陳說道:「少爺,速度不能再快了,再快隊形就會亂,會很危險的。」承德也說道:「少爺,官員隊伍走在路上講究的就是一個氣勢,我們現在的速度已經有點太快了,再快會被人看笑話的,我怕別人認為我們是在害怕。」聽他們這麼說,我有點無力地靠在馬車後牆上,事情已經這樣了,只好下次注意,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到了南京城的錦衣衛衙門,見到了王康哲,王康哲就要跟我談如何圍剿那群江湖草寇的事情,不過聽他那意思,他是想勸我「得饒人處且饒人」。「王伯伯也五十好幾了吧?」我突然問到他的年齡,王康哲一時搞不清楚我為什麼會突然問他的年齡,但也馬上回答我:「再過五年,就六十了。」快六十的人了,我在心裡問候了他一句「都快六十了,那你為什麼還不去死!」

「聽說王伯伯家裡有三個兒子,孫子也有兩個了,真是恭喜啊。」聽到我說到他的家裡,王康哲整個人馬上變得很嚴肅,警惕地看著我,他可是老錦衣衛了,很清楚錦衣衛內部的一些不怎麼見不得人的手段。「王伯伯誤會了,你是我的前輩,我們都是錦衣衛同僚,我和我父親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來。」

王康哲也想到用自己手段對付錦衣衛內的自己人是被絕對禁止的,而且我和我父親也沒有現在就對他下手的理由,但他知道,我不會無緣無故地提到他的家人,因此他說道:「張賢侄有什麼話可以直說,老夫有什麼能夠幫得上忙的,一定幫忙,不知張賢侄忙完了南京的事情,是不是需要老夫派人護送,好保賢侄一路上的安全。」他是在笑話我,也是在威脅我。

為此,我針鋒相對地直接進入正題。「王伯伯雖然貴為南京錦衣衛指揮使,但所能世襲給子孫的頭銜也只有錦衣衛千戶一職,不知王伯伯準備把這頭銜傳給誰,傳給長子合情合理,但據我所知道,王伯伯現在的兩個孫兒都是次子所生。」我這話直接說道了王康哲的痛處,他人生半百,經歷過了許多,現在也就只有子孫後事這一件事情讓他擔憂的了,為了爭奪世襲的虛名,三個兒子明爭暗鬥、各耍手段,卻沒一個想到去建立自己的事業,讓王康哲實在是失望與無奈。

「多謝張賢侄的關心,不過這些都是我的家事,我自己會處理的,更何況我那幾個不成器的兒子多少還有些本事,總會幹出自己的一番事業來的。」老傢伙死鴨子嘴硬,他那幾個兒子的本領錦衣衛里沒幾個不知道的。「王伯伯怎麼能說這種話,我既然叫你一聲王伯伯,就都是自家人了。再說功勛一事可大可小,北京錦衣衛南鎮撫司那套王伯伯又不是不知道,有些人一輩子建功無數,到最後連一個小小的錦衣衛百戶頭銜都拿不到。」錦衣衛的晉陞一般有兩個途徑,一是由皇上直接任命。二是將功勞報請錦衣衛北京的錦衣衛南鎮撫司,再由錦衣衛指揮使批准,王康哲就任北京錦衣衛指揮使的時候,一個最讓他後悔的事情就是為了些許面子,沒有通過自己手上的權力使得自己那三個兒子獲得可以世襲的官位,可這有不能全怪他,誰會想到先皇那麼年輕就駕崩了,而且那時候,他的三個兒子,沒一個成年的。

「延秀賢侄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還請賢侄直說吧。」這個老不死的,一定要我把話挑明說出來,好像是我求他的樣子。「王伯伯,我的意思也很簡單,這次圍剿江湖叛逆的請功摺子上,可以寫上我那三位兄長的名字,三位兄長又都是錦衣衛,只要再在南鎮撫司那裡疏通一下,相信一個小小的錦衣衛百戶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這麼大的好處引老傢伙上鉤絕對沒有問題,還逼他下決心,和我聯手將那些江湖中人一網打盡,好讓他那三個兒子有立功的機會。

「那老夫就多謝延秀賢侄的好意了,延秀賢侄現在有什麼需要老夫幫忙的請說,老夫一定儘力相助。」老傢伙也明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這樣做一定是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其實也沒什麼,我這次來南京城的目的王伯伯一定有所耳聞,可誰想到中途卻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結果這麼多天了,正事到現在還沒辦成,只拿到了一些不怎麼準確的數字,所以還請王伯伯幫忙,我相信王伯伯手上一定有我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