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十一章 混(中)

第四十一章 混(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92

一百兩白花花的銀子就在他面前,小混混馬上就變了表情,拿起地上的銀子,咬了咬,然後用力得擦乾淨。看著他那忘乎所以的樣子,小單很不高興地踢了他一下,說道:「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還不快多謝我們家少爺。」小混混馬上忘了昨天是張延秀讓人把他打傷的,把張延秀當成了他的救命大恩人,一謝再謝。

看那混混現在的樣子,張延秀雖然感到一些噁心,但卻讓他很有成就感。「你還想不想再賺五百兩銀子?」早上接到張佐的信鴿,讓張延秀快點把這裡的事情辦完,然後回家準備過年。雖然離新年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但張佐在信中的意思是讓張延秀早點回北京城,他在外面鬧得實在很不象話。

「五百兩銀子!」小混混貪婪地看了看懷裡的銀子,又恐懼地看了看張延秀,哀求道:「少爺,你就饒了小的吧,為了一百兩銀子,小的已經被您打得半死了,雖然小的知道那是你在演戲給別人看,可小的還想活,五百兩銀子不是要小的命嗎?」聽這話,張延秀有點不高興了,什麼叫演戲給別人看,拿自己跟那些戲子比,這個不懂規矩的傢伙。小單馬上看出了張延秀不高興,直接給了那混混一腳,混混仰面倒在了床上,銀子掉了出來。「什麼叫演戲別給人看,你以為我們是那些低賤的戲子嗎?!別忘了我們可是錦衣衛,讓你幹嗎就幹嗎,哪來那麼多的廢話!」混混的傷口被小單踢裂了,臉上的傷口又開始流血了。

滿臉是血的他,完全不顧正在流血的傷口,一邊趕緊將掉在地上的銀子收回去,一邊拚命磕頭求饒。「來人,幫他把傷口處理一下,我可沒要他死。小單,看來你昨天酒實在是喝得太多了,到現在還沒醒,去喝些醒酒茶再來,順便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馬上可以吃的,我突然感覺有點餓了?」小單有點不高興的離開了,離開前還狠狠瞪了一眼那混混。

「小單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脾氣有點大了。不過他說的也是實話,你一個小小的街頭混混,憑什麼跟我講條件,現在給你兩條路,一、乖乖地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事成之後虧待不了你。二、我想南京城外的亂葬崗上多一處無主的孤魂,是不會有什麼人去注意的。」

小混混頭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也不再流血了,但臉色還是那麼蒼白。他手裡緊緊攥著一錠銀子,咬著牙說道:「我明白了,大人叫我做什麼,我就去做什麼。」一副要死的樣子,張延秀問了自己一句,他有這麼可怕嗎?「這次讓你做的也不是什麼危險的事,就是讓你帶著承德去見你們的老大『四方土地』只是讓你帶個路,見到人了五百兩銀子馬上就是你的了。」一個小小的混混頭,所謂的「四方土地」還真是個不好找的傢伙,張延秀根據手下人的秘密打探和南京錦衣衛內張佐心腹的回報,南京城知道「四方土地」這個人的很多,卻沒幾個清楚「四方土地」的真實姓名,而且「四方土地」在南京城內有好幾處秘密的藏身處所,在外接受情報交易的都是他的一些心腹手下。

「大人開恩啊,小的只是『四方土地』手下的普通線人,在他手做了三年,還沒見過他老人家一面,小的如何找得到啊。大人開恩,大人開恩。」說著,說著,竟然哭了起來。這還真是個麻煩,不過張延秀不信他沒有一點蛛絲馬跡,張延秀想混混應該是害怕事成之後,「四方土地」的報復。

小單此時走了進來,拿了一些冷盤和一壺酒放在張延秀面前,對張延秀說道:「少爺,這些都是這裡最出名的冷盤,你先吃著,不夠我再去讓掌柜的準備。」小單拿來的都是一些熟食,張延秀吃了幾片鹵牛肉,突然說道:「既然你什麼都不知道,那我留你何用,那一百兩銀子,剛好可以為你買一口上好的棺材。」小單聽張延秀這麼說,馬上很高興地看著那混混,並說道:「少爺,這事由我來辦好了,我絕對是做得乾乾淨淨的。」

那混混馬上又不哭了,使勁地磕頭求饒。「想保住命就給我認真想一想,有什麼能夠直接找到『四方土地』的辦法,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也可以。」張延秀必須親自找到那個叫「四方土地」的。他必須找到「四方土地」本人,如果用普通的方法找其買情報,未必會得到需要的情報,「四方土地」也未必敢接。就算是給了,情報也可能有問題,再怎麼說張延秀他們不是南京本地人,遲早要離開的,「四方土地」還要在南京城裡繼續生活下去。

張延秀靜靜地吃著面前的冷盤,酒是很淡,有點甜,但是很香的那種,小單還真是機靈。混混一直在將自己知道的事情想起來,說出來。可當張延秀把冷盤都吃完,酒也喝完的時候,混混所能提供的也只是一些沒有什麼用的小線索,張延秀已經沒有多少耐心了,這個時候老陳突然對張延秀說道:「少爺,現在如果我們再有什麼動靜的話,很容易被人發現我們的意圖,所以還請少爺能夠耐心等待。」

看了看那混混為了把線索想出來,拚命拔著自己頭髮的樣子,張延秀點了點頭,讓人把酒菜都收了起來,然後站起來,轉身就要走。看張延秀要離開,那混混突然衝到張延秀面前,抱著張延秀的大腿說道:「大人饒命啊,大人饒命啊,我馬上就會想出來的,馬上就會想出來的。」手下很快就把他拉開,張延秀很不高興地看了看被弄髒的褲子,握緊拳頭,但不一會就鬆開了。

「把他放開。你緊張什麼?我又沒說要殺你。你們把他給我看好了,三天只內如果他還不能提供什麼重要的線索,就不要讓我再看見到他。老陳,這事你來負責。小單,我們走。」走出房門,小單告訴張延秀他想負責這件事情,但張延秀沒有答應他的請求,只是對小單他說道:「老陳很久沒動動了,是該讓他舒展一下筋骨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