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章 情(中)

第二十章 情(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07

出門之前,溫佳蓉親特別吩咐,中午一定要回家吃飯,張佐有事情要向張延秀交代,張延秀估計又要有所變動了,到一個地方,惹一件事情,張佐的忍耐程度也快到極限了吧,事不過三,張延秀也得自己合計合計。

北京城到底有多繁榮,張延秀可不大清楚,小時候和母親一起坐在轎子里,大人帶他去哪他就去哪,很少看到外面的風光,長大了又被送去西山密營,現在走在北京城的胡同大街上,感覺還真是陌生。幸好,有張承德在,張承德別的本領張延秀還不清楚,可帶路的本領真是沒話說,哪裡有好吃的,好玩的,他通通知道,可張延秀每當偷偷問道哪裡有好「玩」的時候,張承德總是先回頭看看後面的三頂轎子,然後說這個他不清楚!

漸漸的,張延秀一行人來到了北京最繁華的一條街上,兩邊都是些普通的小商販,不過仔細看看,都還不錯。走著走著,小丫頭們就忍不住了,都下了轎子,親自挑選起東西來了。潘怡婷總是這個拿起來看看,那個拿起來看看,可最後一個都沒看上眼。鄭香伶只是在旁邊看,順便給她們兩個做參考,看到自己很喜歡的,才買下。再看看小迷糊,張延秀吃驚無比,小迷糊到底要買多少,只要是她喜歡的,想都不想,就往小單的懷裡塞,不一會兒,一行人全都圍在小迷糊身邊轉,張延秀身後的三人手上拿著的全是小迷糊買的東西,什麼小貓、小狗啊,面具啊,雖然都些小玩意,可大包小包地拿著,就是麻煩。而且還不像在大家店買東西,買完之後可以讓店裡的夥計直接送到家裡。

已經一個時辰過去了,馬匹上的行囊都裝滿了,看著小迷糊那意猶未盡的樣子,張延秀趕緊喊停。「小迷糊,你已經買了很多東西了,快要中午了,母親親自交代過,中午一定要回去。」

「已經買了很多東西了嗎?」小迷糊轉過身來,兩手各拿著一隻布做的小老虎,直接放到了張延秀的手上,張延秀轉手扔給了張承德,並指了指馬匹上的行囊和承德他們。看著那一包包小玩意,小迷糊驚訝地問怡婷道:「怡婷姐,這些都是我買的嗎?」聽到小迷糊這樣問,張延秀無奈地搖了搖頭,身後的三個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迷糊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說道:「對不起,我忘了。」然後馬上轉過身去,一邊找一邊說道:「我剛剛明明看到一隻小兔子,現在怎麼不見了,找到了我就不買了。」有些著急的小迷糊雖然有攤主幫忙找,可是真是越找越亂,潘怡婷和鄭香伶無奈地相視一笑,一起幫忙找。可惜,人越多,找得越亂,整個攤子被攪得亂七八糟,小迷糊還順手又選了幾件小東西,看起來有夠倒霉的攤主滿臉笑呵呵的。

「少爺。那傢伙故意把東西弄得亂七八糟的,還將一些比較好的小東西送到小迷糊面前。」這個張延秀沒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在看怡婷她們三個。「讓那傢伙適可而止,我們沒那麼多的閑工夫。」小單用先結算一下價錢的名義把攤主拉到一旁,輕輕地說了幾句,攤主的臉色馬上就變了,他戰戰兢兢地走了回來,手顫抖著將小迷糊要找的小兔子給找了出來,交給了小迷糊。

買了半條街的東西,銀子才用了不到一百兩,看著滿心歡喜的小迷糊,再看看雙手空空的怡婷和拿著幾樣小東西反應平平的香伶,張延秀突然拉住了韁繩。「承德,這附近有沒有什麼金銀首飾店或是玉器行?」「往前再走幾步路,就有一家,那家瑞盛祥是江南有名的老字號,最近才在北京城裡開了分店,後台正式少爺的舅爺溫大人。」

江南人手巧心細,打出來的首飾玉器堪稱上品。但不管任何人,想在京城開設分店,沒有足夠硬的後台靠山是根本辦不到的。自張佐升任錦衣衛指揮使深受子虛帝寵信,出於對溫佳蓉的尊重,張佐通過種種方法大力提拔溫佳蓉的親弟弟溫邵弘,現在溫邵弘已經是吏部侍郎正三品,也因為張佐的關係,溫邵弘從不與人結黨,死抱著張佐這棵大樹。

小迷糊現在還是個小丫頭,那些小東西現在對她最有吸引力。可潘怡婷和鄭香伶跟她不一樣,潘怡婷出身名門,為人比較成熟。鄭香伶出身天香樓,那樣的環境,胭脂水粉、絲綢珠寶,才是她真正所喜歡的吧。

「掌柜的,來客人了。幾位客這邊坐,上茶。」夥計的態度真不錯,茶雖然不好,但是水應該是玉泉山上的。「幾位是第一次來吧,小店向來品質優良,信譽第一,這幾件請幾位姑娘先過目,如果客人有什麼特殊要求,小店可以讓師傅專門打造。」的確是新開還沒多久,現在正想辦法招攬客人不過。不過掌柜的笑臉很快就要消失了,小迷糊根本連看都不看,手裡拿著兩隻小狗,斗得正高興呢。潘怡婷也只是看了幾眼。鄭香伶倒是很喜歡,認真的挑了挑,可是看到潘怡婷她們的態度,馬上就都放下了。

「小傻瓜,喜歡就是喜歡,為什麼害羞,每個人都不一樣,別太強迫自己了。」張延秀認真看了看掌柜拿出來的那些首飾玉器,問了問一下價格,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掌柜的,這些東西都還不錯,價格也還合理,可都不是我要的,別告訴我你就只有這些貨色。」訂做的首飾太麻煩了,也比較貴,張延秀現在手裡也沒有太多的銀子,而且也不可能那麼有空陪著她們出來,只好看看現成的有什麼好的。

掌柜的有些為難地看著張延秀,雖然做這行十幾年了,可是一時還摸不清楚張延秀的底,後院的庫房裡倒是有些壓場面的上等貨,可那些只賣熟客或是準備孝敬上面的大人物用的。

看到掌柜那為難的樣子,小單馬在掌柜的耳邊低語幾句,並拿出了自己的腰牌,掌柜先是驚訝地看著張延秀,然後一臉獻媚地走到張延秀面前。而此時的張延秀,正好看見潘怡婷眼中閃現的一絲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