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十九章 剿(上)

第四十九章 剿(上)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73

「你們怎麼看?」因為承德他們還有點生氣,所以現在我要多聽聽他們的意見。見我問他們,承德馬上說道:「少爺,你現在絕對不能去見他,這一去就表明我們向他低頭,那老傢伙以為他是誰啊,一個過了氣,他憑什麼如此的狂妄。」承德說的話根本一點用也沒有,我又看了看小單,小單說道:「少爺,你現在出去會十分的危險,南京城內的那伙人已經失去了很多機會,他們也知道他們的情況變得很危險,因此他們十有**會抓住這次機會,破釜沉舟,實在是太危險了。」難道我真的不能去見王康哲嗎?不見就代表我膽卻,還有可能放跑了那群江湖草寇。「老陳,你怎麼看?」老陳思考了一會,說道:「去,不去什麼都辦不了,也是膽卻,去之前一定要想到對付他的辦法。」辦法我已經想到了,相信也可行,而且老陳也支持我,這就夠了。

「人在屋檐下,有時候不得不低頭。況且只有王康哲才有權力調動南京的所有錦衣衛和兵士幫助我們圍剿那群江湖草寇,否則我們不會有十足的把握將那群人一網打盡,自己也可能付出很大的代價。再說了,我這麼年輕,又何必跟一個半隻腳已經踏進棺材人鬥氣呢?!」說著說著,我有些無奈,有些氣憤,一不小心,就把手中的杯子給捏碎了。承德急忙過來看看我手有沒有受傷。

「那少爺,安全問題怎麼辦?」小單實在有點擔心,他年輕,也有些本事,但因為家裡沒權沒勢的,只好把全部的希望都押在了我身上。「這幾天,你要做出我們隨時準備回北京的姿態,在出門的時候,你去調一隊南京城的差役捕快過來,兩百多人走在街上,我不信還有誰敢對我動手。」以我的身份,要求地方官府的一些保護和協助,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少爺想到對付王大人的辦法了?」老陳看著我的樣子,眼神中閃現出一絲小小的失望,因為我的少爺脾氣一直就沒改,在他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可他又不敢提出來,因為也只有他才這麼認為。「我那王伯伯脾氣雖然很倔強,可他老了,他還子孫滿堂,這是他的幸福,也是他的弱點和負擔。」說到這,我才微微有了一絲得意。

看我計劃周詳,承德他們馬上就下去安排事情了,可得意過後,我感覺有點無奈和不甘,漸漸的這種無奈和不甘越來越大,並且全部轉變成了憤怒,好像有人對我做了什麼很過分的事情似的。「你個老混蛋,老不死的。」我突然很生氣地大吼一聲,然後拚命地砸東西,外面的侍衛都不敢進來,直到我砸累了,砸到沒東西可砸的時候,他們才敲門進來,並讓小二收拾一下。

等了將近兩天時間,終於有父親的飛鴿傳書,父親對在江蘇境內發生錦衣衛被襲擊的事情很是憤怒,並且明白的告訴我,既然我已經把事情鬧大了,那就要做得乾淨徹底些,別把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帶回家,不過父親也說了,已經急調江蘇臨省的一些錦衣衛精銳來南京,協助我。「老陳,你看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因為老陳的成熟幹練,我漸漸的開始器重他了,有些事情會去問問他的意見。「少爺,老爺的意思很可能是想讓你歷練歷練,希望你能夠從中積累一些經驗。」可能是這樣吧,信中只寫了一些母親對我安全的擔心,此外再也沒提讓我快點回家的意思,不過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先是突然讓我出京,安排了一個既悠閑,又浪費時間的差事,後來我把事情辦得亂七八糟,父親又要我快點把事情辦完好回去,現在又改變了主意,讓我繼續待著,這到底什麼意思啊。

我把我的疑問告訴了承德、小單和老陳,他們都說不知道,但我感覺他們好像知道些什麼,卻沒有告訴我,雖然我很想追問下去,但我清楚,現在不是糾纏這些的時候。

「少爺,都準備好了。」客棧外,整整齊齊地三百多人,我和承德他們全部穿上了官服,好不威風。客棧外停靠的馬車是這兩天專門為我趕製的,寬敞且安穩,馬車三面在鐵木的基礎上還增加了鐵板,防禦力極高。本來我只想向地方衙門借一百來人,可地方的衙門一聽到是我需要人保護,再加上王康哲事先打過招呼,一次就派了來兩百來人,把我徹底的保護了起來,我是安全了,可怎麼看都覺得自己真像一個膽小鬼。

那群江湖中人我並沒有派人去監視他們,但他們的動向已經被我徹底地掌握了,兩個錦衣衛外圍組織人已經打入了他們的內部,那兩個人本來也是江湖中人,因為一時氣憤殺死了一個地方官吏,被通緝。後來他們因為一次意外被父親的屬下抓到了,父親看他們有用,就替他們找了兩個替罪羊,把案子結了,他們也就成了錦衣衛的外圍組織人員。

根據那兩人傳來的消息,看到我要離開南京城的假象,那群江湖中人的內部開始出現問題,有人說既然我要離開了,那就算了,反正他們本來就是為了要把我趕出江蘇境內;但也有一部分人說,就這樣白白放過我,太對不起那些被我殘害的江湖同道了,一定要給我一些教訓,在我回北京的路上設下埋伏,為了些冤屈而死的江湖同道報仇,還說就這麼讓我走了,說不准我還會回來。

不管如何,他們也準備離開南京城了,如果我現在再不動手,就不會再有什麼動手的機會了。殺光那群人,我才能睡得比較安穩些,也不會給家裡帶來什麼危險,並且能夠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