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九章 差(中)

第二十九章 差(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23

市井傳言中,張佐是一個可怕的、接近鬼神的人物,很多老百姓一聽到張佐的名字,就會害怕得發抖。但當他們提起張佐的夫人們的時候,彷彿活菩薩就在他們的眼前。

張佐的夫人們都是虔誠的佛家信徒,為了給張佐贖罪,積公德,張延秀的母親和姨娘們時常拿出自己的私房錢出來做善事,北京城裡所有的善堂都和她們有來往;冬天一到,張府就會出來施粥賑災;每次張延秀的母親和姨娘們看到什麼慘事,都會伸出援手。但這些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絕對不能干涉張佐的決定。

張佐從來沒有阻止過夫人們做這些「傻事」,身為錦衣衛指揮使,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好名聲,權利的寶座,是需要靠無數屍骨堆積而成的,所謂的好名聲,對錦衣衛來說反而是一種負擔。但是張佐知道,只有讓夫人們多做做這些「傻事」,她們的心才能得到平靜與安慰,才不會整天為他提心弔膽。此外,這樣做還為家裡帶來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那就是家中大多數的僕人丫鬟都受過夫人們的大恩,忠心方面並沒有什麼大問題。

進晚膳的時候,溫佳蓉很奇怪,她並沒有和張佐坐在一起,而是來到了張延秀身邊,自己沒吃什麼,卻一直為張延秀夾菜,好像怕張延秀吃不飽的樣子。張延秀很想問母親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她會這麼奇怪?可張延秀忍住了,一句話也沒問?只是拚命地將母親夾來的菜消滅掉,一頓飯下來,張延秀有點撐到了。

晚上,溫佳蓉突然來到張延秀的房裡,幫張延秀收拾了日常衣物,說是要拿出去洗洗,但張延秀清楚母親是在說謊,但卻不能揭穿母親,因為張延秀知道她所做的都是為自己好,溫佳蓉也多少猜到要發生什麼事情了。為此,溫佳蓉讓小迷糊在後院的花園裡準備一桌酒菜,把三個丫頭都叫上,撫琴、高歌、飲酒、對詩,瘋狂地玩了一個通宵。

早上醒來的時候,張延秀背靠在亭子的欄杆上,鄭香伶躺在張延秀懷裡,潘怡婷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小迷糊趴在他的大腿上,張延秀把她們三個叫醒,站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很多地方都已經麻木了。

昨天晚上,溫佳蓉在張延秀房裡睡了一宿。張延秀的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都已經被她打包好了,張延秀清楚,父親準備讓他出去一趟。張延秀盡量不讓自己興奮地神情表現出來,輕輕叫醒母親。做兒子的他第一次伺候母親起床梳洗。兩個月來,張延秀的這雙手一直在為鄭香伶、潘怡婷和林子盈梳理秀髮,這次是他回來之後第一次為母親梳理頭髮,輕輕地為母親拔去一根白髮之後,張延秀越發地慚愧。「母親,孩兒不孝。」

「傻孩子,俗話說『有了媳婦忘了娘』你能親自為母親梳理一次頭髮,母親已經很滿足了。母親還有你父親,你父親可是個畫眉的行家,也是個愛吃醋的人,你要是天天為母親梳理頭髮,你父親還不一腳把你踢出家門。」

「夫人!」鄭香伶她們三人剛才都在門外,沒有進來,但溫佳蓉並不知道,她說的話她們全聽見了。鄭香伶和潘怡婷一走進來,就跪在了地上,小迷糊不明白兩位姐姐為什麼要突然跪下來,但她馬上被潘怡婷拉了下來,也跪在了地上。

「你們這是幹嗎?還不快點起來,秀兒,快把她們都扶起來。」在張延秀扶起三個丫頭的時候,溫佳蓉親自己把頭髮弄好了。「秀兒,你要好好珍惜她們,她們都是將陪你度過這一身的女人。好了,母親就不說太多廢話了,南鎮撫司的公文中午就會送來,你好好跟她們聚聚吧。」

錦衣衛主要是由兩個體系所掌管的,它們分別就是:北鎮撫司與南鎮撫司。北鎮撫司掌管緝捕、審訊,是錦衣衛中權力最大的衙門。南鎮撫司則掌管本衛的行政事務,權力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張延秀估摸著,這次外出辦差很可能是去南京,例行檢查南京錦衣衛的一些檔案卷宗。一個既清閑,油水又足夠的差使。

中午用完午膳,南鎮撫司的公文就準時送到了。不過公文的內容跟張延秀預計的有些偏差,不僅是例行檢查那麼簡單。南鎮撫司的公文內,還夾雜著北鎮撫司公文。要張延秀帶著本部人馬,對南京城內的一些官員進行秘密調查,重點是核實他們的財產情況。看來身為父親的張佐還是會為兒子著想,這次的差使還真是肥得流油。

「臭小子,別把事情想得那麼好。在你出發之後,你秘密到南京核實一些官員財產的事情就會被一些有心人透漏出去,到時候你將非常難辦。如果你這次出去不能完滿地達成任務,那你就再也不用外出辦差了。」對於父親的恐嚇,張延秀一點也不放在心上。「父親,你就少嚇你兒子了,我相信我需要的資料南京的錦衣衛應該已經有了,我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讓那位脾氣不好的伯伯拿出來,交給我。至於消息是如何透漏出去的,我相信父親您一定是最清楚不過的了。不過這樣也好,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找別人要銀子,一次解決我那頭疼的債務問題。」

看兒子那麼輕鬆,張佐再次警告張延秀道:「臭小子,別太貪心了,這次讓你查的那些官員都是有背景的,不然他們也不會那麼無所顧忌。至於南京方面的同僚們,你也別太過分了,要知道,你從他們那裡收到的每一兩銀子,都是要相應的付出的,而且你收的銀子,並不代表是我收的。還有,最後再警告你一下,『東林黨』的御使言官們,也在後面盯著你呢?自己小心點。」

「放心吧,這些我都曉得的,南京同僚那裡我不會主動去要的,他們送我銀子無非是要讓我在你面前美言幾句,我替他們說了,怎麼辦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管不著。」

張延秀很不負責任的一句話讓父親再次罵了一聲。「臭小子,真出了事情看我怎麼收拾你,最後叮囑一句,出去的時候小心點,別太招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