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四章 禮

第二十四章 禮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30

下午,張佐親處理政事去了。溫佳蓉則帶著全家的女人們一起上香還願去了。張延秀一整個中午都在擺弄那兩把短銃,不過也只是打了六發而已。每把火器的壽命都是有限的,過去激烈和頻繁的發射很容易造成爆膛。有一次張延秀將一把長銃連續射擊十次,再第十一次的時候,就爆膛了,不僅長銃報廢了,自己也受了皮肉之傷。不過這還好,聽說有的時候,新造的火器第一次試射就失敗了,還把人給炸死了。

「少爺,太子殿下身邊的杜公公求見。」杜孝昆怎麼突然有空來找自己,東宮那裡的事情可夠多的。「還不快請他進來,。」張延秀趕緊吩咐下人將杜孝昆帶到他的書房。「不用那麼麻煩了,雜家自己進來了。延秀不會認為雜家太失禮了吧。」下人剛轉身要走出門口,杜孝昆就出現了。

「自己隨便坐吧。」杜孝昆是熟人了,小時候沒少來張府,也就不用客氣了。「今天怎麼這麼有空來我家啊?」杜孝昆有些不滿地白了張延秀一眼,說道:「你就這麼討厭雜家來找你嗎?」下人們很快就將茶點送上來,張延秀接過一盤糕點,拿到孝昆面前,讓他自己選。「怎麼會呢?就是有點好奇。你可不像我,每天有那麼多的閑工夫。再說了,如果是太子有重要的事情找我的話,你也不會這麼悠閑。」杜孝昆將整盤糕點接了過去,一小口一小口地細細品嘗。他難得那麼悠閑,再說張延秀也不著急,剛才玩得太投入了,現在才覺得有點口渴,學著杜孝昆的樣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品著有點燙的茶。

杜孝昆吃完了半盤糕點,然後拿出一條手絹,仔細地擦拭著。看他那悠閑的樣子,張延秀實在有點坐不住了。「有事快說啦,如果你真這麼閑的話,一起出去外面走走好了。」張延秀今天還沒去過隆興樓,昨天才許下了豪言壯語,今天他這個帶頭的就偷懶,這可不行。

杜孝昆慢條斯理地將手絹收了起來,張延秀髮覺杜孝昆今天純粹是為了偷懶來的。他站了起來,走到杜孝昆身邊,說道:「得了,一起出去吧,太子那邊我幫你頂著,不過理由你可要自己想好。」

杜孝昆搖搖頭,從身上拿出幾張紙來,遞給張延秀。「雜家馬上就回去,太子殿下那裡離不開人,現在能讓太子殿下信任的也就只有我們三個了。就請延秀你多費心吧。」張延秀將那幾張紙接了過來,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你放心吧。」出生帝王家,就有無數的無奈,權力大於親情,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一萬兩銀票!?」杜孝昆給他的那些紙是幾張銀票,加起來正好是一萬兩。「據我所知,太子殿下並沒有什麼固定的銀兩來源,一次拿出這麼多銀子,要我幫忙送給誰?」杜孝昆站了起來,走到門邊說道:「這銀票是送給你的,張大人的脾氣和習慣太子殿下是清楚的。你又有很多地方要用到銀子,因此太子殿下就讓我送來這一萬兩銀子。錢不多,太子殿下的情況你是知道的,但請你一定要收下。給東廠點教訓,壓壓他們的銳氣。」說完頭也不回就往外走。

張延秀高喊了一句。「慢走,路上小心點。」將銀子貼身保管好,收拾了一下,那下人備好馬,準備出去一趟。

張承德中午吃完飯就到隆興樓去了,說是去幫張延秀安排一下。「少爺,先去隆興樓嗎?」小單問張延秀道。張延秀搖搖頭。「郭於弘的家你知道在哪嗎?他今天在家休息嗎?」小單想了想,說道:「郭大人現在應該還在刑部,昨天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他現在應該正在為下屬的事頭疼呢。」張延秀點點頭,說道:「好,那就去刑部。」

來到刑部,拿出腰牌,張延秀就直接走了進去。可是郭於弘並不在五城兵馬司的衙門裡,聽下面的官員說:「早上郭大人很生氣,把一個同僚叫進去訓斥了一個早上,中午的時候,郭大人說他很不舒服,回府休息了。」還真是苦了郭於弘了,夾在錦衣衛和東廠那群傢伙中間,官又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可北京城裡,官階比他大的一抓一大把,抓個人還要仔細調查一下其家族背景,一不小心就可能把一個大人物牽連出來。

騎馬來到郭府,一通報。郭府的下人就急急忙忙地稟告主人去了。在門外才等了一小會,郭府大門徹底敞開,郭於弘帶著他那寶貝兒子郭依士親自來迎接張延秀了。看著郭依士臉色慘白,渾身無力地由下人攙扶的可憐樣子,張延秀心裡真是有點過意不去,早知如此,當時就應該讓小單下手輕點,看他那對自己又恨又怕的眼神,實在有點難辦。

郭於弘的官階可比張延秀大,但現在竟然親自出來迎接張延秀,張延秀趕緊客套和謙虛了幾句,並讓小單把身上帶著的最好的傷葯拿出來,親自交給郭依士。「晚輩做事鹵莽,不小心傷到了令公子,還請郭大人間量。」郭於弘見張延秀今天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客氣地把話接下去,「年輕人嘛,難免有些衝動和磨擦,小事情而已。」兩人又客套了一番。

接著,郭於弘讓下人將郭依士扶回房間,自己領著張延秀來到客廳,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起來,其中有很多話都是在偷偷稱讚張延秀,不過對於政事,他一句也沒說,張延秀心裡暗罵一句:「真是只老狐狸。」

東西南北地閑聊了幾句,張延秀有點受不了了,起身將那一萬兩銀票交給郭於弘,說是對他的回禮。郭於弘一時不敢收下,張延秀說這也是太子殿下的意思,並暗示他,最好收下,無奈的他乖乖把銀票收下,說:「多謝太子殿下的關懷,小臣一定盡心儘力為皇上辦差。」聽到這句話,張延秀的臉色有點不好看,可又不能逼得太急,離開之前,張延秀又說,最近東廠實在太囂張了,身為他們的老大哥,準備幫忙整治一下,可能會有點麻煩,所以請五城兵馬司處理一下一些善後適宜,並且很好心地提醒一下,小心錦衣衛或是東廠的誤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