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十七章 圍(中)

第四十七章 圍(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76

「我希望大人回北京城的時候能夠帶上我的兒子,他明年就要上京參加科舉了,正好這次可以一起跟大人去京城,路上也有個照應,到了京城還請大人多多關照犬兒。」原來是這等小事,不過我怎麼聽起來這麼不舒服,感覺「四方土地」是怕人尋仇找上門來,為了保住唯一的血脈,讓他的兒子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你就對我這麼沒信心,這麼快就想把自己的家人安排到安全的地方?」「四方土地」也很實在,直接把話都跟我說明白了,他說:「據我所知,南京城內的錦衣衛都是由南京的錦衣衛指揮使王康哲所指揮的,大人的父親雖然是京城的錦衣衛指揮使,但是離南京實在太遠了,而且聽說兩位大人之間的關係不怎麼融洽。既然大人找上了我,我也無可逃避,但是我那還有點出息的兒子,我實在放心不下。還請大人體諒一下我的難處。」

「『四方土地』不愧是『四方土地』身為南京城的土地真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瞞得過你的,不過你放心好了,王伯伯那裡我會去跟他談的,相信他很快就會承認你的身份,並給予你保護的,你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夠了。」這幾天我一直在了解我的那個王伯伯,了解他現在的想法,了解他的處境,過幾天我就會去找他,我相信一定能夠說服他,讓他與我達成一定的協議。

「那我馬上吩咐手下人去辦事情,請大人等待幾天,幾天之後我馬上會把名單上的官員財產情況交給大人的。」「四方土地」馬上就想進行調查,但我搖搖手,讓他不要出去,並對他說:「那個你等下再辦,現在還有一件緊急事情需要你的情報,最近南京城內多了很多江湖中人,我要你查清楚那群人現在躲在哪裡?」抓不住那群江湖中人,我每天就如芒刺在背。「這個我清楚,昨天他們的人就在四處找我,想跟我接上線,不過大人,他們可都是一群亡命之徒,我怕…」我先前還挺看得起這個混混老大的,一個混混出身的能夠爬到這個位置的確是很不容易,不過他現在怎麼這麼前怕狼後怕虎的,實在有點讓人討厭。

「誰都知道錦衣衛爪牙遍天下,天下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瞞得了錦衣衛的耳目,只要你不說出去,誰又會知道是你把消息告訴我的,更何況那群江湖中人是專門要來對付我的,你認為我會讓他們有一個活著走出南京城的嗎?」「四方土地」很吃驚,他得到的消息也只是那群江湖中人是要對付某個朝廷官員,可是沒想到他們竟敢要對錦衣衛下手,殺一個朝廷官員最多也只是刑部和各地捕快全力追捕,可是殺死一個錦衣衛,則將面臨錦衣衛的大規模報復,也就是整個大明朝的報復,錦衣衛能夠發動大明朝的所有力量進行追捕,所有包庇和協助的人都將被處死。數十年前,江湖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三個一等一的江湖高手因為一時氣憤殺死了一個錦衣衛百戶,錦衣衛全力追捕了其一年之久,這期間被牽連在內的江湖中人就有數千人之多,三百多人無故掉了腦袋,最後那三個江湖高手被活著抓回了京城,處於極刑。

「我明白了,昨天那群人就已經把他們秘密住所告訴了我的手下,我馬上給你。」他剛要走出去,又被我攔住了,我說道:「不用了,相信這個時候,那群人已經不在那裡了。」現在那些錦衣衛的外圍組織一定抓到了那群江湖中人的探子,不過這樣反而打草驚蛇了,抓回去在審問的這些時間,足夠那群江湖中人轉移住所的了。「我要知道的是,他們轉移之後,可能在住在哪裡,或是有什麼可疑的地方。」這是我對他的一種考驗,如果他真有能力,我就會繼續提拔他,甚至讓他擁有錦衣衛的身份,可如果他沒什麼用,那麼我又何必費心思用他,更何況留下這種人也是個禍害,他知道了太多別人的秘密了。

「讓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我還是有點太嫩了,一些心裡想的臉上不小心就顯示出來了,「四方土地」有點驚恐地看著我,努力思考他最近得到的一些消息。「對了,前幾天有人跟我說,一家以前鬧鬼的小樓突然被租出去了,對方一次就給了一個月的訂金,可到現在也只是有人進去收拾了一下,準備了一些食物放了進去,就再也沒見人進去住過。四周的人都在好奇和猜測到底是什麼人租的那座小樓。」能夠這麼快就整理出一些思路來,希望他的猜測是對的,我慢慢地站了起來,對老陳說道:「老陳,你帶幾個人留守在這裡,幫助他把事情查清楚,順便也保護好他的家人,我先回去,不然承德那裡會擔心的。」今天該辦的事情都辦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靠手下們去查清楚了。而把老陳留下,是怕中間出了什麼岔子,防人之心不可無嘛。

回到客棧,發現承德他們一群人全部在客棧里等我,看見我回來了,他們也就安心了,讓我高興的是,承德他們竟然搞到了一些上好的絲綢,款式都是我沒見過的,進貢北京的絲綢上面繡的大多是代表大富大貴的圖案,這些絲綢上面繡的卻是讓人感覺清新自然的感覺,雖然有點鄉土氣,但是少了那種富貴逼人庸俗之氣。「不錯,真的不錯,承德,這些絲綢你是從哪裡買來的,我想怡婷她一定不會再挑剔的了,香伶她們也一定會喜歡的。」因為我私自離開讓承德他們擔心的原因,承德有些脾氣地說道:「少爺你到底找尋上等絲綢的事情已經在南京城裡傳開了,這是一些官員一起送來的,他們的名字都在你手上的名單上。少爺你可知道剛才我們有多擔心,差點讓那些官員識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