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十章 混(上)

第四十章 混(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33

錦衣衛在大明朝中是一個完全獨立的部門,只聽從皇帝與錦衣衛指揮使的命令。我們錦衣衛擁有侍衛、監視、緝拿、刑獄之權力,並在各地都設有錦衣衛衙門。出外辦差時,偵察、緝拿、提審、逼供皆不必上報,需要時可調動各地衙門差役、壯丁、衛所士兵。由於錦衣衛的權力過大,而且還造成了許多冤案,因此每代朝廷都會有人聯名上書,要求廢除錦衣衛,但結果都是一樣,最多也只是將一些錦衣衛裁撤掉或是進行比較嚴格的整頓,沒有一位皇帝有過廢除的心思。鷹犬雖然可惡,但沒了鷹犬,又如何看家護院?!

太陽還沒下山,宴席上的很多官員就用各種理由離開了,張延秀也不在乎,繼續和留下來的三名官員飲酒作樂。當太陽下山之後,那三名官員也要離開了,不過離開之前他們將一個錦盒送給了張延秀,張延秀也不客氣,讓他們把名字和官銜寫在紙上,一起放在錦盒裡,不然張延秀可能會把人名搞錯。

因為喝了太多酒的關係,實在走不動了,張延秀的屬下們更離譜,有些已經摟著姑娘到船艙里休息了。張延秀覺得有些人已經玩瘋了,這樣可不行,得找個機會好好訓練訓練,他可不想養一群只會吃喝玩樂,卻毫無戰鬥力的兵。話雖然這樣說,但張延秀還是命令所有人晚上就直接留在花船上過夜,而他也因為寂寞久了,實在忍不住,也摟著個姑娘進船艙了。說來也奇怪,以前在西山密營的時候,張延秀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到晚上就想女人,可自從有了鄭香伶之後,就天天晚上想女人,很想每天晚上都有女人陪,感覺自己還真是墮落啊。

半夜了,本該已經睡下的南京城出了名的混混頭「四方土地」卻怎麼也睡不著。二十多年過去了,「四方土地」從一個街頭小混混拼死拼活成為了現在的員外,手下支配著南京城裡半數的混混,精明無比的他並沒有像其他混混老大那樣,只靠收保護費賺銀子。他充分發揮手下人長處,四處收集各種消息傳言,然後尋找買家,將各種情報販賣出去,從而賺取銀兩和討好南京城裡有實權的官員。

昨天晚上他就接到消息,南京城裡來了一群人,聽說是從北京過來的,橫得很,還抓了一個他手下的手下的一個小混混,聽客棧的小二說,那些人都是北京的錦衣衛,來南京公幹的,領頭的是個千戶。接到這個消息,「四方土地」馬上手下的混混們最近幾天都收斂著點,盡量別出去,出門最好不要鬧事,如果遠遠看見北京來的那群人,馬上躲開。

他知道,北京來的錦衣衛都是群惹不起的主,不僅手上權力極大,而且個個心狠手辣,江蘇境內就發生過,北京來的錦衣衛為了獲得軍功,故意去找一些地方勢力的麻煩,然後編織一些罪名,將那些地方勢力連根拔起。想起這些,他就害怕,明年,他的長子就要去考科舉了,十年寒窗苦讀,再加上自己不惜耗費無數的錢力、物力、人力,才十九歲的長子,就已經是一位舉人了,明年他的長子再努力一下,自己再上下打點一下,讓兒子當上一任地方官員應該是沒問題。再過幾年,二女兒長大了,到時候找個不錯的官宦人家,帶上足夠的嫁妝,歡歡喜喜地把女兒嫁出去了,自己就再沒什麼牽掛了,也真正做到了光宗耀祖!

自從「四方土地」下午接到消息,那個被抓的混混早上因為一些小事情,被那群從北京過來的錦衣衛當街毒打了一頓,最後還被扣在他們住的客棧里。中午的時候那個千戶又帶著人上了秦淮河的花船,宴請他們的都是南京城裡一些極有權勢的官員。聽到這些,「四方土地」就擔心得睡不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分析著眼前的情況,太像了,實在太像了,這些都是錦衣衛要向某些勢力動手前的徵兆。雖然收到消息,那群人來南京城是為了偵辦某些官員,可從他們一路行船來南京的表現,絕對不會是這麼簡單。

而且最近南京城裡突然多了很多江湖武林人士,都是江蘇地界里有名的高手,這些江湖中人已經開始在接觸他手下的那些混混,專門打探那群北京來的錦衣衛的動向,情況很不妙啊。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早上醒來的時候,張延秀看了看躺在身邊的女人,她也醒了。昨天實在是太放縱自己和屬下了,張延秀有些後悔。在她的伺候下,張延秀穿好了衣服,梳洗乾淨,靜靜地吃著送上來的早餐,並讓人把屬下都叫醒。

昨天晚上的開銷很大,大花船的酒宴錢已經有人替張延秀付了,但四艘花船的過夜錢都要我出,一共五千多兩銀子,而且這個價錢很實在,因為這四艘花船都是秦淮河上叫得出名字的一流花船。

為了不讓事情變得麻煩,張延秀一下子拿出了七千兩銀子,多出來的兩千多兩其中有一千兩是打賞給昨天晚上陪他的那個姑娘,張延秀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那一千兩就是為了讓她不再跟自己有什麼關係給的。

在四艘花船所有姑娘的千恩萬謝中,張延秀他們上了岸,直接回了客棧。見張延秀他們來了,客棧掌柜的趕緊問是否需要準備早飯,張延秀讓他多準備一些解酒的東西,因為馬上就要辦正事了。

客棧後院的一間房子里,那個混混頭上和身上綁著很多繃帶。見張延秀進來,嚇得一直磕頭,說:「我不敢了,我不敢了。」看他那害怕的樣子,張延秀覺得真是好笑,不過張延秀也放心不少,最起碼他身體沒有什麼大礙,能動彈,也應該可以走路,就是臉色有點蒼白,被嚇的,也是因為流血太多。張延秀將包著一百兩銀子的包袱取出來,讓手下人打開放在他面前,對他說:「拿去,這是你應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