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六章 鄉(上)

第三十六章 鄉(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31

大明朝開國都城南京城,應該算是張延秀的老家。元朝末年,天下大亂,民不聊生,為了能夠活下去,張延秀的先祖跟隨大明開國皇帝東征西討,明太祖定都南京,國號明。張延秀先祖也就正式定居於南京城。後來明成祖通過「靖難之役」奪取了江山,遷都北京。張氏一門身為錦衣衛世家,也就一起遷了過去,但張氏先祖之墓穴是在南京,張氏的祠堂也在南京,南京也就成了張延秀的老家,每年清明,張延秀全家一有機會都會來南京城祭拜祖先。張佐當上錦衣衛指揮使後,當今聖上還特意將江南城的兩處皇莊賜給了張佐,使張佐風風光光地榮歸故里。

現在張家在南京城已經擁有了四處莊園,北京也有兩處,每年年底,張佐都會特意讓這六處莊子的管家熱熱鬧鬧地將大量的年貨送進家中,對於一向喜歡安靜的父親如此奇怪的做法,張延秀很好奇。而張佐給他的答案也很奇怪,他說:「貪戀榮華比貪戀權勢好多了。」

雖然南京城已經不再是大明朝的權力中心,但是南京城內依舊保留著六部九卿等北京城內所擁有的官員機構,這些機構專門負責處理南方各省的一些瑣碎事物,大事情則一概交北京方面處理。

南京的錦衣衛,其內部機構與北京的錦衣衛完全一樣,同樣也設有錦衣衛指揮使一職。但是遠離權力中心,遠離皇上,南京方面的錦衣衛必須全部聽從北京方面的命令。

南京的錦衣衛指揮使王康哲,是先皇帝的舊臣,以前是北京錦衣衛指揮使,算一算他今年也有五十五了吧,聽說孫子已經十二了。當今聖上很不喜歡他,但由於他在聖上登基的時候出過力,也會了安撫那些先皇帝的舊臣,就把他調到南京,依舊是錦衣衛指揮使。

對於調任南京這件事,王康哲沒有半句怨言,到了南京後,他的行事變地十分地低調,也因為這樣,快二十年了,皇上完全沒有把這個他不喜歡的人從錦衣衛指揮使的位置上換下來。

雖然如此,但王康哲與張佐的不和,是所有錦衣衛所皆知的。王康哲恨張佐搶走了他的北京錦衣衛指揮使的位置。他瞧不起張延秀的家族,因為他的家族是錦衣衛內所有家族中最風光,也是最有歷史的。在他眼中,張佐之所以能夠坐上北京錦衣衛指揮使這個位置,全是因為運氣好。否則,論出身、地位,就是再過一百年,也輪不到張佐坐這個位置。

以前回南京祭祖的時候,張延秀也跟王康哲見過幾次,印象中,張延秀很不喜歡這個囂張的老頭,但是出於禮貌和對他們家族的尊重,也是為了穩定錦衣衛內部,張佐一直要張延秀叫他王伯伯。

「少爺,我們是先去拜訪王指揮使大人,還是先去南鎮撫司掛牌?」要一下子找出一百多匹快馬實在有些困難,張承德到下午才回來,只帶回了五十匹馬,七輛馬車。沒辦法,只好將就一下,一群人就這樣慢慢吞吞地進了南京城。「先去掛牌子吧,至於拜訪的事過幾天再說,一路上搞出那麼多事來,一定會有把柄和破綻的,他一定知道個一清二楚,我可不想現在就去找他,少不了被我那個所謂的王伯伯嘮叨和嘲笑。」

太陽快下山了,為了趕時間,一行人直接騎著馬來到南鎮撫司門口,把手續辦好後,老陳突然說道:「少爺,南京城再怎麼說也不是北京,這裡不是我們的地盤,所以小的大膽,還請少爺行事上謹慎一點,不要被人抓住了什麼把柄為好。」老陳很少說廢話,因此他說的話多少有點道理,但是張延秀還是不大喜歡聽,因為兩人的身份不同,張延秀不喜歡老陳那勸誡式的說教。

「這個我清楚,我明白該怎麼做。」看張延秀有點不悅,小單馬上介面道:「少爺,天色也不早了,你覺得我們在哪過夜好呢?要不要我讓南鎮撫司的人幫忙安排一下,或是直接去外地官員下蹋的驛站?」張延秀搖搖頭說道:「那些地方怎麼樣你們都應該清楚,況且我們還有一百多號人,去哪裡都是麻煩。乾脆,自己找個客棧包下來,然後明天一起游秦淮河去,現在可是大閘蟹最肥的時候。我可不想錯過如此好的機會。」

老陳有點無奈地看了看小單,想要開口什麼?小單卻拚命對老陳打眼色,但是老陳最後還是對張延秀說道:「少爺,我們這樣做是否…」張延秀對老陳搖了搖手,打斷他的話,說道:「放心,我心裡有數,反正已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多一兩件,少一兩件,沒什麼大不了的,況且我們也不是在鬧事,只是遊玩南京城而已。至於我們此行的公事,我不會忘的,但這事也急不來,與其整天頭疼,還不如先玩個痛快。」

打定主意後,也就沒人再說些什麼了。雖然張延秀來過南京幾次,但每次都是那麼來去匆匆,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在城外的莊子里度過,為了找個人帶路,張延秀讓人就在街上隨便抓來一個小混混,連威脅帶打賞,小混混就乖乖地帶張延秀來到南京城裡最大最好的客棧。看到張延秀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走進客棧,掌柜的趕忙叫出所有的夥計來招待。

雖然張延秀身上還背著很大的債務,但這次出來委實撈了不少,現在手裡就有六萬多兩的現銀和銀票。有錢就要花,花了才會賺,這可是隆興樓內大家一起得來的「至理名言」。因此,張延秀也沒什麼顧慮,一下子將客棧的二樓包了下來,讓他們快點準備晚膳,什麼拿手上什麼,好吃就行,不用在乎銀子。掌柜的很快就安排好了,不愧是南京城裡有名的客棧,辦事效率真是夠快。但當張延秀跟掌柜的商量客房的時候,就有些麻煩,他們就剩三個小院沒有人住,其他的客房都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