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十六章 圍(上)

第四十六章 圍(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84

「沒錯,還請這位小哥讓你的手下都住手吧,不然大家傷了和氣可不好。」就在張延秀擒住「四方土地」的兒子的同時,一把劍也實實在在地靠在了張延秀的脖子上,看張延秀有危險,快將宅子里的家丁都打倒了的老陳他們馬上停了手,虎視眈眈地看著張延秀身後的人。「小子,你這麼年輕就能擁有一群這麼厲害的手下,還真是不錯,不過想要來我的地盤撒野可選錯了地方,我勸你還是乖乖地離開為好,不然可別怪我的劍沾滿了你的鮮血,大好的日子可還在後面等著你呢?實象點,快放了我兒子。」正主兒終於出現了,不過情況卻無法由張延秀掌握,看著老陳他們那超級的樣子,張延秀冷笑道:「『四方土地』不愧是老江湖了,的確有兩下子,而且沒想到閣下的眼光如此的長遠,不僅從一個地方小混混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地方紳士,還讓兒子考取了功名,真是好氣魄,好膽識。不過我想殺官造反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閣下還沒那個膽子做吧。」張延秀脖子上的劍有些顫抖,本來準備殺人滅口的「四方土地」頓時沒了主意,張延秀說的也很清楚了,他們都是官府的。

雖然如此,但對方還是嘴硬地說道:「『四方土地』誰是『四方土地』這名號我可是今天才聽到,這位官爺找錯人了吧。」張延秀左手手指輕輕地放在了劍上,讓劍移開他的脖子一小段距離,說道:「大明天下,沒有什麼我們錦衣衛查不到的事情,你最好實象點,不然我的手下做出什麼出閣的事,我可不負責。要知道,幾條小小的人命我們可還不放在眼裡。」一聽到錦衣衛的名號,「四方土地」頓時沒了主意,凶名在外的錦衣衛讓「四方土地」進退不得,他手中的劍也沒了力氣,被張延秀用手指輕輕的捏住了劍尖。

看時機已到,張延秀突然大叫小單的名字,早已潛伏在附近很久的小單終於出了手,一記暗器狠狠地打在「四方土地」握劍的手背上,寶劍掉落到地上,老陳幾個人也迅速向張延秀靠攏,擒住了「四方土地」兩父子。張延秀轉過身來,看了看那位臉上充滿絕望神情的「四方土地」說道:「讓你的家丁都退下,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

「四方土地」整個家都被張延秀控制起來了,張延秀帶著小單和老陳走進「四方土地」的書房,發現他這個混混頭的書房內竟然有許多藏書,書桌上有一些正看到一半的書,好奇地翻開一看,書上都有一些備註。張延秀指了指書上的備註,問道:「這些都是你兒子寫的?感覺不像啊。上面寫的話都是經歷許多滄桑的人才寫得出來,不會是你寫的吧?」「四方土地」點了點頭,承認道:「都是我寫的,讓大人見笑了,不知大人到底有什麼吩咐,小的一定辦到,但請大人放過我的家人,他們都是無辜的。」張延秀仔細看了看上面的備註,這是個人才,相信再給他一點時間,他一定現在還要更加風光。

張延秀讓老陳把帶來的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後讓小單把「四方土地」的兒子帶出去,最後才對「四方土地」說道:「你打開看看吧。」盒子里並沒有裝什麼金銀財寶,有得只是兩封信,一封信的信封是紅色的,另一封卻是白色的。「四方土地」先打開白色的信封,嚇得差點站不住,倒在地上。白色信封內寫的是他「四方土地」心懷不軌,刺探南京城內眾多官員**,勾結江湖逆黨,請求錦衣衛北鎮撫司嚴辦此事。如果這封信真的送到北鎮撫司,罪名又被做實了,他「四方土地」就得人頭落地,牽連家人。

「你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了,不是還有另一封信嗎?為什麼不馬上打開看看,何必如此的早早絕望。」張延秀的話讓「四方土地」勉強有了點精神,他顫抖著雙手把紅色的信封打開,信的內容是張延秀包舉他成為南京城的的錦衣衛線人頭目,信是直接寫給張佐的。

看完這兩封信,「四方土地」也完全明白了張延秀的意思,但是他還是說讓張延秀給他一些時間考慮一下,張延秀淡淡地說道:「你有時間考慮,我卻沒時間等你的考慮,兩條路就擺明在你面前,如果你再這樣浪費時間,我在外的大隊人馬馬上就殺進來,平了你這小小的宅子,省得外面傳出什麼不利於我的風聲。」

看張延秀態度強硬,「四方土地」只得乖乖地聽令於張延秀,張延秀讓小單把張佐交給自己的名單拿給「四方土地」看看,然後說道:「照著上面的名單,給我查清楚這些官員的財產的實際情況。」「四方土地」看著名單上的名字,觸目驚心。「大…大人,這些可都是…南京城內有名的官員,我怕…」「四方土地」只是個小人物,根本惹不起名單上的任何一人。「你需要怕什麼?你只要把名單上的這些人的財產情況給我個大概的數字就可以了,其他的就沒你什麼事情了。至於我走之後,自然有人會照應你的,頂著錦衣衛這塊牌子,沒人敢把你怎麼樣。」

看著名單上的人名,又看了看張延秀,「四方土地」咬了咬牙,輕聲地說道:「賭了。」「大人,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還請大人一定要答應。」小單對「四方土地」竟然敢對少爺提要求有點惱火,「四方土地」只是一個小小的,不入流的地方混混的頭頭,如果不是張延秀需要他的情報,根本不會為了一個「四方土地」費了那麼大的工夫,而且剛才「四方土地」還敢拿劍放在少爺的脖子上,如果少爺有什麼閃失,小單他們全部都要以死謝罪。「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跟少爺談條件,要知道你剛才拿劍威脅少爺,就已經是死罪,我看你最好有點自知之明。」說著就要上前教訓一下不識好歹的「四方土地」,但被張延秀攔住了,張延秀說道:「以後他就是自家人了,小單你脾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壞了,他有話就讓他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