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八章 鄉(下)

第三十八章 鄉(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83

還有一個時辰就晌午了,南京秦淮河渡口上停泊著一條巨大的花船,碼頭上站著好幾個人,南京城裡地頭熟的肯定會認識這幾個人,他們都是南京城裡幾個大官的管家,看樣子像是在等什麼人?是等什麼人呢?碼頭上幹活的人看他們都已經等了一個多時辰了,這些平時可都是財大氣粗,走在路上威風凜凜的主,要等人也不必親自出來等候。碼頭上開始有人聚集在了一起,指指點點地談論著什麼,那幾個管家馬上就發現了,招呼著幾個打手向那群人走去,一時間,好奇地人們馬上如鳥獸般散去。

張延秀早上的吃的客棧小吃還真不錯,小籠包皮薄餡足,而且不是全肉餡的,魚、蝦、菜、筍,還有一些張延秀吃不出來的,叫不出名字的,也只有南京這個地方才有這麼多樣的原料來做出這些小菜。說到原料,張延秀突然想起臨行前小迷糊給他的那份單子,上面雖然有一些不容易保存的食材,但也有一些比較笨重,容易保存的東西,而且張延秀也要去買一些江南上等的絲綢回去。正好現在有時間,先去市面上逛逛,買些東西回來準備好。

「掌柜的!」聽到張延秀在叫掌柜的,他急忙跑過來,說道:「大人不知道您有什麼吩咐?」看張延秀桌子上有很多被吐出來的小籠包餡,掌柜的臉色馬上變地非常不好。「小的該死,小的該死,大人如果不喜歡,小的馬上讓廚房的人換掉,大人您稍等片刻,馬上就好,馬上就好。」張延秀用筷子將小籠包打看,認真看了看裡面,將有生薑的部分去掉,然後說道:「別這麼緊張,也沒什麼。你們的廚子手藝還真不錯,不過下次要用生薑的時候,用生薑汁就可以了。」張延秀吃飯有個壞習慣,就是不喜歡吃到生薑,家裡人和西山密營的師傅為了遷就他,在抄菜要用到生薑的時候,特意用生薑汁代替。

「小的明白,小的馬上讓廚房的人重做,下次絕對不會再出現這種事情了。」掌柜的干這行已經有些年頭了,十幾年裡,也接待過很過有錢有勢的達官貴人,但這次來的人,沒一個好伺候的。先不說這位錦衣衛千戶大人,他的那些手下也是些不好伺候的主,昨天晚上,他和客棧的小兒一直忙到了大半夜才睡下,被子、臉盆、毛巾、茶水,甚至連最簡單的茶杯都換了十幾個,而且換東西的時候動作還要小聲,不能吵到他們的千戶大人。

看著他那緊張的樣子,張延秀笑了笑,拿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給他。「這個先放在柜上,不夠再說,伺候好了,都有賞。」身邊的張承德馬上拿出五兩現銀扔給掌柜的,算是他的賞銀。老闆馬上千恩萬謝地下去安排了。

「小單,那個混混還在吧,把他叫過來。」小單走到混混身後,用腳踢了踢他坐的板凳,讓那混混過來。張延秀把小迷糊給我的那個單子拿出來看了看,讓小二拿來筆、墨、紙、硯,將一些可以先買的東西抄錄下來,然後拿給那個混混看。「等下你帶路,我要買的東西都在這上面,記住,都要最好的,銀子不是問題。」

小混混看了看張延秀,又看了看手上的單子,汗馬上就下來了。「大人,小的,小的…」小單狠狠地踢了他一腳。「有什麼話快說,少爺可沒那麼多時間跟你在這磨蹭。」小混混嚇得跪了下來,磕著頭說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小的不認識字啊。」原來是這樣,是張延秀疏忽了,他一個小小的街頭混混怎麼可能讀書識字呢?!「掌柜的,你把單子上的東西念給他聽吧,有些不明白的也替他解釋、解釋。」有些東西,正規的名字跟老百姓平時叫的名字差很多,一樣東西南北的叫法也不一樣。

掌柜的交代得差不多的時候,張延秀也吃完了早餐。小單提醒了張延秀一下,幾位朝廷官員正在秦淮河上等他呢?張延秀說道:「要怪就怪他們沒把見面的時間定好,反正早去晚去也是去,現在是他們要求我,就讓他們多等一會兒吧。」整理好衣著,準備好要用的銀兩,一群人離開客棧,逛南京城去了。走的時候,張延秀看見客棧的掌柜的和小二都是一臉很奇怪的樣子,那樣子很像剛才牢里放出來的表情。

小迷糊吩咐的一些東西都比較好買,但是上等的絲綢就有點麻煩。雖然張家每年都會收到皇上賞賜的江南進貢的絲綢,但是張延秀實在想讓香伶她們穿上自己親自買的絲綢做成的衣服。可那些在老百姓眼裡看起來十分上等的絲綢,張延秀就是看不上眼。為了買到自己喜歡的,上午大半時間都在布店裡轉。

「少爺,午時快到了,是不是該去渡口了?」張承德看張延秀一直在轉布店,提醒了他一下。「你過來。」聽張延秀叫在叫他,那小混混馬上跑了過來。「大人,有什麼吩咐。」張延秀突然低聲對他說道:「你想不想賺一百兩銀子?」混混馬上點頭。「那好,不過我事先提醒你一下,這銀子可不是那麼好賺的,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一點代價。」混混想了一會,咬牙說道:「請大人吩咐。」張延秀卻什麼也沒說,只是讓帶到一家很熱鬧地街道上,先走進一家比較出名的布店,很不滿意地看了看,又選不到自己需要的上好絲綢。混混剛走出店門,想領著張延秀他們去另一家布店,就被張延秀一腳踢了出去,爬在了地上,他剛想起來,張延秀屬下好幾個人已經沖了過去,一陣猛打。

「你個死王八糕子,本少爺讓你帶我到最好的絲綢店,你都帶我到哪裡去了,爽本少爺是不是。來人,給我狠狠地打。」一時間,街道上充滿那混混地慘叫聲和求饒聲。

這時候,幾個差役走了過來,小單馬上走了過去,大聲地說道:「沒你們什麼事,快走開。」看著小單拿出來的腰牌,那幾個差役很無奈地走開了,其中還有一個回頭狠狠地看了張延秀他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