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二章 屠(中)

第三十二章 屠(中)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45

走到船頭,就聽前面有人高喊道:「還請各位朋友海量,盡量合作,我們也會為了追捕殺人無數的魔門妖女,這可跟各位的身家性命有關,那妖女殺人無數,喜怒無常,為了不讓自己的行蹤讓別人知道,她很可能來個殺人滅口,所以請大家千萬要小心。至於剛才抓的人,我們只是請他們去我們的莊裡住一住,問清楚情況,就會放了他們了。」別看是個江湖草莽,還挺會說話的,如果張延秀也是平民百姓,那一定是深信不疑。可惜,張延秀不是。

船慢慢地向碼頭靠去,河道上停泊著幾條小船,船上都站著幾個家丁模樣,卻個個手持兵刃,周圍還有一些衣著不同,但手中兵器也代表了他們的身份,江湖中人還真是好事。

「閣下真是好口才,聲聲句句都是為我們這些人著想,不過本少爺實在有幾處不明白的地方,還請閣下為我解釋一二。」對方看我挺有身份,也不想再起衝突,把事情鬧大了,也就準備多廢點唇舌,回答我的一些問題。「公子請問,我等沒有什麼不可對人言的。」

「各位在此攔船檢查,可有官府的公文,各位可知這京杭大運河對我大明朝的重要性,就算是地方官員,也不敢輕易設卡攔船。」京杭大運河的存在不僅加強了朝廷對南方諸省的控制,還將南方極其豐厚的物質源源不斷地運往北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朝廷每年都會撥出大筆銀子來疏通河道。「事出突然,我等皆來不及向知縣稟告此事,況且我們最多也只是在此逗留一天而已。」他在稱呼他們的父母官的時候,沒有加上大人二字,果然夠狂妄。

「你等在此胡亂抓人,將如果跟你們的知縣解釋?你們可知毆打舉人在大明律中是什麼罪嗎?」張延秀的話剛說完,那被打的舉人就開始哼哼唧唧,被抓的那些人哭聲也越來越大。「都給我安靜點。」被張延秀這麼一問,答話的那人顯然有點生氣了。「不饒公子費心,事後我自會跟我們的知縣打聲招,至於他們,如果他們真的與魔門妖女無關,我們會親自向其道歉,大不了賠些銀子,公子如此拖延我們,不會是有什麼別的居心吧,還請公子讓我們上船檢查。」說著,他的那些手下人慢慢地向張延秀的船靠近。

「的確,時候也不早了,我也要趕路。那我最後再問一個問題?你們口口聲聲說聲追捕魔門妖女,說那魔門妖女殺人無數,可有其罪證,或是官府發的通緝文告,若是沒有,那豈不是全是你一面之詞!」所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張延秀這一問,對方馬上有人說道:「莊主,我看此人根本是在拖延時間,想掩護那妖女逃走,我們快些將其拿下。」那莊主馬上喊道:「給我圍起來,上船捉拿妖女與其同黨。」

這就是江湖中人,這就是所謂的大俠風範。看著四周慢慢向自己接近的他們,張延秀冷笑道:「看來傳言不假,江湖中人果然厲害,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國法律例都沒有你們說的話管用。」說完,轉身回到船內,就聽外面大喊道:「快圍起來,別讓魔門餘孽逃走了。」

當張延秀走進船內,船上所有的窗戶和艙門都被打開。張延秀將手一揮,下令「放箭」!那些江湖草寇誰又能想到張延秀這船內有如此多的弓箭,正想辦法靠上船的江湖中人,再第一波箭射出之後,就已經死傷過半。第二波箭射出後,落網之魚們都紛紛找掩護躲了起來。

「你們這些江湖草寇,膽大包天。一無官府公文,二無官府許可,竟然敢在這京杭大運河上私設公堂,毆打天子門生,隨意抓人,視國法如無物,實屬大逆不道,給我殺!」權力只能是少數人所能擁有的,並不是每個人想擁有權力,就能擁有的,為了保證權力的絕對性,任何私自使用它的人,都將付出代價。

「屬下得令!」為了避免誤傷,第二波箭雨過後,數百名錦衣衛越上岸去,追殺剩餘的江湖中人。船外一時腥風血雨,張延秀卻悠閑地坐在椅子上,一邊觀看船外的「景色」,一邊細細品嘗江南的美酒。

「那莊主的確有兩下子,竟然能跟承德打成平手。」三十幾招過去了,張承德獨自面對此次江湖草寇中的領頭人物,雙方不分勝負。「少爺,屬下請戰。」小單看到承德不能迅速將那莊主拿下,怕他跑了,主動請戰。「去吧。」再看看四周,除了水下的幾個落網之魚外,其他的江湖草寇已經全部格殺。「不必下水,我不想有無謂的傷亡,跟他們玩玩,一但有人浮出水面,弓箭伺候。」

戰鬥很快就結束了,附近的水面漂浮著好十幾具屍,水也漸漸變成了紅色,還好,屬下無一人傷亡。但所有的箭枝都被用光了,為了對付逃入水中的幾個人,下屬們如狩獵玩耍一般,一看到水面有動靜就瘋狂放箭,張延秀的手下可真會找樂子。那個領頭的現在正跪在地上,身中十幾種不同的暗器,但是還沒有斃命。附近無關的人都躲了起來,沒人敢發出一丁點聲響。

張延秀來到那個莊主面前,他艱難地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張延秀冷笑了一聲,大聲說道:「我乃錦衣衛千戶張延秀,奉南鎮撫司之命前往南京公幹,你們這些江湖草寇竟然敢在此京杭大運河上蓄意謀反,真是罪惡滔天,殺無赦!」

「我沒…」他好像想辯解什麼,但是張承德手中刀光一閃,他死之後的眼神是如此的恐懼,這種感覺,真是好啊。「錦衣衛在此辦案,無關人等還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