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十八章 訓(下)

第十八章 訓(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315

的確是好酒啊,從客廳到卧房才沒幾步路,張延秀被晚風這麼一吹,才走到半路,就靠在欄杆上大吐了起來,急得鄭香伶猛拍在他後背。「老爺子還真會折騰人,故意封了我的功力,還逼著我喝那麼純的酒,這不是明擺著讓我出醜嗎!」張延秀也是個普通人,吐起來一樣狼狽無比,鄭香伶的隨身絲巾已經被他擦得不能再往身上放了,張延秀再擦了幾下,隨手扔到了地上。

「少爺,老爺的意思只是希望您下次不要再喝得那麼凶了,酗酒對身子不好。」張延秀抱住鄭香伶,捏了捏她的瓊鼻打趣道:「你還真聰明,不過也別這麼快就被我父親收買,現在就替老爺子管教起我來了。」一聽張延秀這麼說,香伶有些慌亂地低下頭,連忙解釋道:「少爺,奴家不是這個意思,奴家只是…」見鄭香伶現在這個樣子,張延秀很是無奈,第一次見到鄭香伶的時候,她可不是這個樣子,談風弄月、打趣撒嬌,好不撩人。現在卻,什麼事情都畏畏縮縮的,真讓人心疼。

「香伶,我知道你有的時候很害怕,我父母應該也跟你說了很多,但別在我面前這個樣子,我看了好心疼,至於我父母所說的,你只要在他們面前那樣做就夠了。」說著,張延秀就要把她抱起來,一路走回房間。

「哎呦!」。這酒勁上來還真是可怕,張延秀抱著香伶還沒走上幾步,一不小心,摔倒了,還好,沒傷到鄭香伶,就是自己有一些擦傷而已。「少爺,你沒事吧?!」鄭香伶焦急地問道。讓鄭香伶將自己扶起來,張延秀微笑地說道:「沒事,只不過是酒勁上來而已,只要你沒傷到就行了。」

「少爺…」女人還真是水做的,眼淚說下來就下來。鄭香伶這眼淚一下來,馬上把張延秀搞得手忙腳亂的,他還真是見不得身邊的女人哭。「乖,不哭了,只是小事情而已,你哭壞了身子,誰扶少爺我回房。」張延秀本來是想安慰她一下,沒想到鄭香伶一聽到他說回房,馬上擦了擦眼淚,扶起張延秀就要走。張延秀還真不會安慰女人。

好不容易回到了房裡,鄭香伶說潘怡婷和林子盈已經睡下了,不想吵醒她們,今天由她來伺候張延秀沐浴,這可讓張延秀高興壞了,沐浴的時候,張延秀一直都不安分,找了到機會和香伶一起洗了個鴛鴦,可惜的是,鄭香伶一直把著最後一道關口不放,張延秀也不好強迫她,只能滿足一下手足之欲。

一次沐浴洗了半個時辰,搞得兩個人都面紅耳赤的,鄭香伶好不容易把張延秀安撫到了床上,卻轉身要走,卻被張延秀一把拉住,輕輕一用力,鄭香伶整個人倒在了張延秀的懷裡。「公子!」「公子!別這樣!」「公子!別這樣!夫人吩咐過。」張延秀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嘴對嘴封住,把鄭香伶壓在身下,輕微地反抗漸漸變得意亂情迷,人性最原始的慾望被徹底點燃了。

張延秀早上醒來的時候鄭香伶已不再身邊,是潘怡婷把他叫醒,奇怪的是潘怡婷的臉色非常的差,不知道誰這麼早就惹了她。張延秀懶洋洋地坐了起來,接過潘怡婷遞來的熱毛巾,用力地擦了擦。「怡婷,一早就綳著個臉可不好,這樣會容易變老的。來,笑一個。」當張延秀正準備再次接過熱毛巾的時候,潘怡婷直接把熱毛巾扔了過來,還好被張延秀一把接住。

怎麼了,又說錯話了,張延秀馬上發覺自己不應該對女人說老。「怡婷,算少爺我說錯了,你這麼年輕漂亮怎麼容易老呢?來,告訴少爺,到底是誰惹你生氣了,少爺為你出氣。」「嘭!」的一聲,潘怡婷狠狠地將臉盆放在架子上,摔門而出。這下張延秀可火了,「潘怡婷,你到底什麼意思!」他氣得大吼道。

氣憤無比的張延秀自己穿好了衣服,隨便梳洗了一下,整個晨練成了他發泄怒氣最好的方式。「少爺,吃早點了。」小迷糊把早點擺好,叫張延秀吃早點了,張延秀也正好有事要問她。「小迷糊,昨天誰惹了怡婷,搞得她早上這麼沖?」小迷糊一邊盛粥,一邊思考,看著她手上快要滿出來的碗,張延秀趕緊接了過來。

看著張延秀手上已經滿出來的粥,為自己的迷糊吐了吐舌頭,說道:「沒有啊!對了,昨天晚上我們都被香伶姐奇怪的聲音吵醒了,怡婷姐起來看了看,然後我恩怡婷那是什麼聲音,為什麼香伶姐會叫得那麼奇怪,怡婷姐什麼也不說,就是讓我睡覺。看她的樣子,好像挺生氣的。」張延秀很懷疑,昨天晚上的聲響真得這麼大嗎?他怎麼沒有任何感覺。而且就算昨天晚上的聲音是太大了,吵到怡婷了,她也不用這麼生氣吧,而且還氣到敢頂撞他。

張延秀夾起桌上的甜點,小吃了幾口,小迷糊突然問張延秀道:「少爺,昨天晚上香伶姐是不是生病了,不然她為什麼叫得那麼奇怪,你告訴小迷糊,香伶姐為什麼會叫得那麼奇怪,府里的人都不肯告訴小迷糊。」張延秀粥才吃了半口,就差點噴了出來,看來昨天晚上的事情全府上下都知道了。

「少爺,你就告訴人家嘛!小迷糊真的很好奇,少爺告訴小迷糊了,小迷糊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看著小迷糊那天真的樣子,張延秀還真沒辦法更她生氣,算了,反正事情都傳開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張府內還沒人敢在外面亂嚼舌頭。

張延秀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把小迷糊拉進懷裡,咬著她的耳垂吹了幾口氣,說道:「等你長大了,嫁給少爺了,少爺就告訴你答案。」看著小迷糊那紅透的小臉,張延秀實在忍不住親了一口,小迷糊馬上驚叫著掙扎開,哭著說道:「少爺你欺負我,我找夫人去。」說完就哭著跑開了,向著溫佳蓉的房間方向跑去。

徹底慘了,張延秀知道,母親最疼愛的兩個丫頭,她未來的媳婦他全得罪了,鄭香伶那裡也不好過,可張延秀還是搞不清楚,前幾天親一下就讓小迷糊高興半死,她還說要再親,今天怎麼會這樣。沒辦法,張延秀決定趕緊溜了,迅速拿起桌上幾個點心,整個往嘴裡塞,再端起粥大口地喝了幾口,就大步向自己的房間衝去,換了一套衣服,不顧身上那重重的汗味,就要出門。