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九章 樂

第三十九章 樂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46

地上開始有血流出來了,那混混也沒了聲音,看樣子已經昏了過去。張延秀有點擔心地問張承德:「不會下手太重了,死掉了吧?」張承德小聲地說:「少爺放心,我們下手都有分寸的,別看流了那麼多的血,但都是皮外傷,傷口稍微處理一下就可以了。為了逼真一點,我們才故意把他打暈的。」說的也是,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這些都是屬下們最熟悉不過的,有些還是祖上傳下來的手藝。

「人死了沒有?沒死就給我拖回去,晚上接著打,敢戲弄本公子,找死。」再鬧下去就會驚動一些行家,這點小手段,懂行的一看就明白。張延秀讓幾個人把那混混拖了回去,順便把買來的東西也送回客棧,保管好。

圍觀的人很多,張延秀很討厭他們那種看戲的眼神,大聲吼道:「看什麼看?都給本少爺散開,不然連你們一起打。」張延秀惡語一出,手下一半人就向四周的人群走去,圍觀的人馬上哭爹喊娘的四散而逃,一個個大罵世道不太平。

「大人,何必跟這種市井小民生氣呢?他們就是這個德行,一個個自掃門前雪,一有熱鬧看馬上圍上來。不過他們這樣不是很好嗎?不然我們可就有點麻煩了。」身邊一個有經驗的錦衣衛說道。

為了讓張延秀高興,小單還特意說道:「但也有人跟他們反應不一樣的,有一次,我和老陳辦差的時候,也是在街上打人,竟然有一個書生出來阻止,一開始我們還認為是一個江湖中人,可馬上發現不是。那書生一開口就是滿嘴的聖人之道,那個羅嗦啊,最可笑的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講什麼,最後煩了,想帶人離開,那傢伙還死活不讓我們走,還要跟我們一起對簿公堂。現在想起來就覺得有些好笑,世上還真有那麼傻的人。」張延秀髮覺自己還是太年輕了,心還沒有徹底變冷,他根本不應該為那群圍觀的人生氣,他們越是這個樣子,越是對自己有利。管理一群任人屠宰的羔羊,總比管理一群兇惡的狼狗好。

不過張延秀還是問了一句:「那後來你們把那個書生怎麼樣了?」小單回答道:「也沒什麼?難得有這麼好玩的人,而且我們也沒那麼多的時間,給了一巴掌打暈在地,也就走開了。」張延秀笑了笑,說道:「沒錯,的確是個有趣的人,如果他能走上仕途,那一定會成為『東林黨』的好同僚,又一隻蒼蠅。」

時辰已經不早了,大家的肚子也有點餓了,張延秀本來還想先找家酒樓填飽肚子,但張承德說一直讓人等著很不好,所以就帶著所有人向碼頭出發。來到約定的碼頭,張延秀一群人馬上被等候在碼頭上的幾位管家發現,他們馬上迎了上來,說了很多的廢話,但所有的意思都是一樣的,他們等了很久了,他們的老爺也等了很久了,所有人都有點不耐煩了。

一上船張延秀就發現,很多官員都鐵青著臉,桌子上的酒菜已經吃得差不多了,有些人衣杉凌亂得很,船上的姑娘們已經在彈唱小曲了。小單告訴張延秀,船很大,但沒有足夠的空間招待他們所有人,要一些人到船艙里去吃飯,這讓張延秀很不高興,先不理那些官員,直接找來船主,讓他再叫幾艘花船過來,張延秀全包了。把人一分,四艘大小花船一起離開碼頭,遊玩秦淮河。

「張千戶如此年輕,卻能如此愛惜手下,真是難得,難得。」意思也就是說,我輩分太小,太嫩了。「呵呵,多謝誇獎,讓各位大人久等了,實是不該,可請貼上並沒有註明時間,因此早上我就帶著屬下們逛一逛南京城,順便買些東西回去給家裡人。」張延秀的意思是說,家裡的後台夠硬,看不起你們這些人。張延秀一上船就有些官員看他的眼神很不對,現在的臉色就更不好看了。

張延秀很不喜歡出現在這種場合,因為所有人說得話都不直接表現出來,先是一堆客套話,然後要把所要說的話很不明顯的表示出來,說起話來累個半死,而且還不清不楚的,實在有夠麻煩了。又沒頭沒尾地聊了幾句,互相試探和諷刺一下,可張延秀肚子實在餓了,也有點口渴。就不跟在席的官員多廢話鬥嘴了,接下來努力為填飽肚子而奮鬥。嘴裡說出的話也就是:「嗯。」「是嗎?」「哦。」這麼簡單,看張延秀這態度,如果不是船已經到了河中,相信馬上就有人要離開了。

為了不讓場面變得如此尷尬,有些比較和氣的官員馬上叫來的船上的姑娘,陪客唱曲。一開始還可以,但後來外面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吵,都是從跟著的三艘小花船上傳來的,張延秀的屬下們玩得很高興,可是在場的官員就不高興了,動靜太大了,太引人注意了,被外邊的人知道了,有失官體。

馬上有官員就勸張延秀是不是讓屬下人收斂一下。還有的人特意說了一下張延秀這一路上來南京城發生的事情,擺明說張延秀年少不懂事。借著酒勁張延秀故意說道:「收斂,為什麼要收斂,我是當今皇上看著長大的,跟太子殿下吃一樣的奶水,從小就玩在一起。我家老爺子是錦衣衛指揮使,錦衣衛里除了老爺子外,誰能管我。再說了,我們錦衣衛本來就是得罪人的差使,監視地就是天下的官員和百姓。所以我們不怕得罪人,也不怕別人蔘我們。『東林黨』那群蒼蠅,要參就參,按規矩,最後還不是把摺子交到錦衣衛指揮使手上,由錦衣衛內部處理,也就是回家的時候,挨挨板子而已。」張延秀這也是明確地告訴在場的官員,他是年輕,是沒經驗,但是他夠狂,也有狂的資本。所以最好別惹他,他沒什麼干不出來的。就這樣憑著張延秀狂妄無比的態度,最後所有的人也就只談風月,不談國事,都忙著與身邊的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