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十九章 情(上)

第十九章 情(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48

「你就想這麼出去!」剛跨出房門半步,溫佳蓉就帶著三女來到張延秀面前,鄭香伶低著頭跟在母親身後,看樣子被訓了;潘怡婷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只是一直盯著張延秀,真讓人不舒服;雙眼有些紅腫,臉上淚痕依舊的小迷糊正恨恨地看著張延秀,嘴裡一直喃喃地說道:「大壞蛋,大壞蛋,大壞蛋。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

面對如此的狀況,張延秀我只好乖乖來到母親面前,像個犯錯的小孩。「丫頭們,你們說,怎麼處罰他。」溫佳蓉並沒有馬上處罰他,而是把決定權交給了她們,張延秀內心十分地不高興:「我是你兒子啊,雖然我有錯,可也不能這樣啊。」

「打他,打這個大壞蛋,誰叫他欺負我。」小迷糊第一個叫了起來,看著她那咬牙切齒的樣子,真讓張延秀哭笑不得,不就是親了她一下而已嘛!不過張延秀不知道的是,小迷糊昨天剛從潘怡婷那裡學會一件事,自己是不能讓別人亂親的。

溫佳蓉轉過身看了看身後一直低著頭的鄭香伶,問道:「你的意思呢?」鄭香伶突然跪了下來,說道:「夫人,一切都是香伶的錯,要打要罰香伶都認,但請不要處罰少爺,這一切都與少爺無關。」說著說著,眼淚也掉下來了。站在她身邊的潘怡婷馬上把鄭香伶扶了起來,恨恨地看著張延秀說道:「昨天晚上根本就不關你的事情,他做出來的事情他就要負責,你幹嗎為他抗,起來,這樣太便宜他了。」

張延秀實在是越來越不懂潘怡婷了,小迷糊現在只是在耍小孩子脾氣而已,懵懂情事的她對於張延秀突然的親吻是又羞又氣,可潘怡婷呢?她到底是怎麼了,只是晚上吵了她一下而已,有必要如此跟他登鼻子上臉嗎?而且看那樣子好像她受了什麼天大委屈似的。

溫佳蓉看著怡婷搖了搖頭,拍了拍她的小手,示意讓香伶起來,然後轉過身來擦了擦小迷糊臉上的淚痕,輕聲地問道:「那我們用什麼打這個大壞蛋好呢?是鞭子還是竹條?」鞭子?竹條,一聽到這些,張延秀本來還保持微笑的臉馬上就垮了,記得小時侯,他有一次不小心惹得母親非常生氣,結果母親親自動手,讓他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能下地,溫佳蓉當時的樣子,張延秀可是一直沒忘。

「那不是會很疼嗎?」小迷糊問道。溫佳蓉點了點頭,說:「不僅是疼,還會出血。如果你們還不解氣,我會打得他幾天下不了床,這樣可以了吧?!」張延秀現在真的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溫佳蓉親生的,正當他隨時準備用輕功飛出去的時候,那三個丫頭竟然一口同聲地大喊道:「不要!」

「呵呵。」三個丫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羞澀地低下了頭,潘怡婷更是滿臉通紅,看著她們的樣子,溫佳蓉實在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鄭香伶再次跪了下來,說道:「多謝夫人。」臉皮最薄的小迷糊則搖著溫佳蓉的手不依道:「夫人你壞,跟著大壞蛋一起欺負人家。」

看來沒事了,張延秀也輕鬆了很多,溫佳蓉招手讓他走到她面前,一伸手就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三下,算是對他的處罰。「你們三個丫頭下去吧,準備準備,我讓延秀今天早上陪你們去逛街,算是對他的處罰。」一聽說要一起去逛街,三個丫頭全都有了精神,三人邊走邊商量準備去哪買東西。

既然要自己陪她們出去,那張延秀就要準備準備,最起碼先把這一身臭汗洗掉。可是張延秀沒想到的是,母親竟然要幫他洗澡。張延秀都二十了,已經有了自己的女人,還讓母親幫著洗澡,這實在是太有失體統了。「傻孩子,你是從母親腸子里爬出來的,我親手帶大的,你身上哪處沒被我看過,動作再不快點,那三個丫頭可又要生氣了。」

浴池裡,張延秀背對著母親,溫佳蓉很溫柔,也很細心,輕輕地擦拭著他後背上的道道傷疤。「西山那裡很苦吧。」每次張延秀放假從西山回來的時候,她總要這麼問他。而張延秀總是用師傅的話回答溫佳蓉:「多流汗,少流血。多流血,不丟命。」一說道這句話,溫佳蓉總是嘆氣道:「孩子,母親是個女子,講不了什麼大道理,母親只能對你說,既然你生在了這個家,那你就註定要跟別人不同。」

「母親,怡婷到底是怎麼了,我到底怎麼惹到她了,一大早就給我臉色看。」「你啊!」溫佳蓉又敲了一下他的頭,說道:「你們還真是父子,雖然你們都懂得憐惜我們女人,可就是不懂女人的心。」張延秀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去了解女人的心,有那時間還不如多去考慮一下怎麼鬥倒東廠那群傢伙。不過這句他可不敢說出來,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外面,溫佳蓉總是護著她們女人。

「怡婷跟子盈和香伶她們不一樣,她的父親是清流能吏,名儒世家。如果不是觸怒了皇上,現在也許已經是一方封疆大吏。怡婷進我們家門,就註定要成為你的女人,這個她心裡也清楚,但多年的祖訓、家訓,聖人之道,讓她的心裡總是不甘心,你就多體諒她一下吧。唉!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原來是這樣,張延秀聽後有點吃味,張延秀內心想道:「母親你可憐她,就不可憐可憐你的寶貝兒子,讓我體諒她,可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才是體諒她,她那脾氣,六月的天說變就變,我這當少爺的還要處處讓著她,寵著她,那我還是少爺嗎?」

溫佳蓉看張延秀不說話,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她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寵著個當丫鬟的,讓自己的寶貝兒子遷就身邊的丫鬟,本來就說不過去。洗完之後,溫佳蓉親自為張延秀穿上了衣服,本來張延秀還想自己穿的,可溫佳蓉說這樣才有母子的感覺,張延秀也就不多說什麼了。三個丫頭都已經準備好了,看樣子也商量好了去哪條街了。溫佳蓉讓張伯從家裡拿了兩千兩銀子給張延秀,讓他好好為自己未來的妻子打扮打扮。張延秀也不客氣,叫上張承德,再加上小單和老陳四匹馬三頂轎子,浩浩蕩蕩地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