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十四章 交(下)

第四十四章 交(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52

王康哲很快地離開了張延秀住的客棧,並承諾馬上派人協助張延秀他們,張延秀需要什麼幫助,可以直接去找他,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和他一起出面,調動本地的士兵進行圍剿。「真是只老狐狸。」在王康哲走出客棧之前,張延秀又問了問王康哲,對江蘇境內的江湖中人進行清洗的事情,王康哲還是說要考慮考慮,還囑咐張延秀,先不要急於調動錦衣衛的外圍組織來江蘇,還需要慎重慎重。

錦衣衛的外圍組織全部聽命於北京的錦衣衛指揮使,各地的錦衣衛衙門只有協助的權力,無法對這些組織下達任何命令。一旦將大量的錦衣衛外圍組織調到江蘇,那麼情況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甚至還會讓張佐將他的親信勢力慢慢瓦解掉,十幾年來,王康哲就一直把江蘇省境內的錦衣衛當成自己的禁臠,不讓張佐插手,而張佐為了保持錦衣衛內部的團結,也就放任其做法。

「少爺,王大人是江蘇人士,這裡是他的老家,他不可能放任我們在這裡大肆屠殺他的同鄉,況且他也害怕事後的報復。」老陳無聲地走到張延秀身邊,對張延秀說道。張延秀冷笑了一下,突然打趣地對老陳說道:「老陳啊,你的輕功越來越厲害了啊,小單都做不到走路無聲,竟然讓你做到了,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老陳沒有回答張延秀的問題,而是面無表情地對張延秀說:「少爺,趁現在這個機會,我們應該抓緊時間把我們本來要做的事情做好。」張延秀本來來南京城只是為了密偵某些官員的實際財產,沒想到卻搞出那麼多的事情來。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張延秀決定趁現在很多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襲擊錦衣衛這件事情上,趕緊把「四方土地」找出來,然後再跟王康哲攤牌。「還有,少爺,那混混的精神已經恢復了,就是身子還有點弱,請少爺放心。」沒想到老陳還是個如此細心的人,那個混混張延秀心裡的確有點擔心,不過現在好了,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不到兩天的時間,錦衣衛被殺的這個消息被傳的沸沸揚揚,南京城內的錦衣衛已經全部出動,統領各地的衙門捕快,追查兇手。由於王康哲的提醒,張延秀加強了身邊的警衛,也放棄了所有的遊玩,反正小迷糊讓張延秀買的東西也差不多都買了,而且都在路上。

「少爺,那人已經回家了,現在小單正跟著他,沿途會留下記號,這次絕對可以找到『四方土地』。」由於突發事情的發生,反而讓張延秀擁有了直接從南京錦衣衛衙門調看某些不大重要密檔的權力,因此「四方土地」的那個舉人兒子很快就被找到了。但麻煩的是「四方土地」的兒子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學館中,很少回家。為此,張延秀故意讓張承德去找學館的夫子,強迫其將學館關閉幾天,順便讓所有的學子都回家。

「那正好,我現在剛好想出門再去買些東西,正好順路去見見那個讓我們實在好找的『四方土地』。」由於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張延秀差點忘了要買上好的江南絲綢這件事。「少爺,現在外面不太平,我希望你最好還是不要出去外面,有什麼事情直接交給我們辦就行了。」張承德竟然勸張延秀不要出去,可這也不能怪小單,因為要對付張延秀的那群江湖中人突然都消失了,就連王康哲也不知道他們的去向,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還在南京城內,因為張承德他們都十分緊張張延秀的安全,整天疑神疑鬼的,早上還差點將一個闖進客棧的人給誤殺了,後來才清楚,那個人竟然是客棧的老闆。

「你們怎麼就對自己這麼沒信心,不過是些不入流的江湖草寇,難道他們比你們這些錦衣衛高手還可怕,再說了,我不親自出去見那個『四方土地』,有很多事情是沒辦法談的。」雖然張延秀這樣說了,但是屬下們還是堅決反對他出客棧,這讓張延秀有點生氣:「難道說,外面一有危險,那我就得乖乖待在一個地方,那我以後還能辦什麼大事,這些屬下又有什麼用!好了,都別說了,我是你們上司,一切都要聽我的,我最多給你們三盅茶的時間,馬上安排好一切,我可沒興趣也沒時間跟一群蛇鼠在黑暗中捉迷藏,必須儘快把他們都引出來。」

張承德和老陳實在有點為難,但卻不能違背張延秀的意思,正在這個時候,客棧里突然進來一個人,是被外面把守的人帶進來的,一出示腰牌和打暗語,才知道是前幾天調來的江蘇境內的錦衣衛外圍組織,本來還以為這群人最快明天早上才能到,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

「你屬下的那些人呢?」張延秀問道。「回稟千戶大人,屬下的同伴已經全部分布在客棧附近,嚴密監視一切可疑之人。」錦衣衛的外圍組織一般有一半的人是擁有錦衣衛身份的,但是從外面看來,他們更像平民百姓或是江湖中人。「你們來得正好,我剛好要出去買些東西,見個人,順便把一些討厭的蛇鼠從洞中引出來,路上你的人就秘密地潛伏在我四周,如果發現什麼可疑之人,全部給我抓起來,然後直接送到南京的錦衣衛衙門進行審問。」看張承德他們的安排,張延秀這次出門根本無法把那群人大規模的引出來,身邊五十個攜帶兵器,身穿錦衣衛官服的人走在大街上,不管什麼人得嚇跑了。但是對方用來探路的小人物應該能夠引幾個過來,抓到了就送到錦衣衛衙門嚴刑拷問,沒什麼事問不出來的。

「承德,你去把衣服換了,官服內穿一件跟我現在身上穿的一模一樣的衣服。」張承德聽到這話,臉色馬上大變,他清楚張延秀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少爺,你要三思啊。」張承德的身高年齡差不了多少,讓他做自己的替身是最好的選擇。「哪那麼多廢話,你去準備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