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三十章 差(下)

第三十章 差(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19

從北京出發去南京,張延秀選擇直接走京杭大運河,不僅速度快,而且還很舒服。出門的時候,張延秀的母親和姨娘們親自將他送出門,小迷糊知道張延秀要南下之後,馬上寫了份清單,央求著一定要把清單上的東西全部買回來,其中特彆強調一定不能忘了買蔗糖,雖然小迷糊很不象話,但為了能吃到她的美食佳肴,張延秀忍了,而且還特別囑咐張承德一起幫忙記住。

鄭香伶只是讓張延秀路上小心點,就什麼也沒說了。但張延秀知道,她很希望自己能帶些東西回來,送給她。張延秀突然一把把她抱住,在耳邊輕聲地說道:「不知道江南上等絲綢做的衣服,穿在你身上會是什麼樣子,我想一定很美吧。」

潘怡婷到是有很多話對張延秀說,不過都是張延秀不喜歡聽的,什麼多為老百姓想想啦,什麼得饒人處且饒人了,最後竟然說出人之處、性本善;實在有點受不了了,張延秀把她拉到一個小角落,狠狠地吻了下去,然後不顧她憤怒的眼神,說道:「想管我,那就快點跟我洞房,不然你永遠也只是個丫鬟,說什麼也沒用。」

從南鎮撫司領了四千兩的路費,包下了一艘大船,一百多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地出發了。張延秀剛上船的時候,一切都是新鮮的,這裡走走,那裡看看,在船邊垂釣,自己釣上來的魚,自己煮了下酒,真是暇意。

不過這樣的日子過了四、五天,張延秀就有點受不了了。來往的船隻都快成了一個模樣,整天吃魚,手藝又不好,有點膩味了。船上有很多書,可都不是他喜歡看的,而且張延秀也沒有整天看書的習慣。不停地修鍊內功,雖然可以讓時間過得很快,可是這樣做更無聊。

看到張延秀無精打採的樣子,張承德和小單商量了一下,找個地方靠了岸,大家一起上岸巡視一下,關心一下國計民生和大明官員的勞苦功高,順路品嘗一下各地驛站的風味小吃,而且以錦衣衛的身份,在驛站吃住根本就不用銀子。

行程開始變得走走停停,一找到碼頭靠岸,一行人就會停下來,拜會一下當地的官員,以各種名義到處巡視了一下,然後說了幾句簡單的,但是又不清不楚的話,馬上就有官員當天晚上送來了一些小小的「薄禮」。當然了,也有一些作風正氣的,或是後台夠硬的,全部跟張延秀打官腔,一直暗示希望張延秀早點離開,對於這些人,張延秀也不跟他們多做糾纏,只是偷偷地讓小單記下他們的名字,官階等等資料,等這趟差使辦完了,回京的時候再仔細看看。

日子就這樣又過了四、五天,在某處當地衙門作客的張延秀突然收到一份北鎮撫司發來的緊急公文,上面黏著三根雞毛,六百里加急啊。趕緊打開一看,才發現是張佐寫的,信里張佐把張延秀大罵了一頓,並命令張延秀必須在十天之內趕到南京城,不然一切依國法處置。信中還提到,「東林黨」參張延秀的奏摺已經遞上去了,說張延秀騷擾沿途官員,大肆索要和收受賄賂。不過奏摺第二天就被皇上發到了張佐手中,上面多了四由皇上親自御批的字「年少輕浮」。

看完信後,張延秀開始也有點討厭「東林黨」那群所謂的清流了。說張延秀騷擾沿途官員,這個他認,可說張延秀大肆索要和收受賄賂,這可真是冤枉,自己什麼時候開口向那些地方官員要錢了,關於銀子的話張延秀是一句也沒說,都是那些地方官員自己願意送的。而且,那麼沒送禮給的,也沒說什麼,還很幫忙地第二天馬上就離開。「東林黨」這群傢伙還真是會捕風捉影、大驚小怪。

無奈中,張延秀只能整天待在船上,無聊得要死。早知道如此,前些天就該去買幾本自己喜歡的書,看看一些野史、**也好打發時間。不過張延秀他們運氣還好,半路上正巧碰到一隻南下回蘇州的花船。也不管船主願不願意,花了一千兩銀子把整艘船包了下來。

兩艘船被鐵鏈連在了一起,日日笙歌、靡靡之音不絕於耳,可是讓下屬們失望的是,為了不再讓別人抓住痛腳,所有的人也只能逢場作戲,點到即止,絕對不許夜宿花船,花船上的姑娘沒有張延秀的同意,也是不能上錦衣衛的船。這樣一來,多少可以掩耳盜鈴幾下,可下屬們卻一個個欲求不滿,不過還好,他們不會也不敢怪張延秀,只是恨死那些東林黨嚼舌頭的了。

下屬們多少有得消遣了,可張延秀卻沒有。因為家訓,張延秀很少上花船去喝酒,有的時候也只是讓花船的姑娘為其彈上幾曲小曲。不是他張延秀高風亮節,坦蕩君子。而是因為張延秀清楚,一旦家裡知道他如此放蕩,那他回去後勢必要遭受家法的處罰。之前夜宿天香樓,把鄭香伶帶回家,那是因為鄭香伶將清白之身交給了張延秀,而張延秀雖然年少無知,但也對她負責到底了,所以家裡才放過了張延秀。

仔細看看,花船上的姑娘全都是一些在紅塵中打滾多年的,根本找不出一個處女來,雖然她們能彈上幾曲好聽的小曲,抄上幾道好吃的江南小菜,可姿色平庸的她們,怎麼都不能讓張延秀多看幾眼。

船已經進入江蘇境內了,有點膩味的張承德他們把銀子給了花船的船主,打發她們走了。一切又恢復先前的無聊。張佐規定的時間快到期了,但張延秀並沒有讓船工加快速度的意思,張佐的信是用私人名義寫來的,起不了什麼作用,最多只能用家法教訓張延秀,而張延秀只要把這趟差使辦好了,那就什麼都沒問題了。

「少爺,有人將前面的河道封鎖起來了,他們要上船檢查。」中午睡午覺的時候,張承德突然把張延秀叫醒。「搞什麼啊?這種小事也要把我叫起來,直接打發他們就可以了。」只要把錦衣衛的身份亮出來,船馬上就可以開走。「可是前面攔船的並不是地方官府的,更準備的說,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是官府中人,是江湖草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