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一章 屠(上)

第三十一章 屠(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49

「江湖中人?他們可有官府的公文?」張承德想了想,然後搖搖頭說道:「沒有,看他們的樣子,怎麼可能會有官府的公文。」張延秀從床上起來,拿了一塊毛巾擦了擦,再接過一杯茶漱口。「沒有官府中人在場,也沒有官府的公文,他們評什麼攔船檢查,他們以為自己是什麼?」俠以武犯忌,在朝廷官員的眼中,所有的江湖中人都是危險的。江湖中人自恃武功高強,做事全憑一己之喜惡,枉顧國法律例,任意而為,實乃朝廷安邦定國大計之一大隱患。

「他們說他們是在追捕魔門妖女,一路追到這附近,懷疑魔門妖女偷偷上船,所以要檢查一下。」自從大明皇朝開國以來,每代皇位之爭就一直與江湖中的魔門,以及號稱江湖白道領袖的普渡慈航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江湖中最神秘的兩大門派征戰於江湖武林,決戰於朝堂之上。

在皇家眼中,無論你在江湖中做了什麼,殺了多少人,名聲如何,只要你為新的皇登基立下了功勛,那你就是天下第一江湖俠士。反之,你就是被天下官府通緝,殺人越貨、無惡不作的反賊。先皇帝在時,魔門鼎盛一時,但由於之後在推舉新皇登基的事情上,敗給了普渡慈航,魔門一夜之間十死其九,少數倖存者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亮出身份,把他們打發了,我們還要趕路。」一聽到跟魔門有關係,張延秀馬上改變了想法,再怎麼說,他的父親都算是魔門的死對頭,聽母親說,父親年輕的時候,曾經數次保護了皇帝,多次挫敗了魔門的暗殺。可惜,張佐現在老了,身手也不比從前了,張延秀說句不孝的話,父親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張延秀不知道以後會不會也像父親一樣。

「等下,後面的船艙好像有動靜。」張延秀髮覺好像是什麼東西掉在船板上了,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沒有人在後船艙,因為突然有人攔船,所有人都集合了。「先跟我過去看看,如果真是魔門中人,我要活的。」二十年過去了,魔門的元氣應該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個魔門妖女的口供對張延秀就極其重要,儘快剷除潛在中的危險,才能保證長久的安全。

「少爺,就是這間。兄弟們已經把這裡徹底包圍了。」小單說道。「我要活了,都小心點。」怕出了什麼閃失,張延秀再次吩咐道。「明白,千戶大人。」站在艙門外,張延秀明顯感受到裡面人散發出來的壓力,她也在準備著,不過同樣是至陰之極的內功,但對方給張延秀的壓力卻十分明顯。

門外的老陳運足十成功力,雙拳齊出,艙門瞬間變成一堆碎片。「不對。」門前並沒有人,碎片飛出之後,陰柔的真氣迎面而來,張延秀趕緊在小單暗器沒出手之前,突然將老陳用力一拉,雙掌向前一推,與艙內人十成十地硬碰了起來,只聽一聲嬌哼,艙內之人狠狠地撞在了牆上,無力地坐了下來,鮮血慢慢地從嘴角流出。小單躍到她身邊,連點幾個大穴。

張延秀只退了一步,後面馬上有人將其扶住。鮮血已經到了喉嚨口,但被張延秀壓了下去,好強的身手,不愧是魔門中人。血氣翻騰之時,張延秀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現在的普渡慈航跟鄭妃走得太近了,十分親近福王朱昭義,福王雖然只有十歲,但是他的母親鄭妃無時無刻不想扳道太子,讓自己的兒子成為太子,而且提督東廠、司禮監秉筆太監魏孝忠又是鄭妃一黨,也就是說,昔日的盟友普渡慈航,已漸漸成為了太子登基的一塊絆腳石。

打定主意,張延秀馬上吩咐道:「不要傷她,馬上給她治傷,處理完外面的那群人,我還有事情要跟她商量。」既然朋友可以成為敵人,那麼敵人為什麼不能成為朋友,況且魔門中人一向重視利益。

奇怪,怎麼沒有人回應,四周看了看,張延秀髮現在場的所有人眼光都集中到一處,那個臉色蒼白,嘴角邊還在流血,讓人無比憐惜的魔門妖女身上,如果張延秀剛才看清楚她的臉的話,可能他根本不會下這麼重的手,或許張延秀根本就不會出手。

張延秀大吼一聲:「我的命令你們到底聽到了沒有?!」所有人這才回神過來,趕緊請罪道:「屬下該死,請千戶大人治罪。」張延秀懶得跟他們在這種小事上計較那麼多,他再次吩咐道:「小單、老陳,你們倆留下來,馬上給她治傷,保護好她,但不能讓她亂跑,我等下有事情要跟她商量,其他人都跟我出去,準備好傢夥,我有事要處理。」

下屬們走得很慢,有幾個還故意在艙門口停了幾下,往後看了看。聽到身後人腳步如此輕,如此慢,張延秀停了一下,陰冷地說道:「我說快點,你們都沒聽到嗎?再這樣,小心我軍法無情。」聽張延秀的口氣,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大家的動作才快了起來,跟著他一起走出艙外。

外面的聲音有些嘈雜,好像出了什麼大事,張承德見張延秀出來,馬上說道:「少爺,他們開始抓人了,有一艘船因為船內有女眷,不讓他們進船查,起了衝突,那群江湖草寇竟然將反抗的人打傷,直接衝進船內,把人都抓了出來,被打傷的人中,有一個人一直在喊『我是讀書人,今年中的舉人,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少爺,他們實在太囂張了。」

「所有人,弓箭準備,等我命令。承德,把船靠過去。」攔船、檢查、硬闖、抓人,這些都是只有官府中人才有的權力,這群江湖草莽憑什麼如此橫行,士、農、工、商,這四個等級中,根本就沒有他們這群所謂的江湖中人的位置,他們就連等級最低的商人都不如,竟然敢毆打當朝舉人,依照大明律,這是謀反,而緝拿逆賊,正是錦衣衛的職責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