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八章 差(上)

第二十八章 差(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35

終於結束了,兩個小二和掌柜的趕緊出來收拾一下,滿地的碎片和食物殘渣,真是臟死了。張延秀提筆將信寫完,剛才調息的時候突然做了決定,既然已經決定幫忙,那就把事情做大,讓舅舅想想辦法,先給他一個小小的知縣做做,如果幹好了,想辦法升任知州。

寫好了將信交給李榜甲,張承德插了句嘴:「把信收好了,做官了可別忘了是誰讓你走上仕途的,逢年過節、回京調任的時候,可別忘了來張府道謝。」三人連忙點頭說是,趙登科還小聲地說道:「這些我們都明白,孝敬是絕對少不了的,就怕禮太小的,怠慢了張大人,還請大人多多包涵。」夠精的,現在就開始討價還價,不過張延秀也不在乎這些,幫他們只是一時高興而已,淡淡地說了句,「夠誠意就可以了。」就不想再跟他們三個羅嗦了。他們下樓的時候,張承德還特意「送」他們下去,又對他們吩咐了幾句。

打完架,出了點汗,張延秀餓的感覺上來了,也就對飯菜沒什麼意見了,不過菜都已經涼了,讓小二把原來的撤了,再重新上一份。繳獲的銀兩按照規矩先全部收上來,先拿出一些用來賠償這次被打壞東西,還特別提醒了一下,讓掌柜的跟老闆說,換上來的桌椅還是要用鐵木的,然後將剩下來的銀子給分了。

看了看旁邊一堆的衣服和東廠腰牌,張延秀一時還找不到處理的方法。最後,小單出了個主意,把這些衣服和腰牌全部拿到當鋪去當了,而且還要專門找後台是東廠的當鋪,來個獅子大開口,賺上一筆。這個主意夠損的,張延秀讓他們吃飽之後馬上去做,如果等到陳宏天來找上門來要東廠腰牌,那就不好辦了。

三十多套衣服加上三十多塊東廠腰牌,當了七千多兩,這筆銀子夠大家用一段時間了。剛把銀子分完,陳宏天就來找張延秀要東廠腰牌,張延秀把當票全給了他,讓他去贖。對於陳宏天,張延秀認為他還算是個人才,可父親為什麼不留住這個人才呢?父親的回答又讓張延秀學了一招。「陳宏天是有才,可他是一頭永遠都喂不飽的狼,既然他遲早都會反咬一口,那還不如將他送出去,讓他在將來,反咬別人一口。要知道,想讓一頭狼忠心,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想要狼反咬主人,就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出了隆興樓,一下午的時間張延秀都待在兵營了,和下屬們一起訓練,中午的時候張延秀髮現自己的武功有點退步了,而且東廠派來的人也越來越強了,現在的張延秀絕對不能有一次失敗,只要有一次失敗,那他先前的所有努力都可能化為烏有,張延秀努力,下屬們也就不能放鬆,光靠他一個人可不行,一個下午下來,張延秀感到全身肌肉有點酸痛,但對於今天下午訓練的結果他很滿意,很多下屬在張延秀下令解散的時候,直接趴在了地上,一時起不來。

回家的時候,讓潘怡婷馬上準備好藥酒和熱水。頭枕在潘怡婷的大腿上,聞著那微微地幽香,全身泡在水裡,真是舒服。就在張延秀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鄭香伶走了進來,對潘怡婷小聲說了幾句,潘怡婷馬上將張延秀的頭抬起來,交給鄭香伶,就走了出去。而張延秀也被驚醒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張延秀雙手抱住鄭香伶的腰,頭埋在她的大腿里,少婦的體香讓他蠢蠢欲動。「子盈回來了,不知怎麼了,一回來就在房裡哭,怎麼安慰都沒用,我沒辦法,只好來找怡婷。」

「清楚小迷糊為什麼哭嗎?」小迷糊以前就時常為了一些小事情或是很奇怪的理由哭,哭著、哭著,張延秀都有點麻木了,真不知道她哪來的那麼多的眼淚,而且小迷糊一哭起來就沒完,不好勸,特別是張延秀,每次他一勸小迷糊,小迷糊哭得更厲害,讓張延秀頭疼死了。

「不清楚,她也不說,不過這次她是自己一個人出去的,我怕!」「什麼?!」張延秀馬上從水裡站了起來,「怎麼搞的,為什麼會讓她一個人自己出去?」張延秀的聲音有點大,還不小心弄疼了鄭香伶,委屈地她眼睛紅紅的,「子盈出去的時候,我正在夫人房裡幫忙,下午她回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她是一個人出去的。」越說越委屈,香伶眼淚終於忍不住下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乖不哭了,是我太衝動了,我不該怪你。」張延秀趕緊向鄭香伶道歉,並將她的眼淚吻乾淨。聽到張延秀向她道歉,鄭香伶突然緊緊把張延秀抱住,過了一會,她鬆開了手,張延秀問她:「怎麼了,還在怪我嗎?」鄭香伶搖搖頭,然後為張延秀將身子擦乾淨,幫張延秀穿上衣服。「一起去看看子盈妹子吧。」

來到小迷糊的房裡,小迷糊正趴在潘怡婷擦眼淚,潘怡婷如哄小孩般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到底怎麼了?誰又惹我們的小迷糊傷心了。」看到張延秀在問原因,小迷糊臉變得紅紅的,趕緊把頭埋進潘怡婷的懷裡。看她那樣子,應該沒什麼大事,張延秀放心多了。

「其實也沒什麼,今天家裡的米快用完了,子盈下午剛好沒事,她自己就拿著米券去戶部領些米回來,可是回來一看,米袋裡摻了好多的沙子,而且都是去年的陳米,她一時想不通,就哭了。」

張延秀實在有點頭暈,又是這種小事,還害他白擔心了,可又不能怪小迷糊,一怪小迷糊又要哭了。「小迷糊,你是不是自己在街上僱人,讓人把米抬進家的。」小迷糊點點頭,說:「下午的時候,大家都很忙,我只好在街上雇個人幫忙了。」也就是說,戶部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我們張家要的米。「小迷糊,下次領米的時候,你讓戶部的直接把米送來,就不是再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戶部發的米券都是一樣的,但不同的人,就會領到不同的米。「那我明天把那袋米換了?」小迷糊問道。張延秀說:「不用,那太麻煩了,那袋米就留著,冬天的時候施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