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七章 鄉(中)

第三十七章 鄉(中)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77

張延秀如果要下屬們睡覺的時候擠一擠,他們是不會有什麼怨言的,以前訓練的時候,就是十個人擠一個營帳,但這次其實是出來玩的,所以張延秀並不想讓下屬們受苦。「那就把他們全請出去,現在天色還不算晚,應該可以再找到別的客棧,至於他們的房錢,我全替他們付了。」張延秀吩咐客棧的掌柜,讓他把房間里的客人都請出去一些,這樣就有足夠的房間了。

「公子,這樣做小店沒辦法跟客人解釋啊,小店一向是信譽第一,現在讓小店這樣無緣無故地趕客人走,小店實在沒辦法做,不如諸位再等等,小的去跟別的客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空出幾間來。」遠來都是客,像這種大客棧靠的就是回頭客,掌柜的誰都不願意得罪,再說了,張延秀這群人都是第一次來他的店,下次可能就不會來了,做生意的眼光都看得比較遠。

「哪來的那麼多廢話,我們現在很累了,吃完東西就要休息,你動作最好快點,不然的話。」張延秀直接把腰牌拿了出來,讓掌柜的看清楚。「我就給你一柱香的時間,一柱香燒完之後,你必須給我騰出足夠的房間來,要不然我就讓我的下屬親自動手,把裡面的人都扔出去。」亮出了錦衣衛的身份,老闆什麼廢話都不敢說了,他去客房還沒一會兒,這個客棧的許多客人都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有幾個不小心地還摔倒在了地上,惹得張延秀手下一些人哈哈大笑。

張延秀是一個在北方出身的南方人,因此張延秀喜歡吃南方的飯菜,小迷糊從小就在南方長大,她學的第一道菜就是南方菜,為了思念故鄉,她大部分做的也是南方菜。北方菜講究的是厚實,讓人吃得飽;南方菜講究的是精細,讓人吃得好。張延秀自從出生就不用為填飽肚子的事情發愁,吃飯只挑自己喜歡吃的菜,但北京城裡很難吃到新鮮的魚蝦螃蟹,這次回南京就要好好吃個夠。

晚上休息的時候,張承德、老陳、小單和張延秀住在一個院子里,張承德早早就去睡了,老陳和小單還在張延秀身邊,小單出去為張延秀打盆清水。「老陳,怎麼一臉不高興的樣子,這裡的飯菜就這麼不合你胃口嗎?我記得在家裡的時候,你是最喜歡吃小迷糊做的江南小菜了。」老陳有點無奈地看了張延秀一眼,然後說道:「屬下不敢。」就不多說話了。

「唉!你明天如果還是這個樣子,叫我們怎麼開心地去游秦淮河呢?你一個人不開心,可別讓大家都不開心。」來南京城,怎麼可以不去遊玩那八百里秦淮河,更何況張延秀這次身上還帶足了銀兩。「那屬下就不去了。」老陳還真是一根筋,快三十了,還是一個普通的錦衣衛,如果不是張延秀身邊急需一個擁有豐富經驗,人又沉穩堅毅的人,他可能還在錦衣衛外圍組織,出生入死。

「去,明天大家都要去,還要帶上那個小混混。一路上耽擱了那麼多的時間,又出了那麼多的事,南京這裡早就傳得滿城風雨了。我們要調查的那些官員也一定得到了消息。現在用正規的方式去查,什麼結果都不會有。而且我們手上一點大概的數字都沒有,就這樣直接去找我那王伯伯,那還不被他笑死。所以,這幾天所有人都要一起好好玩個夠。」

「可是少爺,難道我們就這樣什麼事也不做,最後什麼也沒幹成就回去?」事情最後搞成這樣,主要都是因為張延秀的原因,可身為屬下的又怎麼能怪上司。「我說老陳啊!你怎麼還想不明白,少爺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是什麼事都不做,只是現在暫時不做,讓其他人都以為我們這次只是出來玩的一群就會鬧事的公子哥,等他們都放鬆警惕了,我們再動手。」小單打完水回來,因為知道張延秀不喜歡解釋,也清楚老陳的死腦筋,所以他幫著解釋道。

「俗話說蛇有蛇路,鼠有鼠路。全天下消息最靈通的,除了我們這些做官的之外,還有一群人。相信少爺專門將那個混混留下,就是為了從那群人口中得到消息。少爺請用。」接過小單送過來的毛巾,張延秀擦了擦,微笑著點了點頭。

「南京城裡的混混一向小道消息靈通,本衛的一些情報還是專門通過各地的小混混而獲得的。可如果我們現在直接去找那些小混混,那個方面的人都會跳出來,想盡辦法去脅迫那些混混,我們是過江龍,他們是地頭蛇,雖然我們夠強,但遲早也是要走的。如此一來那些混混給我們的就都是錯誤的情報,或是乾脆躲起來不見我們。因此這幾天大家就好好地休息,休息。」張延秀坐回床上,將外衣脫掉,有點累,準備睡覺了。

「可混混的消息不大可靠,會出錯的。」老陳又提醒了張延秀一下。張延秀打著哈哈說道:「放心吧,我們又不是要全靠他們的消息,我現在需要的只是一個大概的數字,有了這個數字我就可以去找我的王伯伯,跟他好好談談,讓他把手裡的情報直接交給我。想起那個王伯伯,我實在不想去見他,可又一定要去,真是頭疼啊,不想了,我累了。睡覺!」老陳還想說些什麼,被小單阻止了,兩個人把燈都吹滅,小心地走了出去,輕輕地把門關上。

張延秀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就收到幾張帖子,說是請他去秦淮河游花船的,他們特意包下了秦淮河上最大的花船,請來了八大名妓之中的五人,看樣子是下足了本錢。「都是些什麼人啊?名字看起來都挺熟悉的。」張延秀問張承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