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五章 士(上)

第二十五章 士(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79

張延秀現在也只能做到如此,不過想想,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太多餘了,郭於弘本來就是一直保持著中立的態度。如果張延秀沒打了他的兒子,又沒四處鬧事,也許不用這麼麻煩吧。張延秀對自己所做的,十分的懷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啊?!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後悔有什麼用,而且張延秀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因為他所做的,都是對的!

兩個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日子過得不好也不壞。張延秀身上的債務從兩萬多兩變成了六萬兩。一百名下屬,他們每月的糧餉是別人的五倍。兩個月的時間裡,隆興樓內的「大少爺們」一開始天天到張延秀的營房附近操練,後來時間久了,有些人就受不了了,他們選擇了放棄,但最後還是有人堅持了下來,張延秀將堅持下來的這些人全收到了旗下,手上三百人的空額糧餉全用在了這些人身上。至於最後剩下的一百人份的空額糧餉,則成為了張延秀的日常花費。可是,就那一點錢,根本就無法應付張延秀平日的花消和應酬。

欠家裡的錢是越欠越多,張佐的借款條件也是越來越苛刻,甚至跟張延秀平時的表現或是下屬的訓練情況掛上了鉤。害得張延秀有時候不得不搬到軍營中過夜,而按照規矩,軍營中是不能帶女眷的,張延秀真是恨死這條規矩了。

兩個月的時間裡,錦衣衛和東廠的番子們在隆興樓附近發生了數十次的衝突,每次發生衝突的時候,張延秀和他的下屬都是站在最後面,只有當那群「大少爺們」有點抗不住的時候,才出手。雖然對於張延秀的做法「大少爺們」很有意見,但沒人敢說出來,而且張延秀也沒有虧待他們,每次他們受傷,他都拿出最好的傷葯,在分戰利品他們分到的是最多。

先來點苦的,再讓他們嘗點甜頭,加上張延秀的身份地位和他們現在的處境,這群「大少爺」們暫時可以為張延秀所用。不過張延秀最近一直在思考,自己這樣做有用嗎?這群人里,雖然很多都是出自名門望族,但大部分的家族已經開始沒落,少數幾個名望依舊的,又不是張延秀所能操縱的。最致命的是,出身名門望族的他們十分熟悉官場的一切,為了權力、金錢、家族,他們隨時可能會背叛張延秀。而且,張延秀並不是錦衣衛指揮使,他只是錦衣衛指揮使的兒子,下一任錦衣衛指揮使也不一定是他,大明皇朝建國至今,除第一任錦衣衛指揮使得以善終外,其他都不得善果,也從來沒有發生過子承父業的先例。

也許是自己太年輕了吧,或許是自己眼光太短淺了吧。張延秀對於這些人,漸漸失去了信心與熱情。兩方的械鬥也已逐漸變成了小孩子在過家家。在東廠督主和錦衣衛指揮使嚴令下,雙方的械鬥一直控制在隆興樓附近,絕對不許在規定範圍外出現械鬥和事後報復事情,對於張佐的命令,錦衣衛里是沒有人敢違抗的。可有一次東廠的番子竟敢半夜襲擊正走在回家路上的錦衣衛,還把人打成重傷。得到消息的張延秀馬上著手準備大規模的報復,卻被張佐制止了,張佐說他已經跟東廠的交涉了,要眾人等等。起先張延秀對父親的決定很不服,但很快東廠就有消息了,東廠送來了一顆人頭和兩隻右手。領頭的被砍下了腦袋,其餘兩個自己把右手給剁了下來,看著三樣血淋淋的禮物,張延秀不得不佩服一下東廠的督主魏孝忠,的確夠狠!

漸漸的,衝突的理由成了雙方的面子問題,同時事情也成了京城裡老少爺們的茶餘飯後的笑談。不過張延秀實在想不通東廠的那位和家裡的那位到底是怎麼想,這麼沒面子的事情,他們一直是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時候還暗中鼓勵一下,東廠那裡好像只要是新來的,就要被帶來這裡打一架。錦衣衛里,一些剛才西山密營里出來的師兄師弟或是平時沒事做的傢伙,都要來這裡混一兩天,這裡快成練兵場了。

今天中午,溫佳蓉又去進香還願了,家裡就只剩下張延秀和張佐,實在不想吃飯的時候跟父親大眼瞪小眼,開口閉口公事,張延秀就拉著張承德上隆興樓,隨便吃一下。走上樓,跟無數的人打了招呼,有點口渴,馬上讓小二先把茶水送上來,可能是因為這些日子裡被小迷糊把胃給寵壞了,張延秀看著手裡的菜單,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來。「上幾道你們這裡的拿手菜吧。」「好的。」小二趕緊招呼去了。

看著滿桌的菜肴,實在沒有什麼胃口,張承德也只是吃了幾口,就不動筷子了。張承德現在是一有空就找張延秀噌飯,對小迷糊那是百般討好,整一個小跟班的模樣。而潘怡婷也就此抓住機會,慢慢地將張承德拉攏了過去,成為了她們的密探,將張延秀在外面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家裡的三個女人。搞得張延秀有時會出現一種掐死他的衝動。

「有機會的話要幫隆興樓找個好廚子。」聽張延秀這麼說,張承德點頭說道:「隆興樓的菜都是老闆他自己抄的,掌柜的是他親兄弟,兩個小二也都是本家人,不然根本就沒人敢來這裡幹活。」的確如此啊,這裡來的可都是連惡鬼都害怕的人,平民老百姓惹不起,躲得起,也真是難為這樓的老闆了。

「看看吧,認識的人里去問問,我可不想每次都肚子里裝的都是酒水,有點受不了。」「好的,我會去問一問的。」又隨便吃了幾口,叫了碗大米飯,先把肚子填飽了。

「奇怪,那三個人我怎麼不認識,看樣子也不像是同僚,說他們是東廠的也不像。」實在有點無聊,四處看了看,張延秀突然看見三個人走了上來,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點了一些菜,而且他們並沒有跟張延秀打招呼。「看樣子是普通的食客,來這裡吃飯的吧。」「哦,平民老百姓?不會是真的吧,真有普通人敢來這裡吃飯,那到挺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