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二章 道

第二十二章 道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79

一行人回到家的時候,午時剛到。小單和老陳把東西放下後,就到外面吃飯去了。張承德也找張伯去了。三丫頭讓張延秀先去飯廳,她們把東西收拾好,換好衣服隨後就去。

飯廳里,張佐和溫佳蓉、二娘黃秀娟、三娘董怡珊、四娘蕭亭都到齊了。看張延秀進來,張佐讓張延秀坐下,但大家都沒有動筷子,桌子上多了三副碗快,看樣子是為鄭香伶她們準備的。

等待是很漫長的,而且張延秀現在有點餓,面前擺滿美食佳肴卻不能動,再加上,母親們總喜歡聊天,聊著聊著,就把張延秀當成了話題,問這問那,特別是一些問題,會讓他很不好意思。

張佐一直在看公文,一句話也沒說,張延秀幾次盯著父親,問幾個簡單的問題,想從中探聽到點消息,都被張佐用「恩。」「哦。」等簡單的回答打發了,時間真的是過得好漫長啊。

潘怡婷她們終於來了,她們三剛進來就要站在一旁伺候老爺夫人們進膳,這時候,張佐開了口,「都坐下來吧,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聽到張佐這句話,小迷糊很快就坐了下來,在她心裡,大家本來就是一家人。鄭香伶很高興,臉上露出了笑容,張佐今天這句話,是直接在所有家人面前承認她的身份,但她臉上的笑容很快就被她盡量剋制下去了。潘怡婷最後一個坐了下來,她的表情很奇怪,有些喜悅,有些憂鬱,還有些不甘,看著她那表情,張延秀有點頭暈。

小迷糊靠著二娘坐,丫頭出身,又不能生育的二娘黃秀娟十分喜愛天真活潑,無憂無慮的小迷糊,而小迷糊也喜歡會疼她寵她,還會陪她玩的二夫人。潘怡婷坐在三娘董怡珊身旁,三娘董怡珊跟溫佳蓉母親一樣都是官宦家的小姐,是北京城當時出了名的美人、才女,可是因為父親犯了罪,她的家人為了保全其父,不惜棒打鴛鴦。雖然張佐很憐惜和寵愛董怡珊,可張延秀從小就很少見三娘笑過,對於有點同病相憐的潘怡婷,董怡珊對她很是關愛。鄭香伶跟四娘蕭亭坐在了一起,同樣的出身青樓,同樣的身份低微,同樣害怕失去現在的一切,她們倆走在了一起,互相勉勵與幫助。

雖然中午這頓飯大家都吃得很開心,可張延秀心裡一直在想,得找個時機跟父親和母親商量一下,討教討教,張延秀可不想自己後院起火,雞犬不寧。

吃完飯,下人們收拾好了桌子,上了茶,溫佳蓉讓張延秀跟父親到後花園去,她們這些女人們要聊些她們女人自己的事情。張佐有個習慣,吃完飯總喜歡到後花園去,親自修剪他的那些寶貝花草。張延秀跟在父親後邊,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看著父親修剪花草。

「看來你這次出去花了不少錢?」張佐問道。「欠了瑞盛祥一萬五千兩銀子,一年後還。」張佐認真地修剪他的寶貝花草,沒什麼反應。「看來你很珍惜她們。」指的是潘怡婷她們,「是的。」喜歡就是喜歡,沒什麼好害羞的,張延秀老實的回答了。不過實在有點害怕父親的說教,什麼英雄氣短,兒女情長,溫柔鄉是英雄冢啦。「這樣很好,全心全意去珍惜你所珍惜的吧!」張延秀覺得張佐有點奇怪!

「是人,總會有七情六慾,這世上沒有人能做到真正的無情,也許有吧,不過這個人絕對不是你父親我。可是,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錦衣衛,我們將不得不面對良心的譴責,這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這種痛苦張延秀可以想像,也可以體會,張延秀小的時候,有一家人在家門前整整跪了一夜,可張佐理都不理他們,最後,那一家都死在了家門口,那個時候,張延秀好害怕,連續做了好幾天的噩夢,他實在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如此的鐵石心腸。

「延秀,你是我的兒子,你註定要干成一番大事業,但父親知道你是無法成為一個無情的人,父親也不希望你是這樣的一個人。所以你要學父親,將自己的感情全部集中到一處,珍惜你所喜愛的。我很愛你的母親們,也很喜歡這些花草,當我將所有的情感都留在她們身上之後,父親在外面就是一個冷漠無情的。如果說人命真的有價的話,那在父親眼中,在外面,一百條人命也不值這盆小ju花。」張佐的話很有道理,也很沒道理,但這麼多年來,張佐就是這樣過下去了,無可選擇的張延秀,註定要走跟父親一樣的路,不過張延秀也的確很喜歡怡婷她們。

「這世上沒有一件事情是十全十美的,你必須清楚一件事情,這樣做的後果將是,你擁有一個十分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你所珍愛的人。」張延秀先是有點難於選擇,也有點害怕,但想了一會兒,他笑了笑,說道:「我是張延秀,錦衣衛指揮使張佐的兒子,沒有人能碰我的家人,如果有人想這麼做,那麼在他們動手之前,我的刀會砍下他們的頭顱。」

張延秀的回答讓父親很滿意,張佐大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不愧是我的兒子,我張佐的兒子。」看父親笑得這麼高興,肩膀被打得有點疼的張延秀突然問道:「那父親,我真的很想知道,在我和這些花草之間,你會如何選擇,比如說,我突然把你的這些花草全部拔起來燒掉,你會如何?」

「臭小子,你敢。」張佐生氣地大吼道:「如果你真這麼做,我一定會打爛你的屁股。」自己的屁股還比不上那些花草,張延秀很不滿地瞪了父親一眼。「不過孩子,你要清楚一件事情,你在父親心中,是最重要的,父親為了你,可以將一生積累的財富、權力、榮耀,全部放棄。但如果你真的做了什麼不可挽回的錯事,為了這個家,為了你的母親們,父親將親手結束你的生命!最起碼,你走的時候不會很痛苦。」張佐很嚴肅地看著張延秀,對他說著,他的雙手把張延秀的雙肩抓得好痛,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