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一章 情(下)

第二十一章 情(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60

來到瑞盛祥後院的庫房,仔細看了看掌柜的拿出來的首飾玉器,還真不錯,跟張府庫房裡的,還有張延秀母親和姨娘們手裡的有得比。可在場的,就只有鄭香伶比較有興趣,小迷糊進來後還是一直在玩她的小貓小狗,潘怡婷對於那些上等的首飾玉器,也只是多看了幾眼,張延秀真是佩服她家的從小的家教,聖人之道真不愧是國之根本啊!

為了不讓鄭香伶難堪,張延秀向潘怡婷使了好幾個眼色,心領神會地瞪了張延秀一眼,然後拉著鄭香伶的手,幫著一起挑選首飾。被瞪得很不舒服的張延秀,敲了敲身邊玩得正高興的小迷糊的頭,「要玩回家讓你玩個夠,現在還不快去幫你姐姐們挑選一下首飾,順便看看有沒有自己喜歡的。」小迷糊有些委屈,有些生氣地看著張延秀,為了防止早上的事情再發生,張延秀馬上接著說道:「聽說這裡可有些用黃金鑄成的小動物,非常可愛。而且快點選完也可以快點回家,到時候你可以把你買的那些小貓小狗啊全擺在你的房間里,玩個夠。」這下,小迷糊馬上來精神了,歡呼一聲衝到潘怡婷和鄭香伶中間,笑嘻嘻地大肆挑選了起來。

沒過多久,鄭香伶終於下定決心,挑選了一隻純金打造的手鐲,上面刻著一隻鳳凰,做工十分精細,也許這就是鄭香伶所需要的,飛上枝頭變鳳凰。還真讓小迷糊找到一隻純金打造的小老虎,這隻小老虎的樣子十分奇怪,它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乖巧,什麼王者之風,什麼嘯傲山林,全部沒有。小迷糊對它的那個喜歡啊,一邊拚命地把玩著,一邊用懇求的眼光看著張延秀,一定要張延秀把它買下來。就剩下潘怡婷了,可是她看來看去,就是找不到自己喜歡的,張延秀趕緊問掌柜道:「你這裡怎麼都是這些俗物,就沒有一些什麼特別的?」掌柜的認真查看了一下庫房記錄。然後讓夥計把一些東西搬開,開打一個大箱子,箱子里有個小箱子,小箱子你還有一個小箱子,連續打開了八個箱子,掌柜的才將一個非常精緻的小錦盒拿了出來,小錦盒由紫檀木製成,密封地很厲害,掌柜很費勁才把小錦盒打開,一時間,房間中充滿另人神清氣爽的異香。

掌柜小心地將小錦盒中的物品取出,是一隻紅色香囊,張延秀讓掌柜的將香囊拿到面前,仔細一看,香囊上綉著片片楓葉。將香囊交給潘怡婷,張延秀問道:「喜歡嗎?」怡婷點點頭,又搖搖頭。「還是不要了吧,香氣太重了,夫人們會不高興的。」掌柜的急忙解釋道:「此香囊平時只會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剛才之所以會那樣,是因為密封太久,香氣淤積而成。」那就好,張延秀親自幫怡婷把香囊佩帶好。

「一共多少銀子?」該買的都買了,快到午時了,得馬上回家。「回張少爺,一共是一萬兩銀子。」一萬兩銀子!張延秀差點叫了出來。張承德狠狠地盯著掌柜的說道:「掌柜的,你可要考慮清楚,我們家少爺可不比尋常人家的少爺。」掌柜委屈地說道:「小人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張少爺,金老虎兩千兩銀子,金手鐲三千兩銀子,這都是由江南名家所打造的,獨一無二,大明天下就此一件。香囊五千兩銀子,香囊是由江南御綉名家親手編織而成,做工精細。囊內所藏香料是專門從西域重金採購而來,此香有凝神靜氣、益壽延年之功效,並且可以驅趕蚊蟲,小店以信譽保證,囊內香氣可保持百年。小的清楚少爺身份特殊,這三件物品小的也只是收取材料和工本費而已,不賺大人你一分一毫。」張延秀量他也不敢欺騙於我,可他身上最多只有兩千多兩,張承德他們湊湊也只有一千多兩,根本不夠用。張承德為此偷偷地給張延秀出了個主意,態度強硬點,逼著掌柜的把這三樣東西當禮物送。「我可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官宦子弟,更何況這又是受我舅舅關照的店,再怎麼說也不能欺負到親戚頭上吧。」至於家裡,張延秀現在也算是成家立業了,再一直用家裡的錢,實在是說不過去。

看到張延秀為難的樣子,小迷糊很失望地將小老虎交到老闆手中,鄭香伶和潘怡婷正在把手鐲和香囊取下來。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張延秀有責任讓他的女人高興而來高興而去,張延秀跟掌柜的打了個商量。「掌柜的,這三件東西我全要了,可我身上沒那麼多的銀子,我跟你打個商量,我跟你立個字據,這三樣東西的錢算我欠你們的,一年之後,我連本帶利一萬五千兩銀子還給你,你看如何?」

掌柜的也很為難,張家的人在平時可不是他就是想巴結就巴結得了的,現在有了這麼一個大好機會,既可以巴結張家的少爺,又能討好張家未來的少夫人們,就算那三件東西白送也是應該的。可怎麼說他也是給人打工的,這事只有少東家同意了,他才能辦,巧的是,少東家昨天回江南進貨了,他也只好以最低的價格將貨賣給張少爺,但張少爺今天身上的銀子不夠,也沒有想讓他們的管家結帳的意思,竟然還提出了立字據,半年後還錢的建議,讓掌柜的實在是搞不懂,沒不付錢的意思,也沒讓家裡出錢的意思,疑問在心裡,卻不能開口問。最後,掌柜的咬著牙下了決心,讓張少爺寫個欠條就可以了。

小迷糊歡歡喜喜地走出了瑞盛祥,鄭香伶和潘怡婷有點擔心地看著張延秀。錢啊!一個早上多了一萬五千兩的債務,張延秀怎麼越來越覺得自己像個敗家子,只會花錢,不會賺錢。還有,一提到錢,就讓張延秀想起郭於弘的那份回禮,總共四千兩銀票的回禮,算了一下,自己的債務已經高達兩萬多兩了,現在還不清楚父親準備讓他當什麼差使,有多少油水可以撈,張延秀無比頭疼中,實在不行,只好求張佐讓他到外面公幹一趟,刮一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